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史中关于中医的记载(3)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八日】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而作为神传文化之一的中医也是玄妙精微。特别是其治病的神迹以及名医的事迹在正史中都有记载,而这些正是中医的精华。现代科学的局限性无法对这些现象进行合理的解释,特别是以无神论的观点更是难窥中医的真貌。而正史中的这些记载我们平时很少接触或听说,就是有所闻也是在批判的学习中听到的。下面我们摘取正史中的部分记载,窥其一斑。

(接上文

八、《宋史》沙门洪蕴

《宋史》记载:沙门僧人洪蕴,本姓蓝,是潭州长沙人。父母当初没有孩子,因此专心念诵佛经,既而有妊娠,于是生了洪蕴。洪蕴年十三,拜见开福寺沙门智巴,请求出家,习学方技之书,后来游京师,因为医术高明而知名。宋太祖召见,赐紫方袍,号广利大师。太平兴国中,皇帝诏购医方,洪蕴录古方数十以献。宋真宗在蜀邸,洪蕴曾经以方药拜见真宗。洪蕴尤其擅长诊切,常常多年前预测人的生死,没有不应验的。洪蕴汤剂精致,贵戚大臣有得病的人,多诏遣诊疗。景德元年洪蕴去世,年六十八。

九、《元史》李杲善医眼目

《元史》记载:李杲,字明之,是真定人,世代为乡里富户。李杲小时候就好医药,当时的异人张元素因为医术高明闻名于河北,李杲捐千金跟随张元素学医,过了几年,尽得张元素之传。李杲家里富厚,不需要从医,把医学当作一门爱好,人们不敢称他为医生。士大夫们或许有碍于李杲资性清高正直,少所降屈,因而不是危急之病,不敢拜请他。李杲学习了伤寒、痈疽,尤其以治眼病为专长。

北京人王善甫,为京兆酒官,因为小便不利,眼睛凸出,腹胀象鼓,膝盖以上坚硬欲裂,饮食不下,甘淡渗泄之药都不见效。李杲对众医生说:“病又重了。《黄帝内经》有记载:膀胱是津液之府,必气化才能出来。现在用渗泄之药剂而病更重的原因,是气不化。启玄子说:‘没有阳则阴无以生,没有阴则阳无以化。’甘淡渗泄都是阳药,独阳无阴,想让他气化可能吗?”第二天,以众多阴性的药配方服用,一副药就痊愈了。……李杲的治病方法多类此。当时之人,都以神医看待他。他写的书现在很多流传于世。

十、《明史》葛干孙疗病奇中

《明史》记载:葛干孙,字可久,长洲人。父亲葛应雷,以医术高明而闻名。……葛干孙体貌魁梧硕大,爱好击刺战阵法。后来折节读书,兼通阴阳、律历、星命之术。屡次参加科举不中,于是承传父业。然而不轻易为人治病,偶尔治病,则有奇效,与金华朱丹溪齐名。有一名富家女得病,四肢不能动,目瞪不能吃饭,众多医生治疗无效。葛干孙告诉把房中香奁、流苏之类的都拿走,在地下挖了个坑,将病女放在里面。过了一段时间,女孩的手脚都能动了,能出声。葛干孙投药一丸,第二天女孩从土坑中出来了。大概是女孩嗜好香气,脾为香气所蚀,所以得了这个病。葛干孙疗病奇效竟如此神奇。

十一、《明史》周汉卿神针治蛊

《明史》记载:周汉卿是松阳人。医术兼内外科,针尤其神。……马氏妇人有妊娠,十四月不生产,又瘦又黑。周汉卿说:“这是中了蛊,不是妊娠。”用针下之,有东西象金鱼,而妇人病好了。……长山姓徐的老妇得癫痫,手足颤抖,裸体而走,或歌或笑。周汉卿刺其十指端,出血而病好了。……义乌的陈氏子小腹有硬块,摸起来象罂。周汉卿说:“这是肠子堵了。”用大针灼烧而刺之,进入三寸,脓随针迸出有声,病就好了。诸暨的黄姓年轻人后背弯曲,必须拄拐杖行走。别的医都是当中风治疗,周汉卿曰:“血涩也。”刺两脚的昆仑穴,顷刻之间就扔掉拐杖。其捷效如此。

上面是正史中关于中医的部分记载,而在其他的古籍中,这样的记载更多,如《朝野佥载》记载:“郝公景在泰山采药,回来时经过集市。有一个能看见鬼的人,奇怪群鬼看见郝公景全都逃离而去。于是这个人向郝公景讨来草药,制成杀鬼丸,有患邪病的人,服用后就好。”这说明中医确实是超常的,是超越现代科学的神传文化。

又如《朝野佥载》的另一个记载:“洛州有位读书人患了应答之病,每次说话,喉咙中就应答一声,这位读书人去问懂医术的张文仲。张文仲经过一夜的考虑,想出一个办法:拿《本草》一书让患者读。所读的,喉咙中全都有应答之声。读到它害怕的药名时就没有应声了,于是文仲就把那味药先抄录下来,然后配制成丸剂,让患者服用,应声当时就止住了。”这也说明产生病的原因确实不止于表面的空间。

赞曰:中华医学,博大精深,神传文化,近于修真,共产邪党,无神恶论,祸乱华夏,戕害子孙,圣人出世,扭转乾坤,复兴文化,万象更新。

(全文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18/正史中关于中医的记载-3--307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