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识字母到做真相资料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下面我就把我这个不识字母的人怎么做资料的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我家是农村的,去县城、市里太远,师父的新经文和周刊到我们手中已经过了好多天了,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资料非常少,有的时候拿到手里的资料还不够发一个村庄。二零零六年春天,我们同修到一起也在交流这件事,资料点应该遍地开花,我们要是能自己做资料就好了,同修都在问谁能做。愿意出钱买电脑买耗材的人有,但谁也不去做,都说自己不行,我在想做什么事都是救度众生,我们也应该为资料点的同修减轻点负担,同修就有多一点时间学法,我决定承担下来。

只要有这一念师父就给安排,正巧负责人通知集体交流,我去参加了,有谈怎么讲真相的,有谈怎么救度众生的,有谈怎么建点开花的。我听了之后深有感触,最后和负责人说我要学电脑,他说我联系技术同修来教你,帮你们把这个点建起来。

在学电脑做资料的同时,也在修自己。我对电脑是一窍不通,怎么开机怎么关机,哪里是鼠标,哪是桌面都不明白。同修一点一点的教我,非常有耐心,可这时我人心就上来了,键盘上的字母一个都不认识怎么学呢?同修一遍一遍的教就是不会。同修说了一句:“大姐呀,你咋就这么笨啊?”

这一句话点醒了我,是啊,怎么就学不会呢?怎么就那么笨呢?这个念头不对,我要否定它。我要把这些心去掉,我是学大法的,师父是给开智开慧的,我什么都能学会。就这样我一步一步的学会了上网打印、排版、发三退名单、做大法书籍、刻碟等等。

我们农村没有宽带网线,我是用电话线上网的。有同修在乡里住,一到敏感日,中共人员就去她家骚扰,她马上就给我打电话:让快点把东西藏起来。前两回我都听她的,第三次我就悟到了我为什么要听她的,这不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吗?我的电脑打印机都是我的法器,他们能和我一起做出救人的资料,我为什么要把他们都藏起来?

有一次我在家印资料,满炕都是小册子。我儿子在院子里,往回跑对我说:“妈,快点,警察来了。”我推门一看,警车就在门前。这时姐姐抄近路把下车的警察给截住说:“你们别進屋,我去给你们叫。”他们就像被定住了一样站在那里。姐姐往前走了几步,叫我的名字让我出去一下,我迎了出去,边走边发正念。我婆婆也修炼,警察问:“你婆婆在家吗?”我说:“不在家,去我二姐家了。”他们不相信,我让儿子打电话,结果说是在那,他们就走了。

我们自己有真相资料后,就大量发放资料。后期开始讲真相,还有以前发资料、讲真相时有过铺垫的众生都明白真相了,都来要护身符。

我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就写这些,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