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被同修“赶走”后所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我在家里排行老大,又读过大学,家里处理什么事,父母都要征求我的意见,家里唯一的弟弟不怕父母却怕我,小时候做错了事,见到我都哆嗦,因为我会严厉的批评他。我在家里管弟弟妹妹,结婚成家后,管孩子、管丈夫,只有指责别人的份,还认为自己样样都行,也轮不到被别人指责。

第一次被“赶”

一次,我看到天地行网站发布了用于手机讲真相的软件的升级版,就赶紧把这事告诉了一起配合讲真相的技术同修A。没想到他说:“就你标新立异,我们不更新,那些老年同修刚刚掌握了这个使用方法,再更新又得重新教。”

听了A同修的话,我心里很不舒服,心想我是出于好心,觉得升级的软件肯定是更完善,救人效果更好,善意的告诉他却被他指责了一顿,心里很不是滋味,就与A同修争执了几句。他生气的赶我走。我说:“你以前也赶过C同修走,人家C同修心性高没走,你让我走,我也不走。”他接着说:“你要不走,我就走。”我急忙说:“你可别走,那还是我走吧。”

到了下一次配合讲真相的前一天,A同修到我家来了,向我道歉并说:“那天是我不对,我脾气不好,明天继续配合讲真相吧。”我说好吧。

过后我向内找,发现当时说的时候,确实带有显示心,再往深挖下去,发现这个显示心是因为有争强好胜的心,才会去显示,这种显示心理还体现在:投稿的文章发表了,登到《明慧周刊》了,被录制成真相语音了,等等。在与同修交流时就想显示,有不说谁知道的显示心理。写的文章被周围的同修猜到了,提及此事时自己也沾沾自喜。写到这儿,我觉得自己还是有显示心,发现了就抑制、排除它,正念清除它。

其实,与A同修发生的矛盾,根本原因是同修在帮我修去显示心,在这里真心的谢谢同修。

又一次被“赶”

在讲真相过程中,当有人同意三退时,我都告诉对方:把三退保平安的大事转告亲朋好友。并且说有一个办法,可以在一元钱人民币的背面写上三退声明,再写上小名或化名,把钱花出去。天灭中共这个大难来时,也能保住性命。

A同修不同意我这样讲,并找了几段师尊在各地讲法念给我听,并说他认为救人这么神圣的事,只有大法弟子才配做,不能让常人做。我听后说:“师尊也没说不能这样说,那是你自己的理解。常人做那也是我让他做的,这不也是我间接的在救人吗?师尊让我们多救人,不是救的人越多越好吗?”我和他争辩起来。最后他说:“你要继续这样讲,那你就别来了。”我带着刁难他(A同修只播放语音,不直接劝退)的语气说:“到底应该怎么讲,你先示范讲一遍,我们都照着你的讲。”他说:“那你是学人不学法。”就这样,我又被赶了出来。

一次与B同修搭伴出去打电话讲真相,在路上又谈及此事,我心里仍然愤愤不平,因为B同修也被A同修赶出来过,所以我俩有共同语言。我说:“A同修太执着自我了,别人都得听他的,不听他的就不与你配合。你要不想与他配合就不要勉强,A能做的事我也能帮你做。”煽动、挑拨离间的心都出来了,恨不得大家都不去与A配合,从而证明自己没有错。当时还没有意识到,结果一个下午的时间,我一个人也没有救成,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B同修也只救了一个人。

向内找,被自己的人心吓了一大跳

通过学法、静下心来向内找,我找到了自己有一颗很强的不让别人说的心,执着自我的心,还有爱面子的心,A同修是在帮我去掉这个很重的不让人说的心。因为我与丈夫早在十八年前就离婚了,我和女儿一家一起生活,女婿在外地工作,一年在家也呆不了几天,女儿很乖、很孝顺,很少顶撞我,谁来帮我去这个心呢?师尊就安排了A同修帮助我,我却没悟到,而是在矛盾中与他争谁是谁非,我对你错,并由此产生了更不好的人心——煽动、挑拨离间的人心,自己都被这些人心吓了一大跳。在以后的发正念时我就针对这些心,進行清除,归正自己。

我悟到,做事再多,救人再多,也代替不了修自己,因为只有把自己修上去,才能救了自己宇宙体系中的层层生命,如果不能达到大法要求的标准,随着正法洪势往上回归的时候,不同化法,那旧势力就会阻拦你,不让你过去,那么他们就会被正法洪势所清除,而这些生命都是我们代表的那个宇宙体系中的生命,所以我们修不好自己就是在毁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