信师信法 闯过病业难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三日】我是山东青岛的一名大法弟子,今年十九岁了。在我年仅四岁时便知道“法轮大法好”。我是跟随母亲走入大法修炼的,母亲是九九年得法的,母亲得法不久,铺天盖地的迫害就开始了。

母亲身体不好,她是抱着治病的心理走入大法修炼的,通过修炼大法,母亲一身的病都好了。从此,我便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后来我上小学,邪党利用学校向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小孩散播大法是邪教的谎言,我在学校听到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消息。我也在心里做了选择,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相信母亲,相信“法轮大法好”。

小学升初中的那年暑假,我觉得闲下来了,有时间了,每天在家读《转法轮》,每天都坚持背《洪吟》。我就这样進了大法的门。

初中升高中的那年暑假,我开始看师父的后期讲法。我决定精進实修,不能再处于一种带修不修的状态了。机缘只有一次,此时不修,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于是在学校严格按照法来对照自己,做什么事都用大法来规范自己的行为,到了高二的时候,我开始想向好朋友和同学讲真相。但是由于怕心和疑心,以及慈悲心不够导致我总是张不开口,讲不出来。我总是觉得即便我说出来,她们也不会相信的,因为我觉得像我们这么大的孩子,从小就被邪党欺骗,灌输邪党文化。我的好朋友和同学几乎都认为法轮功修炼者“自焚”是真的。她们都被邪党欺骗了。师父说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讲真相救众生,一个大法弟子就应该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我应该讲真相救众生,但我还是做不到,心里十分焦急。

再后来,我腿上长了一些白色,圆圈形状的东西,我把这层皮抠掉就露出红色的肉,而且这种东西再生能力很强,抠掉一层又长出一层。虽然有些可怕,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没有病,可能是师父给我消业呢,也许过几天就好了。恰逢是冬天,穿着长裤,别人看不到。也就没在意,所以就没跟母亲讲这个事。

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它越来越大,没有要好的迹象,而且还有蔓延的趋势,开始在腿上,后来蔓延到胳膊上、脸上都有了,这下藏不住了,再后来连耳朵里,头皮上,全身都有了。

暑假过后,开学了。班主任老师看到我脸上这些东西,他问我脸上长的是不是痘痘?我想了想,原来长的确实是痘痘,为了不让老师继续追问,我说是痘痘。可是他看到我胳膊上也有,就说看起来不象痘痘,执意要带我去诊所看看,没办法我就跟着老师到诊所,诊所的大夫看了我的脸和后背,说这是血液问题,赶快去大医院看看吧。班主任老师立刻把我遣回家,让我赶紧让父母陪我去大医院看看,我回家之后没有去医院。

第二天到学校,班主任老师看到我,问我去没去医院,我说没去。他又劝说了很久让我去医院,我就是不去,他也没办法了。

又过了十几天,我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问我去不去医院看看。由于时间太长,而且越长越多、面积越大,完全没有好的迹象,所以我也动摇了。我想去就去吧,所以我没有回绝母亲。我们就去了青岛山大医院,医生说是银屑病,俗称牛皮癣。这种病只可医治不能根除。医生给我开了三种药,两种口服,一种抹身上。我回家后按照医生说的又吃又抹,也不起作用。我问自己,我是大法弟子吗?到底还修不修了?如果还修,这是我修炼路上的一个关,必须要过而且一定要过去。我当然要修!于是我把所有的药都停了。不看电视了,也不玩电脑了,而且跟师父保证再也不玩了。我问自己,如果自己真的死了,我怕不怕?我想,不怕,因为我知道,人死了并不是真的死掉了,是去了另外空间。但是我会舍不得爸爸妈妈。我意识到对家人的情太重,我知道应该放淡。这样我就专心学法,用我的余生同化大法。于是我就每天在家读《转法轮》。

七天之后奇迹出现了,这些红疤褪色了,我一看轻了,我就回学校上课了,我带了一本《转法轮》,每天中午同学们午睡后我就背一段。过了几天,我洗头的时候看到水盆里有很多很大的头屑,头皮干净了,医生说的“牛皮癣”不见了,我赶紧看看身上、脸上的那些东西都没有了。我心里的高兴啊,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知道是师父帮弟子承受了,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是大法赋予的。我现在已经是一个健康、快乐的大一学生了,没有什么能回报师父的,唯有在修炼的路上,精進!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