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大法非寻常 真修就能回天堂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一日】得法初期,师父法身为我调整身体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那是得法后第六天的夜里,我在睡梦中看到一个红色的圆盘旋转着向我飞来,在离我两米远的地方不见了。那个红色鲜艳细腻,世间未见过。第二天到炼功点上跟一位老同修一讲,他说师父给我下法轮了。

得法不久的一天凌晨,我忽然感觉到有人用手挤压我的胸部,在似醒非醒的情况下,看到身边有几个人,其中一位是师父,听到挤压我胸部的人对师父说,大意是我胸部有点问题,解决了。醒来后,我眼含泪水,叩谢师父法身为我调整身体。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我正在炼神通加持法,打坐中突然发现自己(应该是元神)飘到了我市中心广场的上空,从高处往下一看,穿着黑衣服的警察,排成一大圆弧,带队的正吹着哨子,准备出发。那年还是邪恶猖獗的时候。后来在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我炼静功时又出现了相同景象,从广场上空高处往下一看,只有两个穿着黑衣服的警察,而且其中一个瞬间不见踪影,一个跑得踉踉跄跄。那时《九评共产党》一书已横空出世,另外空间的邪恶正在被大量清理。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中午,我正在炼静功,打坐中突然见到一只蛤蟆从空中掉下来,落在我面前小电子秤的不锈钢托盘上,四爪朝天,看得那个真切。我惊奇之余,一想,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不是说过江魔头元神是个蛤蟆吗。我的感觉就是另外空间支撑恶首江的邪恶正在被清理,江已元气大伤。

二零一一年一天夜里,我梦中自己到了天上,见天门大开,天门相当的高大,顶部是半圆形,整个门象彩虹一样,比彩虹还要亮丽、美妙,大佛们身着象神韵演出中那种颜色的袈裟進進出出,大门前大道两旁都有身着袈裟的打坐僧人,而我象一个五、六岁的孩童,穿着袈裟,在离门很远处的道旁打坐炼功。感觉自己很渺小,修得很差劲。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要精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