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法轮大法好”念来的福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一日】皇历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我们姊妹回娘家给父亲祝寿时,二姐夫(家住山东省泰安市)对我说:“小妹,你太偏心了,你给大姐夫护身符,你不给俺,俺向大姐夫要,大姐夫舍不得给俺。”

以前二姐夫习惯背毛语录,对他讲法轮功真相,他也听不进去,这次主动要护身符,我着实有点吃惊。我问起二姐夫咋想起了要护身符?二姐夫讲起了事情的原委:前一段时间大姐夫到俺家,他说夏天腿也不疼了,还能推车子了,俺就不相信,对他说:你修桥时砸断的腿,里边还有钢板,咋能不疼?大姐夫说俺得了宝贝了,腿就不疼了,真的不疼了。说着掏出脖子上挂的护身符给俺看,俺眼馋的了不得,向大姐夫索要,他怎么也没舍的给俺,怎么求他也不给,让俺跟你要。

我对二姐夫说:“真不巧,这次没带护身符,你诚信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起作用。当时二姐夫就振臂高呼:“法轮大法好”。

我给了二姐夫一些真相小册子、年历,让二姐夫带回家看看,看了就会受益。二姐夫说:“那多给俺拿点,俺分给四邻,让他们也受益。”

二零一零年再次给父亲祝寿时,二姐说:“今年就花了八元钱的医药费,还是俺花的。你二姐夫一分钱也没花。”我对二姐说:“受益了吧,二姐。”自此以后每次和二姐打电话,二姐都叮嘱我:“别忘了给俺带点好东西(法轮功真相资料,为了我的安全,二姐在电话里不敢直说),俺给你发发。”二姐本来早已耳聋,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耳朵也不聋了。

儿女家都过得如意,二姐和二姐夫也不用为儿女操心。以前二姐的儿子干活不顺利,有时打一年的工,工资都要不来,自从他做了三退,佩戴“法轮大法好”护身符后,干起电焊工,每月的工资就六、七千元。外甥(二姐的儿子)家先生了个闺女,后又添了儿子,外甥和外甥媳妇懂事,不惹二姐和二姐夫生气,颇为孝顺。二姐女儿也有一双儿女,日子过得富足和顺。

自二姐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肌型缺血好了后,能放羊、料理家务。二姐就放心的离开家到四姐家的饭店帮忙。这样二姐夫身体好省了钱,放羊增加了收入,二姐不用照顾二姐夫又能多挣一份钱。有钱了,二姐和二姐夫就把老房翻盖了。二零一三年夏天,二姐夫翻盖好房屋后,我们给二姐家温锅(祝贺),亲戚到了三、四十人。

一些亲戚受中共污蔑宣传的毒害,对我说:“表妹,别犯傻了,那么痴迷干什么?说个不炼了,回单位那你拿四千块钱的工资多好。”我没有正面回答他们,我就问他们:“恁看着我二姐夫身体这两年怎么样?”表姐回答:“也怪了,那两年他病恹恹的,这几年怎么看着身体壮了,也能干活了,脸上白里透红。”我对表姐说:“你问问你哥什么原因?”恰好二姐夫路过,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二姐夫边走边说:“念‘大法好’念的。那真管用,恁都快点念吧。看看我满屋子挂的都是。”

二姐家的新房子里到处挂着大大小小的护身符,在新房子里格外耀眼、漂亮。然后我就给亲朋好友读《天赐洪福》听,都明白了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了。亲戚们都开始向我索要护身符、真相光盘、真相资料,其中一表姐拿《天赐洪福》时,她的侄女说:“姑,你别拿了,你又不识字,还是给我吧。”表姐说:“俺不识字,放羊时让识字的念给俺听。”还有几个亲戚要学法轮功。

二零一四年四月初,亲朋好友在一起吃饭喝酒时,亲朋好友又议论起来,二姐夫说:不管共产党怎么说法轮功,反正共产党不能给俺治病,我这么多年的心肌型缺血是念“法轮大法好”念好的,俺就信法轮功。那时心肌型缺血每年得花一台手扶拖拉机的钱,还遭罪,自从好了,不但不用花钱治病了,还能挣钱了,多大的差别!这福可都是念“法轮大法好”念来的。

如今二姐和二姐夫住着宽敞明亮的大瓦房,儿子、闺女家也过得顺,那如意的小日子,那心里真是透着乐。这都是大法给的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