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盘否定旧势力 平稳走在证实大法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五日】我刚走進学法小组一个多月就到九九年“四·二五”了,“七·二零”之后,我们一家三口去北京上访遭到了迫害。在邪恶的疯狂打压下,大多数辅导员和精進的同修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同修们失去了学法交流的环境,造成了懈怠。在这样的状态下,我只要看到同修就和他们交流,就利用我当时对法一点的粗浅认识来鼓励同修。当时邪恶的环境压力很大,我们一家都修炼,有一些同修经常来我家交流。其实我也有怕心,但我就想这些事总得有人做呀,就这一念我就坚持往前走。

后来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每个月学法二、三次,每次都学一天,同修们都很珍惜这个环境。我们互相鼓励在法上提高,我们写真相信、发资料、讲真相、到市政府、公安局近距离发正念。后来师父讲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小组相继开了三朵小花,我们还帮助其他同修解决资料难的问题。到后来我们五人分开到五个小组,在各自小组中和同修们共同做好三件事,有不辞辛苦天天讲真相救人的,有打真相电话救人的,有带领小组同修整体提高的,有协调小片同修圆容整体的,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平稳的走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这条路上。

一、全盘否定旧势力毁众生的安排 恢复工作

我原本有一个和睦温馨的家庭,丈夫和儿子都是医生,在亲属中我和丈夫都是很有主见、很理性的人。从上北京遭到邪恶迫害后,儿子选择了大法失去了工作,丈夫因为选择大法被免去正科级职务,在本地电视台反复播放,给我们的家人及亲朋好友造成了一定的压力。家庭收入一下减少很多,邪恶想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来摧毁我们的意志它们做不到,邪恶动摇不了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心。只要有机会就跟人讲大法好,大法是正的,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和丈夫去找亲朋好友、同学同事讲真相,有时还买些礼物。

后来有些人对我们家被迫害后状态不理解,我们三人在法上交流,我们家这种状况是旧势力给我们造成的,它就是要影响众生得救,不承认它。师父说:“所以在当今世界上,我们不能够不为其他众生负责,我们不能不为其他众生将来得法负责,我们不能不为其他众生将来得法奠定基础,因为他们很可能是你们那一体系中的生命。”[1]为了证实大法,我们可以放下一切,但是今天为了众生得救,不给众生得法造成障碍,得符合常人状态。被旧势力迫害失去的,必须归还给我们,这不是为了我们自己的私欲,是全盘否定旧势力毁众生的一切安排。我们有这个愿望师父就给我们做。后来有一个朋友主动帮儿子恢复了工作(这在当时看是不可能的),儿子也找了一位同修结婚了。

丈夫的单位也合并到一家大型国企的三甲医院。到医院不久,医院有个科室因为行贿受贿大案轰动了社会,涉及院里及社会上好多人,原科室负责人也被判了刑,院里找不到合适的人选,院长找我丈夫好几次,求他让他当科室的负责人。我们悟到这是师父又给我们一次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美好的机会。师父说“目前大家就是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2]法理明白了我们就知道怎么做了。你要我管这个科室,必须恢复科长职务,我家亲属都说没给你们平反,不可能恢复。但是我们就坚信师父,否定旧势力,它说了不算,我们师父说了算。不久,医院给我丈夫恢复了科级职务。

丈夫他们这个科室有一个重要岗位很容易造假,需要一位人品好、恪守职业道德的人把关。院长没有合适的人选,让我丈夫选,我丈夫说:那就选我儿子吧(儿子在基层医院也是搞这个专业的)。院长说为什么选他呢?丈夫说他也炼法轮功,他把这个关我放心,院长说進总院来学历得是研究生,还得集团公司高层会议通过,最后还得董事长签字。丈夫回来和我们小组交流这个事,虽然儿子学历不够,但是我们一致认为把儿子调到总医院来,对证实法与救度众生很有利。这个事就是我们师父说了算,请师父加持,我们小组发正念清除阻碍儿子调到总院的一切邪恶因素。不久我儿子顺利调到了总医院,在这个关键岗位把关,院长很放心、也很满意。但是他一个人忙不过来,经院长同意又调两位年轻的大法弟子来帮助把关。

院里的同事和丈夫说:咱医院都炼法轮功就好了。有个同事说:你这个科长职务和你儿子的工作要不是你们炼法轮功,按现在的潜规则至少得花三十万。可我们一分钱也没花。大家都说目前这种情况下你们这事能达到这种成度,大法真是太神奇了。当时通过这件事使很多众生明白了真相得到救度,也对法轮功有了新的认识。转眼丈夫到了退休的年龄,院长说啥也不让他退休,返聘工资每月8000元(在岗时工资4000元)。

现如今我家由原来住的小房换为大房(125平米),儿子住房是87平米的。平房动迁又给了两套房子,我们现在共有四套房子。感谢师父给我们开创了一条证实大法美好的这条路。

二、在家庭中真正修炼、整体提高

我们家五口都是修炼人,同修们都羡慕我们,能互相理解、互相帮助,又有环境多好。可是别人看到的都是表面,关上门我们几个互不相让,互相争执,总是拿法去要求对方,总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往往交流不下去。而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你哪方面有不足,师父都会利用一切机会让你在法上提高上来。

儿媳進我家门时,我就想我当过儿媳,当儿媳多不容易啊,我一定要善待儿媳。我也尊重她,我们都是修炼人,说的做的都是三件事。我心里挺美。儿媳是个事业型的性格,不重视家庭,而我是个非常重视家庭的人。孙女出生以后,家务活一下多了好几倍,丈夫和儿子都上班工作又忙,儿媳带孩子,家里的事都由我一个人包下来了,还要帮忙带孩子,整天忙的我团团转。学法不能入心,三件事也跟不上,时间一长我的人心就出来了,觉得现在年轻人变异太多了,邋里邋遢,传统观念少,不爱做家务。有时儿媳给我指出来:妈你有什么执着了。我表面上接受不说什么,心里委屈,心想这活都我干了,还说我有这心那心的,你怎么不向内找呢,你也是修炼人哪。这样我和儿媳有了间隔。对照法向内找知道自己不对劲了,这是不平衡的心、怨心、看不上人的心都出来了,我想当一个好婆婆,我要给她创造条件,怕她落下。这个家我最辛苦,我付出最多,总是我我我。这不是自我和情吗?我在自我和情的伪装下维护着婆媳间的关系,当这个自我和情受到伤害时它就不干了,被掩盖的人心暴露无余。我没真正站在她的角度去想,她这个年龄是执着心比较强盛的时候,又在这个物欲横流充满诱惑的花花世界中,能放下这些来修炼,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多了不起。想到这,我真的非常珍惜同修。

在法中归正后,我跟儿媳交流:我太自我、情太重,是我错了。我真心的跟她交流:我不是为了让你多做家务,如果你在这方面没提高上来,影响你整体提高,我会遗憾的,我完全是为你好。儿媳说,妈我知道,谢谢你。现在我们可以敞开心扉的交流,我尽量为她着想,多给她创造时间,她和同修配合打真相电话、发彩信、做真相,坚持做好三件事。现在我们不但是婆媳,还是同修、是朋友、是母女,儿媳几次说:妈,在我修炼这条路上除了师父之外,对我帮助最大的就是你。我说我们都应该谢谢师父。

我是最要面子、最要强的人。我和丈夫在讲真相时都能当炼功人,而在家里遇到事总是争犟,你对我对,互不服气。丈夫经常在外人面前揭我的短,这是让我最恼火的事,觉得我为这个家付出这么多,你怎么能这样呢。往往在这时就守不住心性,魔性就上来了。跟他发火。也知道在这方面应该好好修了,但一遇到事总是过不好,直到有一次遇到一位老年同修,他说他们夫妻也这样,有一次因为一件事情意见不一致,就魔性大发,第二天他老伴出现脑血栓症状,半年后离世了。同修很后悔,告诉我们在这方面好好修,珍惜夫妻同修这份缘。这回我惊醒了,修炼太严肃了,我们不是夫妻是同修,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如果我们修炼上达不到法的标准,关系到两个天体无量无际众生的安危,及两个天体之间互相的圆容。我和丈夫同修交流,我们一定要修好自己,不能辜负众生对我们的重托。现在我们之间的争执越来越少了,我们家的环境也变得祥和了,遇到矛盾都能向内找自己,真正的形成了整体。

写到这里只有对师父的敬仰和感恩!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其实都是师父在做,师父给我们证实法、救度众生这条路都铺垫好了,就看我们怎样去走。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美国首都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