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位农村同修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七日】下面讲讲我们几位农村同修在修炼中的几件小事。

一、家里厨房着火,师父叫醒我

我今年四十九岁,修炼前,早在三十多岁时身体就有病,到许多医院检查,花了很多钱,但一直找不出病因。我的四个阿姨都修炼法轮大法,她们都劝我来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一年我终于走入大法修炼。农村农活多,学法少,开始我是一边学法,一边吃药。本来身体开始好转了,但当时我不悟,先后请三个人给我买药,但奇怪的是药总也带不回来,我才想到:是不是不该吃药了。通过学法明白法理后的二十多天的时间,我一身的疑难杂症就痊愈了。

但初期我一个人学法,总是一看书就睡觉,几次都如此。二姨告诉我:这是困魔干扰,不让你修炼,你要下决心一次连续看完一遍《转法轮》,才能突破。当天晚上我就下决心看完,三天后我学完了《转法轮》。

又过了几天,我做了一个梦,好像是师父从天上飘下来,告诉我家里厨房着火了。我一下从梦中惊醒,叫丈夫到厨房看看。他还没到厨房就看见火已经烧起来了,我俩赶快把火灭了。真的好危险啊,要是再迟来两分钟,这房子就完了。我好感激师父,是师父时时看护着弟子。

二零零四年,我和同修去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被恶人诬陷。被绑架進看守所。一个星期后,我做了一个梦,看见我们两个同修在一个粪坑里往出爬,很艰难的爬出了粪坑。一个人伸出一双大手把我俩救上去。第二天,我俩回家了。我深知是师父再一次保护了我,心中说不出的感激师父的救度之恩。

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知道要去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说来神奇,平时我晕车晕的厉害,上街买东西,坐上几公里的路程我都要晕车。可是当我和同修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发碟子,连坐几十公里,上百公里的盘山公路都不会晕车。

二、八十岁老同修的修炼故事

我是老年农村大法弟子,今年八十岁,不识字,靠听师父讲法录音来学法。我有四个儿子,在迫害开始时被邪党谎言蒙蔽,又害怕邪党迫害,都不让我修炼。我要坚持修炼,他们就不给我养老。我不为所动,自己照顾自己,坚持修炼至今。

迫害开始时,一时间邪恶压顶,我依然和同修们出去挂“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发真相传单。后来我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监狱中我们仍然讲真相,讲大法让我无病一身轻,心性升华,与人为善。第二天我被放回家。

回家后仍然坚持学法炼功讲真相,十几年来从未间断。晚上出去发资料,由于我年纪大,走路慢,同修就建议我看守资料,发正念,同修去发资料,我们一起配合救人。白天,我们两三个同修一起到农村讲真相劝三退,基本把乡里的村屯都走遍了。农忙时,农民在田里,我们就到田里讲。中午饿了就吃带的冷馒头。有时走不动了就在地上坐一会儿。每次回到家都很累,但休息一下,就很快恢复了,又觉得像年轻人一样,真的很神奇。

每到赶集天,街上人多,我们一般不会错过这样的救人的好机会。神韵晚会光碟出来后,我都是面对面的发给世人。同时告诉他们一定要珍惜,你只要认真看明白了,就会平安,遇难呈祥。再传给亲朋好友看,让他们也得福报。有一次发完光碟往回走,看到一个小孩拿着光碟玩耍。我上去告诉孩子的家长,说光碟是救人的,不能拿给孩子玩。碟子中有神佛保佑你们全家的,要好好珍惜,明白之后,很快把光碟珍藏起来。

我的儿子孙子们,经过我讲真相,现在都明白了大法真相,理解我修炼了,都做了三退。我的大多数亲朋好友,都是经过我一家一家的上门讲真相,都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

虽然自己已修炼十多年了,总感觉自己修的很差,离大法对我的要求还很远。今后还要更精進,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不负师父救度之恩。

三、断指一周复原的奇迹

我二零零四年得法,之前全身都是病,不能睡觉,不能劳动,看过多位医生都不好。后来遇到一位大法弟子,给了我一本书《大圆满法》,当时我连字都认不得。但我看到师父的炼功动作觉得很纯洁,很正,我就找大法弟子教我动作。学会之后就回来炼。炼了几个星期后,就什么病都没有了。

二零零八年,我的手指被钢丝绳绞断,只剩一层皮相连。丈夫把我送進公社诊所,医生要我在大医院就医,还必须把手指去掉。但我就是想自己有师父管,不用去大医院,就在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一定会好。最后,医生只好把手指用针线连起来消毒,夹上夹板。然后要我写一个协议,不打针、不吃药,有事不能找他们。医生写好后,我和丈夫签了字回家了。回家后,全家人都很害怕,晚上都睡不好觉,可是我当晚睡得很好,一点也没感到痛苦。第二天晚上,手指就像有虫子爬一样,一个星期手就好了。

因有执着,就在二零零八年被邪恶绑架,四十多天后出狱,照样出去讲真相。可是因为学法少,法理不清,被邪恶钻了空子,再次被非法关押。在此过程中,未修炼的丈夫、女儿、儿子都到公检法去要人,女儿给他们写了一封很感人的真相信,告诉他们:母亲是继母。她修炼大法后改变很大,对我们几姊妹很好,就像亲生的。丈夫也给他们讲我是全乡最好的人。我在看守所继续讲真相,在法庭上继续讲真相。九个多月后,在师父的看护下,终于回家。

四、母亲修大法,儿子戒毒瘾

我今年六十三岁,一九九六年就得法修炼了。虽然遭受过邪恶迫害,但在大法中修炼师父给予得更多。我重点说说儿子的转变。

儿子二十来岁就已经染上毒瘾,经常在外鬼混,为找毒品钱坏事干了不少,让我们这个家庭陷入痛苦之中。后来,我在同修的介绍下开始修炼法轮功了。修炼后两三年,迫害开始了,我被邪恶绑架劳教。这时儿子也因吸毒被关。儿子虽然吸毒,但还是有善良的一面,担心我受不了,给我写信鼓励我:母亲学大法很伟大,要不是他被关,一定会保我回去。要我想开点。我回信:我因身体不好才修炼,你要是改邪归正,我就想得开,你要是不改,我就担心。希望你能像母亲一样做个好人。

后来我回家了,儿子仍然被关,而且生病了,生命垂危被放出来。我精心照料他,给他讲大法的正理,做人的正理。慢慢的儿子身体好了,并戒掉了毒瘾。家庭也和顺了。儿子在做生意时,客户有时掉钱掉物,他一定想办法还。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