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遗传的痨病好了 甲亢也消失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三日】我是九九年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四十多天后,患有肾盂肾炎和妇科病的我,无病一身轻。母亲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让她修炼大法,她说大法要求的标准太高,她做不到。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打压大法时,谎言铺天盖地,母亲偏听偏信,随着邪恶开始骂大法骂师父。本来就患有先天痨病的她,又得了骨质增生、甲亢。尤其是甲亢,真的是很厉害,心跳加快,总是饿、总是上厕所,两只眼睛也凸出来了。有时她饿了,把饭做熟了不端到她身边,她都吃不到嘴,更没有能力干活了。

零二年春天,我由于散发法轮功传单被恶警绑架了,在拘留所里,三个恶警轮流打我,从早到晚整整一天都没有住手。后来母亲知道了,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她,深知恶徒打人时有多么的心狠手辣。她吓坏了,拖着病重的身体来看我,给我拿的五十元钱和吃的东西,都让恶警抢去了,没有给我。

就在母亲看我的第三天,我与同修们正念走出了拘留所,从而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

后来几经周折我先后到过黑龙江、北京,河北,最后来到一个亲戚家。母亲听说后,不顾病重的身体,到处借钱,又找到A市表弟与表妹的地址,长途跋涉的坐火车来到了亲戚家。

站在我面前的母亲,满脸的惊慌与痛苦。她颤抖着双手塞给我二百元钱,流着眼泪说:孩子,这里有你表弟表妹的地址,到A市找他(她)们去吧!千万……千万别让他们(恶警)再把你给绑架了。那些人什么都能干得出来。我和你小姨把你送到你表妹家去,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母亲我们三人登上了通往A市的火车,经过历次运动的母亲亲眼目睹了那些警察是如何的打人、如何的折磨人。所以坐在我身边的母亲一直都是战战兢兢的,她对我的担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走到一半的路途,母亲抓着我的手说,孩子,你下车吧!坐另一辆车走,我看车上好像有便衣。不要再入虎口了,快下车。我于是下了车。

此时的母亲已承受不住这种生死离别,承受不住怕自己的孩子再次遭受迫害的那种心里的煎熬,出现了幻听幻觉。她误把车上被包扎着的病人当成了我,认为我再次被恶警绑架了,而且已经被打死了。她放声大哭,回到家里她仍旧哭个不停,无论家人怎样的安慰都无济于事。哭着……哭着,她突然想起了师父。于是她给师父烧了一大炷香,拜求师父说:“李洪志大师,如果我的女儿还活着,我也炼法轮功。”

说来也巧合,就在母亲拜求师父的第三天,我给母亲打回了平安电话,而且还告诉母亲我很好,也联系上了同修,同时同修还帮我找了工作。母亲听到我的声音哭了,她真的相信了大法,相信了师父。更惊奇的是虽然母亲没有真正的走入修炼,但是当她看到被遗弃的真相传单,她就捡起来,从新折好,放到有缘人家的大门口,尽管当时她怕的心直跳。当然善报也随之而来。

母亲从小就患有家族遗传的痨病好了,甲亢也不翼而飞。不能干农活的她突然能跟着年轻人出去打工了(都是农活),而且不比年轻人慢。有趣的是母亲的天目开了,总是看到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树下坐着一位穿黄衣服的大佛。母亲每天总是乐呵呵的,见到知心人就告诉他(她)们“法轮大法好”。

这些年母亲身体一直都非常的好,当然经济收入也是很可观的。这真是“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真心的希望世人都能像母亲一样善待大法得洪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