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上帮同修走出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2012年腊月初,丈夫乡下的一个亲戚来电话,说到市里来看病了,我赶到医院去看望。到了医院门口,一看病人(名叫仙云)由其丈夫及三个家人陪着,从乡下老家“打的”来的。

医院检查是“牙漏”,里外烂透,流血、流脓水,不能吃东西。医生说:“这个病我们看不了,现在主任不在,等主任回来再说。”他们三、四个人把病人架着、背着送到了我家。

当时我身体也很不舒服,正在消业,心里想:师父啊,可不能让他们看到我“病态” 的样子,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世人,要振作起精神,把他们照顾好。做好了饭,先把饭端到病人面前,并鼓励她多吃点,和在自己家里一样。她丈夫高兴的说:“在家里,她什么都不吃不喝,来你家里,吃了一碗,怎么好的这么快!”他觉得很惊奇。我知道是师父慈悲,大法的威力。

我和她亲切的交谈,才知道2008年,她从我家里拿走一本《转法轮》而得法。由于她住在农村山沟里,交通不便,村里只有她一个人学法轮功。在当地亲戚家学了几个动作,自己不识几个字,动作不规范,掌握不好。由于学法炼功跟不上,别说做三件事,一件事做好也不容易。慢慢带炼不炼的就懈怠了,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导致病魔缠身:风湿性心脏病、腰腿疼,牙漏流脓、流血。脱衣服、穿衣服不能自理,躺着自己不能翻身,都要她丈夫帮着。走路,去厕所也需要别人搀扶,真是弱不禁风。年龄不大,却很苍老,骨瘦如柴,脸色灰黑,眼窝深陷,看她很可怜,我很同情她。

她有气无力的和我说:“大嫂,我不知道怎么得了这样的病,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天,真是生不如死。”“我家上有90多岁的老婆婆,下有儿子、儿媳、孙子。我帮不了他们,还让一家人为我操心,连累别人,活着无用,不如一死了断。”

我说:“你是大法弟子,只有师父能救你,别人谁也救不了你。但是你必须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师父才能管你。”首先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她,告诉她你这不是病,是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力造成的,苦中还业,遭罪就是在还业债,这都是好事。

晚上,给他们播放“神韵” 、《天降洪福》、《未来人的修炼故事》、《让我们告诉未来》等光盘。第二天早晨三点半,叫她起来炼功,并帮她纠正动作。我们在一起炼功,第一套功法还可以,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手举的累了,腿也站不住了,就让她坐在凳子上继续炼,边教边炼,把一至四套功法炼完了,出了一身汗。她告诉我说觉得很轻松。

白天,我们一起学法,每天学一讲,每到整点发正念,晚上炼静功。可是,有时她还出现治病的想法,总想去医院看医生。第二次又到医院,值班医生说,主任有病休息了,没看成。回来后,我们还是继续学法、炼功、发正念,精進不停。第三次又去找主任看病,一个年轻的医生说:“我看你这不是病,回家养着吧。”接连“碰壁”,她明白了,回来后告诉我说:“我悟到了,是师父借医生的嘴点化我。听师父的话,回家学法炼功,不看病了。”

仙云的老婆婆90多岁,由两个儿子轮流抚养。仙云来我家第二天,她老家突然打来一个电话说,婆婆该轮到她家抚养了,叫她丈夫回去。放下电话,她丈夫在我家里走来走去,坐立不安,心神不定,不知如何是好:回家照顾老娘,妻子有病不能自理。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说:“大嫂,你说该怎么办?”我说你俩商量自己拿主意吧。他很难为情的说:“叫仙云在你家住几天吧,明天我就回老家了。”我心里想,你走了,她那个依赖心就去掉了,她的病可能好的就快了。她丈夫只陪她住了两夜,就匆忙回家了。

仙云在我家住了一个星期,集体学习了一遍《转法轮》。通过学法、炼功、发正念,身体恢复的很快。自己脱衣服、穿衣服,、上厕所、洗手、洗脸,行动自如,完全自理,还想帮我洗碗、刷锅。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脸色红润了,走路正常了。

第二个星期,她丈夫来接她的时候,看见她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对我说:“你们这功这么厉害,你给我找一本《转法轮》,我也回去看看。”还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我真是服了。”再三表示谢谢我,我说你不必谢我,你应该谢谢我们师父,是师父让我们这样做的。

仙云要回家了,她说:“大嫂,你把《转法轮》里面我不认识的字给我抄写下来,让我的孙子(9岁)查字典教我。”我按照她的要求,抄写了三页。她还说:“你把静功打手印动作再教我一遍,我回家去炼。再把发正念的口诀给我抄写下来,我按整点发正念。”她虽然文化不高,可悟性不低,一教就会,学得很快,接受能力很强,使我很受感动。我一一满足了她的要求,还送给了她一个新的MP3,一套大法书,很多光盘。

她愉快、轻松的从我家六楼走下来,自己走到车站,坐车回到了距离我市二百多里的山村。自此学法、炼功、做三件事,精進实修起来。

现在她经常骑自行车赶集上店,给人讲真相,劝家人及大部份亲友都做了三退,从新走入了正法洪流中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