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对实修的一点浅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五日】随着时间的变化,我从一名大法小弟子也成长为了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当发现这一变化时,同时也发现自己不能再象以前那样浮在只炼功学法的表象上,而应该真真正正的严格要求自己,所以实修太关键了。

在我上幼儿园时,就在妈妈的帮助下,当上了一名大法小弟子,但是由于得的太容易,也没有吃什么苦,所以只是觉得自己得到了和许多家庭不一样的东西,没有太在意自己得这样的大法,是多少人想求都求不来的宇宙上乘修炼大法。

我非常贪玩,总是将大法抛之脑后,所以当我迷失时,师父总会让我警醒,让我悬崖勒马,在那时才会感叹到师父真的是无所不知,师父真的是太慈悲于我们。所以,不管是我小学的贪玩,初中被大染缸的污染,还是如今即将到来的高三的忙碌,我的修炼状态虽如同上高山再下大海般时好时坏,但我始终都没有真正脱离大法。

后来,我找到了不精進的原因:总是因为实修没有跟上,并且我也发现我身边许多小时候比我精進多了的小同修,长大后也如同常人般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急坏了他们的同修家长。我觉得还是因为实修没有跟上的缘故,这里我就谈谈我对实修的一点浅悟。

一、摔倒了赶紧爬起来

我的修炼状态总犹如周期性变化一样,寒暑假是真正在家认真学法、实修心性的时间。记得高二前的暑假还是很精進的,但慢慢变得常人化。然后连自己都觉得自己不像个修炼人了,却觉得改也来不及了,觉得师父肯定不会管我了,妈妈的话听不進去,觉得活得很累。

有一天,妈妈无意中发现“每日明慧”中刊登了我的一篇暑期将过时写的“法会交流文章”,我看后说不出心里到底是喜是悲。我喜的是:原来师父还管着我呢,悲的是:自己如今的修炼状态真的是一团糟。所以,千万不要怕师父不管你了,最怕的还是你自己放弃自己。只要你的思想中还信师信法,把自己当作一名大法弟子,我想我们完全可以从哪里摔跤就从哪里爬起来,更何况师父也说过:“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没结束,那一天就是机会。利用好吧,做的更好吧,快一些从新返回来吧,不要再错过了。不要背包袱,做错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后怎么样做好,为你自己与众生真正的负起责任来。”[1]

二、抓紧时间学法、炼功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

高二升高三的这个暑假,是我过的最短也是最充足的暑假。本应该两个月的休假期,学校只给了我们两个星期,还留了许多作业。但是,我列了个时间表,每天除了按量完成作业外,还需要背一段《转法轮》,再看二十至三十分钟师父的各地讲法。

后来两个星期过后便是补课,时间更紧了,妈妈又提出我光学法不炼功,只能当一名常人中的好人。于是,我又改了改,每天放学后吃完饭,花五十分钟背法、读经文,再炼一套功法,然后再开始写作业。

当炼功音乐响起的一瞬间,我突然觉得好久都没有听了,那一刻的感觉就象在常人中沉沦了好久好久,突然听见了指引我回家的声音,真的只有天上才有的音乐,让人一下子就清醒了。

虽说这样的安排还是比不上妈妈每天晨炼、学法时间的五分之一,但是每天学法炼功两不耽误的状态,让我心里稳多了,在学经文时,也觉得师父的法在扩充着我的脑容量,从而感受到学法的乐趣,让我发现了宇宙的庞大与复杂、无言而喻,而在师父面前却什么也不是。师父把如此伟大的法理,全部交给这浩瀚宇宙中连一粒尘埃都不算的地球上渺小的人类,这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而我又在这时转生成了人,生在了能得大法的家中,是何等不易啊!

小时候读法根本没有悟到过这些,爸爸(未修炼法轮大法)曾经看我读书时笑着说:“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当时我还很不高兴懒得理会他。后来才发现有时学法思想真的是天马行空,暑假还好点,上学放学后的读书状态就明显变差,一拿起书,一天在学校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就像放电影一般,这样学法就很没有效果。于是妈妈建议我背法,这样思想一打岔就会背不下来或停下来,使我可以马上意识到思想的走神,赶快把思想再拉回来。

从学法中,我也清楚了一个修炼人的乐趣,并不像我原先理解的那样无趣单一,相反实修的过程是充实的,让我对自己的修炼,心里也踏实多了。所以,不管如何也都要坚持学法,坚持炼功。

三、放下人心,走向神

师父说:“修炼者不能带着人心、带着业债、带着执著圆满。”[3]我的许多人心会从我的学习生活中体现出来。有一次,我的作文写的很好,老师不仅在班上表扬了我,并且把这篇文章复印了许多发到年级中,供其他同学参考。我一下欢喜心就起来了,一回家就把文章给爸妈看,想得到他们的表扬,爸爸是满口称赞,而妈妈却表示没有看懂,写得太抽象,作为大法弟子就不应该写出这样的东西出来,这是魔性的体现。我当时就很不高兴,并大叫:“哪里看不懂了,这不是抽象的,你自己没认真看,还这样说!”结果在另一场考试中,我发现我的作文有些偏题,而且感觉写的非常不好。恰恰这篇文章要求的中心是让我们围绕“在别人欢呼的时候要学会倾听……”来写作,我才意识到我起了欢喜心了。

在这个暑假学校要求高三年级上课,许多同学都没有来上课,他们大多数都是去学美术和音乐,因为这样对于高考会比较容易一点。有时,看见班上走了的同学的空位置,心里很难受。心想:人家都有个为高考奋斗的目标,他们都有捷径可走,而我努力半天也看不见成效,捷径也没有,高考怎么办呢?……

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一个很久没有和妈妈联系的同修(原来很精進,现在基本放弃了)打了个电话过来,还非要我接电话,他跟我说:“你应该去学画画,你有这个天赋,我知道你生日,我帮你算过,不是所有人都有这天赋的,是你妈把你给耽误了。只要过了艺考,你只要300分就可以上一类的大学……”

接完这个电话我很烦躁,心里很乱,我知道艺术这条路并不是我要走的,可是万一我可以通过画画……结果,本来按部就班每天学法的计划也被打乱了,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来,感觉自己的高考注定就是失败的。

后来和妈妈切磋,妈妈也后悔让我接这通电话,妈妈说:“不听他的,我们按照师父安排的路走,你修炼后的人生是改变的,他怎么能给你算的出来呢?!他否定你现在的路,就是在否定师父为你安排的路,他没有这个本事的……”

后来,我背《转法轮》的时候,看着师父的照片就不停流眼泪,原先流泪有时候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好,而这回却想的是“师父啊,我怎么活得这么苦啊!”后来,突然想起师父的一段法:“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4]平常学到这段法时,还觉得那些人怎么一点悟性都没有,要是我绝对不会去求这些,这些都是自己要过得关啊。这时,我才惊醒,原来我学法时也带着一种有求的心,心想自己天天学法,成绩肯定能好,炼功开智开慧,那我肯定就会变得聪明。虽然嘴上没说,但心里却总想着。这跟那些修炼想求得病好的人,又有何区别?这颗心太肮脏,这些都是我自己要过的关啊。

堵在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心理压力也小多了,对成绩的执着也少了,每天又可以轻松充实的正常学习与修炼了,所以师父说过:“无求而自得!”[5]每天都踏踏实实的走,就在走师父安排的路。

再有看到和自己平时要好的同学谈了恋爱,就天天和妈妈说他们怎么怎么样了。妈妈说:“你怎么总说他们,你是不是有什么心?”后来我找了找,还真有。第一,没修口;第二,瞧不起他们的心,也就是妒嫉心;第三,不平衡的心。他们谈恋爱、老师竟然不管;其他人也看得惯;成绩还没下降。说白了还是妒嫉心。所以在常人社会中,一件小事就可体现出方方面面的人心。怎样守住心性,做到不动心,才是关键。

四、放下亲情 对法要坚定

高二时,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刚一放学,是爸爸来接的我。告诉我:“你妈妈被车撞死了,撞得很惨!”我当时哭的很悲伤,快到家时,一个声音突然打到我脑子里:“都是因为学大法学的!”当时我很惊讶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思想。赶紧又想:不可能,肯定是因为我妈有什么地方没做好,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这样一想,我突然一下就醒了。醒了告诉妈妈,妈妈说我在梦中过了对法坚定不移的关。我觉得虽然是过了,但是那一段时间的修炼状态也不是很好,看见周围几个老同修,平时修的很好,却相继离世。感觉有些可怕,也怕自己的亲人离开自己,带有很强的亲情执着,而且一直没去。在生活中也常常受这种情的干扰,有时还会见物思迁到流泪。

对爸爸的情就非常重。他经常在江中游泳,当学校组织到江边游玩时,触碰到江水的那一刻,就会想到他,心中翻腾不已;当他晚上喝完酒回到家闹的时候,觉的他又可怜又可气,眼泪就不停的流。爸爸晚上回家晚了也非常担心,怎么也得给他打个电话。在常人中也许常人会觉得他的女儿孝顺,可是对我们修炼人来说就是情太重了。我和妈妈在这上面也跌倒了好多次。爸爸虽然非常宠我,但我应该用修炼人的态度来对待他。师父说:“随着你的层次的提高,你们的情被消下去的那部份它不会空,将被慈悲代替,它是渐渐、渐渐的会增加。”[6]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凡事应该以大法为标准,而不是由情来控制的。

通过这次写稿,总结了一下自己这一年来的修炼过程,真的是大起大落。发现实修真的很重要。有许多小同修就差在实修方面,大法已经开传这么久了,昔日的小同修也已长大。我们不应该再让家长同修们时刻督促着学法炼功,而是自己发自内心的明白自己来到世上是干啥的。常人中的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再好玩的游戏、再喜欢的明星,回过头来也不过是常人想找的那么些感觉,而这些都是不长久的,在高层次上看,完全是变异的,是不能带到新宇宙中的,而我们还恋恋不舍,这是多么可笑的事情。

既然师父还没有让这一切结束,那就是给我们的机会。所以不要总是抓着常人的东西不放,好好学法,时刻提醒自己来到这里的夙愿,真的不要因为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昨天学到师父的一段法:“人的生命是有定数的,他到了哪一个时候该死掉,该去转生,那边的人已经怀孕了,等着他转世,要出生哪,他不出生,这能行吗?他出生了以后,在常人社会中要生活多少年,然后他要去做他那个工作,他那工作还等着哪。你不让他去能行吗?你打乱了整个的社会顺序。只有大法修炼的人我们才能这样去给你做。因为世间上没有比一个要修炼要回升再伟大的事情了,所以才能够给你把这一切都做好。去安排别人,把你替出来,作为修炼的人,所以说修炼人不是常人。”[7]才明白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若说我们没有接触过大法,在法正人间时,我们只能遗憾自己没这个缘份,但是我们已经修了大法,师父为我们做的一切,如果自己不能精進实修,那真是罪过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15/青年弟子-对实修的一点浅悟-307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