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工作的岗亭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一日】从黑窝里出来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炼功,二零一三年五月,我在距家不远的一个单位里干门卫的工作。这个单位每天出出進進的人很多,上班的、办事的、维修的、快递的、送货的、问路的、找洗手间的、开会的、学习的、考试的等等很多。面对这些人,怎么办?看着从眼前过去不救?那是大法弟子吗?救。

这里边可什么人都有,一旦碰上个混人,恶意举报怎么办?我每天在这里要待八个小时,而且还穿着保安的衣服,有人举报,可无处跑。这可不像在大街上,面对生人讲完就走。困难是有,危险也更大一点。但是这些都吓不倒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而且这么多年了,救人已经养成了习惯,哪天没救个人,总觉的缺少什么。在被中共恶人劫持到看守所里时,在看守所就救人,在监狱的黑窝里照样救人,在这样的工作岗位上也一样救人。

救人,首先基点得摆正,就是助师正法救人,不能有其它为我、为私的想法。再就是要修好自己。

1.给过路的人三退

过路的人一般都是匆匆办点事,有的是只来一次,以后再见到就很难了。面对这样的人,我都不放过。如有开车送货的司机,还有卸货的,我就从岗亭出来,先说几句问候的话,再问贵姓啊?你们上学时入过团队(此类人一般都不会是党员)吗?他们说:“入过,现在早就不是了,超龄了。”“你们听说过三退保命吗?”有的说“听说过”,有的说“没有”,我就跟他们说:“三退现在是每个人最重要的一件事,因为它关系到每个人的生命问题,答应退的,就保命了,不答应退的将来一个都留不下。虽然你超龄了,早就不是了,可是你入了,那个兽印,野兽的‘兽’就给你打上了,做了记号,你看不到,也不知道,你答应退了,那个兽印就给你拿掉了,记号就没有了,你就保命了,我劝你们答应退了吧,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有的说:“还有这一说啊,那就退了吧。”我就用他们的姓起一个化名退了。这里不便多说、深说,因为人来来往往的,我还得顾着岗亭来往的车辆,时间不能长了,他们答应退了,我就赶紧走开,然后在纸上记上他们的化名。

对那些每天来快递的、维修的、买破烂的,有时来问路的、找厕所的等,我都是以这种形式给他们三退。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士找洗手间,看那样是急得很,我赶紧告诉她到几楼怎么走,还把打开电子门的牌给她。等出来后,我趁机跟她讲三退,她还是个党员,马上说行,还感激的不行,忙说谢谢。

有的来到这里第一次见面打招呼,就像熟人一样,有的坐在车里在门口看着我乐,我想这些人都是有缘人,要得救呢。这样的人一说就同意,没有任何障碍。在救人时,绝大多数都同意,也有个别的不同意。

有一个来办事的,我在窗口跟他说“三退”,他说:“我是党员,你可够胆大的,敢在这里说这些?”我说:“我在救人,给你办好事,你既然不理解,就算了。但是我跟你说,这件事是你最重要的事,你研究研究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别错过了被救度的机会。”

他走后我心里嘀咕,这人会举报我吗?但马上用正念否定:我是干宇宙中最重要的事,最纯净的事,最光荣的事,最好的事,谁敢来捣乱?

我在监狱邪窝里救人时,就经常想师父说的:“大法弟子在两种情况下它们动不了。一个就是坚如磐石,它们不敢动。因为那个时候它们知道,不管你旧的势力也好,旧的理也好,这个弟子走的正、做的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我身边还有无数的正神呢!我还有无数的法身都会正法。就怕弟子自己心里不稳,这样的执著、那样的怕心,旧势力看见了就会抓住有漏之心迫害。而在迫害当中正念又不足,遭受的迫害就更大,全都是这个情况。”[1]那些犯人没有一个举报我的。

在这里,也是每天想师父这些话。我心里想:我行的正,有师父、师父的法身、正神保护,谁也挡不住我救人的路!铲除一切操控无知的人想迫害我的邪恶!我还继续做救人的事,每天也能救几个人,两个,三个,四、五个,最多一天退了九个人。

除此之外,我看到路上有的车是公安的、检察院的、法院的、110的我就发出一念,用神雷炸掉、用神火烧掉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化为灰烬!它抓刑事犯,那咱不管。有时也進来公安的车,我心想,是冲我来的吗?用神雷炸、神火灭掉邪恶!其实是来办事的。

2.给经常来办事的下属单位的人三退

下属单位全市都有,市区的、县区的,几乎每天都来人。我就先跟他们搭上话,只能跟单个人说,要一伙人在一起,就不好说。有时先夸这个男士帅,那个女士漂亮,使他们心里美滋滋的,这样再说三退的事,障碍小一点。他们大多数三言两语就同意退。

有的就是愚迷。有一个女士,为了让她同意三退,就帮她抬大箱子到百米远的地方,出了门,我抓紧时间跟她说三退,她是个党员,怎么说也不同意,快到目的地时,放下箱子,就让我走。我想我门岗那里还有事呢,看别的同修能否救你。

3.跟单位上班的人三退

这类人相对难一些,每年评什么“先进党支部”,“先进党员”,骗人入党啊,愚迷的人多一些。我对这类人不着急,先打招呼,多跟他们说话,等熟了再救有缘人。

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有些人真是很熟了,只要看到,就笑着跟我打招呼,有的真是像朋友一样。我想时机到了,可以跟这些人三退了。我就跟他们说。还行,有的一说就同意退。有一个女士,看到我就打招呼,有时带着她女儿来上班,小女孩五、六岁的样子,我就说:“这是你家宝贝?”等第二次带她女儿来上班,我就说:“又带你家宝贝来啦?”她心里美滋滋的,笑的像花一样。有一天,我趁机跟她说三退的事,她笑呵呵的就同意了,没有任何障碍。她是个党员。过后我才知道她是个副主任。我想了一下,几个月下来,救了单位二十几个人,没遇到危险。但遇到一些麻烦。

有一个专在大厅坐着管楼内一些杂事的人,同时也管着几个门卫,是个党员,我觉的挺熟了,我跟他试着说:“现在听说在搞三退,你听说了吗?”他支支吾吾好象不感兴趣。等第二次我直接跟他说三退,让他退党保命,他同意了,但不是太痛快。事后他可能跟另一个也管门卫同时是管打扫卫生的女班长说了。有一天,那个女班长一進门就跟我说:“法轮功,你可小心点啊,我是好心,别为这事丢了工作。”我当时没说什么,只是心里说:“该怎么说,还怎么说。只有我辞你们的份,没有你辞我的事,除非我不想在这里干。”我还继续做救人的事。

有一天,无意抬头看岗亭的顶部,有五处优昙婆罗花,最大的一处我数了数,有二十三朵,其他几处七、八朵、十几朵。我想我做对了,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鼓励我!我激动的流下了眼泪。我心里想:“师父啊,弟子一定尽全力助师正法,多救人,走哪救到哪,绝不考虑个人得失!”

每救一个人,我心里没有任何不正的想法:今天救了几个人,又长点威德,沾沾自喜,欢喜心这些都没有,心里一点涟漪都没有,就是助师正法救人,这是自己份内的事,是自己的职责,有什么可欢喜的?比救人多少万的同修差远了!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在我的正念下,后来虽然他们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也没有一个人举报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