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般的婆媳关系融化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八日】在亲友眼中,我婆婆是个刁蛮不讲理的人。

我结婚后,和婆婆一起生活了五年。在这五年间,每天都在看着婆婆那张阴沉的脸,她甚至从早骂到晚,却从来看不到她的笑容。我厌恶她至极,不愿意和她说一句话,更不愿意回那个家。后来我与丈夫吵架,婆婆上来打了我个嘴巴,我也不甘示弱,回给她一个耳光。之后,我们的关系就更加恶化。后来,婆婆又打了我三次,公公也打了我一次。真是家无宁日。

在这五年中我度日如年,得了一身的病:心脏病、风湿病。在坐月子时,母亲送来一只母鸡。婆婆炖好鸡汤后却又偷偷倒掉了。等我想喝鸡汤时,她恶狠狠地说:“我给倒掉了。”气的我直哭,结果,刚下来的奶又回去了,孩子就没奶吃了。我在月子里又得了风湿病。

本来,我和丈夫关系很好,但由于婆婆总是搬弄是非,弄得我们夫妻经常吵架,气的我只想离婚,摆脱这个可恶的婆婆。

正在我的身心处于极度痛苦之时,我有幸接触到了法轮大法。修炼大法后,我的风湿病、心脏病和肠炎全好了。通过学法,我知道了要按照“真、善、忍”的修炼原则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我反思自己在修炼前对婆婆的种种行为,对照大法,真是感觉羞愧难当。我作为儿媳妇和婆婆对打,针锋相对,不退让,自己连古代的一个普通妇女都不如!

师父说:“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1]后来,每当婆婆说话带刺时,我心里虽然不舒服,但也能做到忍了。我想我以前没做好,我现在修大法了就一定要做好。修炼人要善待他人,处处替别人着想,遇到矛盾向内找。以前,婆家人对我不好,我对他们非常痛恨,现在学大法了,我明白,这都不是无缘无故的,一定是我前世欠他们的。我决定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无怨无悔的对他们好。所以,每到年、节时全家人聚在一起,我都包下做饭、做菜的活。为了让婆婆开心,我把我陪嫁的金戒指送给了她。

修炼之初也多是站在为私的基础上的,随着修炼的提高,我的观念改变了,我把他们都当作众生看待。在公公得病住院时,我给他买排骨,包饺子,送饭。我用慈悲心对待他们,他们终于被我感化了。公公退了党,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公公、婆婆见到我总是笑呵呵的,并说:“你变了!”我知道他们是真的接纳我了。如今,家里大多数的人都已做了三退。

我离开婆婆家自己买了房子,搬出来不久,婆婆和公公就带着小姑子家的孩子撵来和我一起住,婆婆要当家,丈夫工资得给她,我家门房出租的三百元房费得给她,我还得另给她一百元的生活费,就这样我们又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这一年多,丈夫和婆婆因为钱经常闹矛盾,

丈夫婚前就有精神病,结婚时,我不知情。在我《转法轮》一遍还没看完呢,丈夫就犯病了,送進精神病院治疗。我在医院护理他,在医院,他一天骂我好几遍,丈夫住院二十多天,我一宿只能睡三个小时,丈夫出院后,我困了也睡不着,心里烦躁就出去走,走了两天,我心里明白我的精神也快垮了,也要得精神病了。我突然想起我炼过法轮功啊,我怎么不炼了呢!就这样晚上我就开始炼功了,炼完功后我躺下就睡足了一宿,心也不烦躁了。感谢师父救了我一条命。

丈夫出院后,他经常偷我的钱出去打牌机,不顾家里生活艰辛,当时我的心情很痛苦,我就炼功,炼完功就一天没有烦恼,要不炼功我的心就象要爆炸了一样,一年多的时间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如果不修炼大法,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此后,丈夫经常犯病,在犯病时砸东西,骂大法,撕大法书,阻碍我学法炼功讲真相。一次在犯病时让我叫他师父,听他的。我正告他,我的师父是李洪志,我就听我师父的。师父说:“精神病就是人的主意识太弱了。弱到什么成度啊?就象那个人老是当不了自己的家,这个精神病人的主元神就是这样的。他不想管这个身体了,他自己老是迷迷糊糊,老是精神不起来。那个时候副意识、外来信息就要干扰他。”[2]。我就天天发正念清除背后操控他对大法犯罪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有时发半个多小时,有时一个小时,有空就发,到后来我的慈悲心出来了,善解丈夫空间场的所有生命,使它们同化大法,生命就都会得救。在我发正念时看到丈夫空间场的一个生命就出来了(我并不是开着修的),我用功能和那个生命沟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另外空间场等着,将来我修圆满,我会善解你们到我的世界当众生,然后那个生命瞬间就离开了。

第二天丈夫早上起床,他说,我好了。目前,在我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干扰下,丈夫已能出去工作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