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苦中有乐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二日】我今年七十八岁,是修炼大法十八年的老弟子,在此万分感谢呵护弟子几千个日日夜夜的慈悲师尊。这么多年的修炼,经历的考验、关、难是有的,但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对待,因此基本都是平稳的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对自己还比较满意的地方就是能听师父的话。

师父叫多学法我就多学法,师父叫讲真相救人,我就十几年从不间断的发真相资料、贴真相粘贴,近几年主要是每天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人,无论刮风下雨、冰天雪地还是过年过节,基本是天天出去救人。当整体需要时就配合同修一起近距离发正念、挂条幅、销毁邪恶宣传等。所以每天都是心态平和的做着三件事,生活的简单而充实,觉的每天都过得太快。有时儿媳妇、孙女来看我,都得事先约好时间。

讲真相好象都形成规律了,如果不出去,在家里就坐不住,心里觉的有人在那望眼欲穿的盼着、等着我去救他呢,这是我来前的誓约与使命,怎能求安逸呢?虽然我已是快八十岁的人了,但每天都骑着自行车和同修结伴出去讲真相,我一米五十几的个头骑在车子上,显得车子比较大,但因为修炼大法,身体健康灵活,头发白的也不太多,所以别人也看不出我有那么大年纪了。去年我们这里的天气太热了,每天出去讲真相都是满头大汗,衣服都能被汗湿透。在讲真相过程中真是有苦有乐也有甜。每当整理三退名单,看到几个、十几个众生又明真相得救,就一点也不觉的苦了。

一、小伙子就象专门在那等着我

一天我出去讲真相,天下起雨来,避一会儿雨后,见雨点小了,就往家骑,在一条小马路的拐弯处,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士在电动车上坐着,我骑到他跟前时,他笑眯眯的望着我说:“大姨您这么大岁数了,车骑的这么快呀!”我下车与他答话:“小伙子,你等人哪?”他说:“没有,这几天太热,下点雨正好乘乘凉。”

于是我直接跟他讲真相,他说:“我没入过党,就入过团入过队。”我说:“这都是共产党的组织,它这些年没干过好事,到目前为止,它杀害了国人八千万,为了让人仇恨法轮功,搞天安门自焚,那都是骗人的。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卖高价,犯了全宇宙最大的罪,所以天要灭它,你入了它的组织,你是不是就和它一伙的?天要灭它,你就跟它遭殃,快退了你那个团和队吧。”

他非常痛快的说:“行”,于是我给他起了个化名退掉了团队,还送他一本真相小册子、一本《九评》和一个护身符,小伙子高兴的连说谢谢,“大姨,下雨呢,我走了,大姨慢点骑,注意安全。”

这小伙子就象专门在那等着我一样,众生都在盼得救啊。

二、救人不能看样子

一次我见走过来三个民工,前面两个年轻的,后面跟着一个年岁大的。我上前和那两个年轻的讲真相,并想送他们神韵光盘,他们不要,我正要走,后面老者跟过来说:“他们不要,我要。我还是党员呢。”我给他退了党,他很高兴。我心想:差点错过救老者的机会。我平时有挑人讲的毛病,看他满脸皱纹、很不起眼,本没想跟他讲,他却主动要得救。我突然想起师父说的:“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特别是人类社会走到这一步了,都不行了,只看人自己要什么了。”[1]

有个老太太,很老了,满脸皱纹、衣服穿的很朴素,很不起眼的样子,主动跟我打招呼,我无意中问了她一句:你上过学了?入过队吗?她说:“我上过大学,入过党。”我帮她退了党后,她高兴的走了。可我脸上有些发烧,心想:我这不是共产邪党的党文化的毒素在起作用吗?看人下菜碟,没听师父的话呀,这是学法不深的表现,必须下决心改。师父说,“阶层是人类社会形成的一种社会形式,它不是生命的阶层。所以生命都不简单,别看人的外表怎么样。有的时候你看那个拣垃圾的,往前推,你会发现他以前是宇宙中巨大的一个神”[2]。所以所有的人我们都应该救。

吸取这两次教训,从那以后,我见人就讲,不管是扫马路的还是捡破烂的,还是要饭的,我都讲,能三退的就帮他们退,没入过的,就告诉他们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悟到面对面讲真相真是去各种执着心的好机会。

几年来,我每天都出去讲半天,不出去就觉的少了些什么似的,出门买东西、坐车见有缘人都讲,就按师父说的“抓紧救度快讲”[3]。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