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跤摔醒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四日】修炼是严肃的,越到最后那些个过程中的缺欠、敷衍、有漏的地方都会表露出来,如不能及时修去,就会跌跟头,跌得头破血流,甚至遭受不应有的损失。

今年三月中旬,气温冷热无常,刚刚溶化的雪水一夜间结成了冰壳,接着又下起了一场春雪。我讲真相后回家的路上心不在焉,脚下一滑,重重的摔在楼阴处白雪覆盖的冰地上起不来了,感觉到整个左肩臂紧紧地贴在地面,想挪都挪不动,身子抬不起来,于是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断断续续的来了四、五个人,有人想拉我起来,我没有让,我想我得自己站起来!时间过去了许久,我感到身体都凉透了。这时有人说:你不住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师父能徟(音zhou)你起来呀?我一听,这不是在提醒我吗!

我暗自请求师父加持,一下就坐起来了。那个人吃惊的站在那看着我,我诚恳的谢谢他的提醒,告诉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邻居妹子来了,在她的搀扶下我回到了家。上楼时我看到自己的左臂僵直垂着,硬梆梆的,我就对胳膊说:“我的手臂啊,你得能活动啊!”果然手臂能活动了!進屋里来第一件事,我赶紧到师父法像前给师父磕了头:感谢师父慈悲救护。

向内找,我错在哪里了呢?我开始学法,我知道我的胳膊师父给接上了。晚上开始痛,我不把它当回事,每天除了学法还炼两个小时的静功,受伤的胳膊一天比一天好。

到了第四天,远方的儿子听到信儿也赶回来了。耐不住儿女们的央求,去了医院,拍了片子,确实是骨折了,说是要给我处置。我一想不对啊,我不能让他们打石膏上夹板,那东西怎么能带在我身上呢?我不同意坚持要回家,最后医生说那你就回家养着吧。回家后想不到竟然起不来床了,困难到要人来扶都很费劲。为什么呢?有执着心。我明明知道师父已经给我把胳膊接上了,可是还总去看手臂,有好奇心;想知道结果,是不是正念不足?动的是人念;耐不住儿女央求去医院,不就是放不下情吗。我是修炼人,不要人心,只请师父加持要自己站起来!宁肯爬也不能让人扶,我告诉孩子不用改厕所。

第九天奇迹出现了。我躺在床上,看到我摔伤的手臂被师父拉直,向天空伸展,银白色的圣水象喷泉一样冲洗整个手臂。十七天后我慢慢开始炼动功,越来越好,现在又出去讲真相了。

这个跤摔得很重,也跌醒了我:不能只顾做事,要实修。对同修的情得放下,同修来家我总想给人家做点什么吃,同修多次提出这样做不合适,我也不当回事。这不,帮着同修给家人讲真相,讲通了,做了三退,同修说下午到我家看我,我起了欢喜心,心想买点什么呢?做什么呢?心里想的都是这个,能不摔跟头吗?通过这件事,我还找到了察觉不到的干事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这些都是我要修去的东西,把它们彻底放下。

还有一件事也想借此说说。我住在顶楼,邻居相处已有二十多年了,平时姐妹相称,有事互相帮着。可是她总是将破烂的东西捡回来堆满楼道,上下楼走路都得侧身过,怎么说也化解不了、不见效,我很苦恼。时间长了甚至生出了怨恨心。这么多年了我却没有想想这件事与自己有什么关系,没有向内找,挖一挖根源。我是修炼人,怎么还在讲别人的不是。胳膊不能动,就好好学学法,对照对照。自己审视了这些年学法修炼,有很多地方不够严肃,学法时经常读错,总是同修给纠正,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现在,自己并没有认真对待,找出根源。一天学法,一位同修对我讲:“你读法添字就是乱法;缺字就是有漏!你楼道走廊里的乱象,就是你学法状态的反映!”那声音很威严,我真的不敢接言、辩解,老老实实的都听進去,认认真真的接受了。我现在读法不图数量,字字入心。不久楼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整洁,干净了,就连我的孩子回家探望都说“我是不是走错道了?”

我悟到师父法中讲:“修内而安外”[1]。我认识到修好自己是第一位的,怎么修就得向内找。事儿做得再多代替不了修炼,人心少,一思一行做在法上,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