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我与亲友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我和丈夫同修是二零一零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大法给了我们新的生命,我们此时也知道了大法的珍贵,明白了大法弟子的使命。

由于修炼前后身体和心性境界变化很大,由原来的体弱多病怨天尤人,变成了现在的健康包容的人,与人相处也知道为他人考虑,亲属关系、朋友关系也都好起来,使得很多人感受到大法的美好,陆续有人听到真相而得救,也有家人同学等有缘人也开始修炼大法。

一、大法给我新生

我父母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弟子,在他们得法初期,我还是个初中生,也看过大法书,也跟着炼过功,不过,那时并不太知道大法是什么,只觉得挺好的,而且也在母亲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所以尽管后来邪恶迫害,我还是支持母亲修大法。

随着考学、上学,我就渐渐离开了大法,再后来工作、学习、生活、追名逐利、争强好胜,心胸越来越狭小,心情也越来越抑郁,身体也越来越差,正象师父讲的:“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的相当不象样了,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1] “高兴中忘乎所以 烦恼时怨天怨地 忙碌间身不由己 半生疲惫名与利”[2],在常人社会的洪流中沉迷着,患上了多种疾病且久治不愈,痛经、子宫内膜异位症、腰椎颈椎病、风湿、失眠、心肌缺血等,折磨着我的身心,我成了长年离不开药的药篓子,每月因病花去的开销就有二千多元。

自二零一零年初回到大法修炼中后,我就感到全身无数法轮在旋转,我还真切的感受到炼功初期师父给打通身体各部位的经络,只一个星期痛经等病症全部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人从此平和乐观起来了。

丈夫也一样,炼功的初期师父给调整身体,持续发烧了一星期,神奇的是,只要一炼功,他的体温就立刻恢复正常,一炼完功体温就又升上去了。再后来,全身鼓起了很多红疙瘩,我们知道这是师父把他身体里的毒素给排出来了;再后来疙瘩平复了,他马上就象换了个人似的,红光满面、精神焕发,往日黑绿的脸色消失了,多种痼疾都好了,强直颈椎完全康复,尤其是近二十年的神经衰弱没有了,现在睡眠质量很好。

亲朋好友也见证了大法的威力,有的已得法,有的已三退,有的也看了大法书,很多都得了福报,生活过得越来越好。

二、二姐夫脑血栓神奇康复

我二姐夫以前是一个受邪党宣传毒害很深的人,谁一提大法他就反对,二零一二年他得脑血栓住院了,尽管每天都用药挂水,可是症状却日益加重,最后右臂抬不起来,自己吃不了饭,右腿和脚不能走了,也出现了小便失禁,语言功能也受阻。姐开的店也不得不停业,全天二十四小时在医院陪护。当时姐夫的心情很低落,和谁也不说话,脸上写着恐惧和绝望。

后来,我和丈夫一商量,决定晚上把姐夫接回家炼功,早上再送到医院。因那时姐夫根本走不了,更不用说上楼了,他家还是六楼,他也根本就上不去,所以我们就把他接到我家,因我家的楼有电梯。第一天晚上我们一起炼功,姐夫手抬不起来,我们就轮班扶着他的手臂抱轮,腿站不住,我们就让姐姐用膝盖给他顶着,四套功法全部炼完。

第二天早上,我们把姐夫送到医院,医生一看他红光满面,有些诧异,就问姐夫:你觉得怎么样?姐夫乐呵呵的说:挺好。这时的姐夫和昨天简直判若两人,整个脸上都洋溢着幸福。我想,也许是他生命明白的一面知道自己得了大法有多幸运吧。白天在医院就是点滴,我们就给姐夫听师父讲法录音。这样白天医院、晚上回家。

一个星期后,我们决定出院。姐姐、姐夫这时也对大法充满了信心。出院前,医生再三和姐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种情况以后会瘫痪。我们把他接到我家来。白天我们都上班,由爸爸领着他学法炼功,晚上我们领着他学法炼功,很快,姐夫胳膊能自己抱轮了,也能自己站着了,也能用筷子吃饭了,说话也开始流畅了,能电话聊天谈事了。不到两周,姐夫已经可以大步流星的走了,基本恢复了正常。

赶在过年之前回家了,姐夫爬上了自己家的六楼,见到了离开一个月的八十岁的老父亲。家人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在这期间,我们又给姐夫讲了大法真相,让姐夫写了郑重声明,因为姐夫以前受邪党蒙蔽很深,说过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话,听不進真相。这次他自己亲身见证了大法好,和姐姐一起成了大法修炼者,受到了大法的恩泽。现在姐夫不仅能正常工作上班,还能骑自行车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