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遇大法 倾力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七日】

一、一夜会读大法书

我已年近八旬,出生于辽宁偏远山村的一个农民家庭,因家贫没念过书,结婚后随丈夫到城市当了工人。我生来性情急躁,争强好胜,得理不让人,无理辩三分。不怕吃苦,什么活一学就会,事事要强不服人,弄了一身病。退休后,整天玩麻将,连饭都顾不得做。

在气功高潮时,丈夫劝我少玩一点,坐一天没好处,你也去练练气功,锻练锻练身体,少遭点罪!开始我不满意,后来也觉得一天坐那玩,也没啥意思,就去公园等处转一转,看那些练乱七八糟气功的,感到没啥意思,就想算了吧,蹦蹦跶跶的没啥好玩艺!

九七年的一天,我碰见一位过去班上的女工,她喊我,劝我炼气功,还主动借给我用纸包着的一本书,让我回家看看,可好了。我心想,你明知我不认识字,还叫我回家看书,还用纸包着,但又好几年没见了,人家好心借给我书,表面也不好说什么,就放背包里,说家里有事,就借理由急急离开了。

我边走边气,这不是气我来了吗?!明知我不认识字,还叫我回家看书。到家,把书拿出来,放在柜子的盖上,也没打开看。可晚上睡觉,刚躺下,就做了一个梦,在我面前有一个大香炉,有三支香燃的很亮,香烟转圈往上升的很高,还没怎么看清就醒了,坐那想:我从来不做梦,今天怎么做了这么一个梦?!心想:是不是这本书是佛家的,让我修佛呀!因为我从小就爱听奶奶给讲佛家神仙故事。

于是,我就起来,把书打开,是《转法轮》,书上的字怎么都是红的,还一跳一跳的,我想我也不认的你呀!你跳,你也在笑话我不认字啊!我多想认识你呀!我身上忽然热起来,眼泪也无故的流下来。我真的哭了,我看见师父法像看着我笑,我大声说:“你喜欢我,让我修佛,我不认字怎么办?!”我象得了宝贝似的,抱着书不放,哭着睡着了。睡觉中,我读起书来了,每个字都认识,读的那个流畅啊!高兴的笑出声来了。丈夫把我推醒了,问:“你睡觉,笑什么?笑的我也睡不好觉。”啊!我拿起书来读起《转法轮》来,也没开灯。

丈夫坐起来,打着灯问:“你叨叨什么?也不开灯。”我说:“我读佛法呢,字都是红的也不用打灯啊!可好了,你看看吧。”丈夫拿起书一看,我念的都对,就问:“你也不认识字,怎么会读这本书呢?”我说:“我睡梦中师父教会的!”丈夫抓住我的手,半天说不出话来,激动的说:你有佛缘哪,你看这书上第一句话就是:““佛法”是最精深的”[1],佛来救你来了!

我看到满屋子白亮亮的东西在空中转哪!那个好看哪!身上热乎乎,那个舒服啊!我悟到是师父让那个人给我送法来了,师父不仅送给我法,还教会了我读法!我哭了,大声喊: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俩高兴的一宿也没睡觉!我得法了!

二、走出来洪扬大法

修炼大法使我认识到人为什么当人,知道了我是谁,我是来助师正法的!我这生以前的一切表现,不是我,是邪党文化毒害,后天形成的观念,一切为了自己,一分钱也不让份儿,让我犯下了很多错,家人和亲属遇事让我三分,都和我敬而远之,我还觉得自己是英雄、能耐、不吃亏、谁也不如我。经过学法修炼,我要改掉过去的坏东西,找回自我。我的世界观彻底得到改变,对人祥和、满怀善意,遇事先想到别人,时时事事向内找,按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归正自己,渐渐放下了名、利、情。二十来年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家里外面都说我变了一个人,大法真好!都愿意和我接触,遇难事都来问我,我都是用法理讲给他们听,让他们满意归去,洪扬了大法。

在反迫害中,我几次被绑架迫害,都正念闯出,最长的是十五天非法拘留。我没有怕心,不怕苦、不怕累,到处去洪法,走遍本市和郊区,还去过四川、杭州和北京及较近的市县,送《转法轮》。

在资料点被破坏,同修被迫害,急需资料时,我想别人能做的事我也能做,主动买电脑、打印机,黑天白日学,在师父呵护下,很快在家里成立了资料点,仅和一名协调人联系,打印出的资料自己往出送,供给本地区和就近农村讲真相洪扬大法用,十来年未停过。

后来新学员和后出来的昔日同修逐渐多了,缺大法书,我又学印制《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不仅解决了本市和郊区部份学员的学法需求,还乘飞机去四川、杭州等地送去自己印制的《转法轮》。二零一四年一月新年前夕,还把自印繁体台湾版《转法轮》放在胸前,乘火车去北京送给一名远方老年书法画家亲属。在他家讲真相,全家办了三退。

三、找回昔日同修

师父说:“所以我说对那些敢到这里来得法的生命,应该都是值得珍惜的。”[2]找回昔日同修是救度众生的一部份,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天国,有无量众生,还有人间的亲朋好友,所以我们小组同修决心尽量找回没出来或刚刚从监狱、教养院出来邪悟及犯过错误的昔日同修,和他们一起学法、切磋,帮助他们提高对法理的认识,找准症结,转变观念,从新回到助师正法洪流中来。

为了找回昔日同修我跑遍市内和郊区,一听到谁,就不怕辛苦前去,有的在农村,交通不方便没有车,我就步行二、三十里,去帮助,不管在哪。一名七十多岁的老同修因妻子去世,被在四川工作的儿子接去了,环境变了,长时间学不到法,也没有炼功,几乎不修了。我听说后问明住处,坐飞机给他送《转法轮》和一些新经文,呆了一周把这个同修拉回来,在师父呵护下,找到了当地同修,他参加了小组学法。

再例如,离市里二十多里的农村一名七十来岁的老年男同修,由于怕心不敢炼功,但偷偷摸摸看《转法轮》,我听说就去了,人家也不认识我,我走后人家以为我是特务,把书都藏起来了。后来经同修联系才明白,我也没在意,把大法书等资料送去帮助他。他妻子是信佛的,有佛龛供观音法像,天天烧香叩头,我们同修去她家,她很反感。二零一四年夏天,我和一同修又去她家,一進门,我就坐在炕上对着她发正念、洪法,那名同修就和她丈夫切磋,并发正念。她说了实话,她说:“我信佛多年了,什么事也没管,现在行动困难,他(丈夫)学大法一身病都好了,七十多岁骑个摩托哪都去!我就是有怕心,又转不过弯来,再说我是皈依了的,现在学大法能行吗?”我用我理解的法理,给她讲信佛和修炼不是一回事,信,不等于修,现在正法时师父传真法,过去的佛法现在都度不了人啦,只有法轮大法能度人,只要真心修炼师父就管。现在所有的正佛正神都在助师证实法,只有真正修炼大法才是出路!但路子得自己选。她明白了,说:“我修炼大法了,这观音法像怎么办?”我们答应她帮她安排,我们把她的佛龛和观音法像等一起打车送到就近的庙里去了。她安心的和丈夫一起学大法,修大法。一名皈依多年的佛教徒走上了修大法的路。

还有一名在监狱被迫害八年回来邪悟了,不太正常的年轻男同修,我主动去他家帮他学法,在生活上特别关心照顾他,帮他没有工作的妻子找工作,儿子上初中念书,一家人团聚到一起,并在他家成立学法小组,共同学法精進。在同修们的帮助下,他感到大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同修间的温暖,很快坚定正念,主动上网声明,认真学法做好三件事,认真讲真相劝三退救人,还找到了工作,解决了生活上的问题!

我要象一棵松树、一枝梅,无论风吹雨打,暑热冬寒,一直屹立在助师证实大法的第一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