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大法小弟子长大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八日】我八岁那年跟着妈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大法中已修炼十七年了。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从记事起就吃药,经常发烧、咳嗽,多方寻医也无济于事。我妈妈也有很多病。记得修炼前爸爸经常带着我和妈妈去医院看病。妈妈因为身体不好,就经常学练气功,也教我练,但都没什么效果。在我八岁时,妈妈开始修炼法轮功。自然也教会了我。从此我和妈妈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

得法初期,师父经常给我消业。每次消业都会发烧、咳嗽的很厉害。慈悲的师父为了不影响我上学,都在周末时给我消业。神奇的是,到周一就完全好了。就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师父把病业都给我消掉了。

记得那时集体炼功是在早上六点,无论多困我都会坚持起床和大家去炼功。那时炼功点上还有很多像我一样年龄的大法小弟子,但到中共迫害大法后,他们很多都不炼了,很可惜。

那时最幸福的事就是我有师父管。我最担心的事是如果我修炼的不好,师父不管我了怎么办?如果师父不管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时常在心里和师父说我是真修弟子,师父一定要管我。

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后,妈妈因为坚持修炼,被恶警抓走了好几回。爸爸很害怕,都不敢在家睡觉。但是我一点都不怕。因为我有师父看护着。我就一个人在家睡觉。那时我最担心的问题是妈妈不在家,没人督促我修炼了,也没人来给我送师父的新经文了怎么办?

迫害开始后,爸爸就不允许我修炼了,不让我炼功。我不听他的,就是要炼。一次他发现我炼功气得打了我一顿。他刚走我就开始炼了,后来爸爸就不怎么管我炼功了。但是我一学法,爸爸就会很生气,说我不务正业,让我多学功课,但我每次都考第一名,爸爸也无话可说,也就不怎么管我了。

進入中学后,由于学业多了,而且我又住校,每两周才回家一次。在学校里没有学法炼功的环境,在初一的上学期我就处于完全不修炼的状态。我一不修炼,身体又开始出现病业状态,在快要到期末考试时,我处于天天发烧、咳嗽的状态。我一直撑着直到寒假回家。妈妈看我的身体又和没修炼时一样了,让我炼功,但爸爸阻止,逼我吃药。妈妈让我自己选择。我想我不能不修炼,我要重新开始炼功。大法真是神奇,那时我在家里本来是不停的咳嗽,但只要一学法、一炼功就像换了人似的。整个寒假我都和妈妈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又完全好了。

这次我很怕回到学校,因为一回到学校就没有了学法炼功的环境了。这次回到学校我想我自己怎么也得想办法学法炼功。我就经常把大法书拿到教室里上自习的时候看。但同桌总问我看什么书,我又不好回答。那时我发现宿舍的顶层几乎没有什么人,我就在中午午休时跑到顶层去学法。后来学校把顶层给锁了,我又没有环境了。正好这时高三的学生高考完离校了,有一天我走在宿舍的二楼,发现有一间屋子是空的,我就想我要是能進去该多好,我就拿我原来宿舍的钥匙开一下,没想到门竟然开了。是师父帮我把门打开了,我太高兴了,我又有了修炼的环境了。

到了大学,虽然环境宽松了,但我自己却松懈了,一直都不精進,在常人的大染缸里随波逐流。每天虽然也学法,但不能静心,看美剧,上网。有时也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这样,但一种无形的东西阻挡我不能冲破,常人的各种执着心也多起来。

看到别人处对像时自己也很羡慕,对情也越来越执着,所以一个高中同学走向我时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但慈悲的师父时时在看护我,怕我掉下去,给我派来了一个大法弟子,就是教我的一个老师。第一次听她讲课就知道她是大法弟子,因为她引用了师父《转法轮》里的话。我真是太激动了,终于遇到了大法弟子。

从此老师带我参加学法小组,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的苦心安排。学法小组的同修都很精進,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我很喜欢参加学法小组,每周都盼着和大家学法的那一天。参加小组后我感觉自己提高很快,我又回到大法中来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感觉那么多年我都是在独修。因为迫害开始后,妈妈出于对我的情,出于对我安全的考虑,从不带我去学法小组。我都是在家里学法。又能参加学法小组了,我感到无比的幸福。

我也走入了讲真相救人的行列,我在学校发真相资料,老师同修及小组同修就帮我发正念清理邪恶。

一天老师(同修)问我有没有男朋友,那时我才开始处对像没几天。在学法小组,大家出于对我修炼负责的态度,都认为我不该和常人处对像、结婚,可能会被情拖下去、毁了。我知道同修说的是对的,但我当时情没去掉,当时觉得很痛苦矛盾。

那年暑假,老师同修建议我先不要回家,让我去她家住一段时间(她是女老师)。我在她家住了一周多,我知道这又是师父的苦心安排。这一周多时间里,我每天都溶于法中。每天早上3点起来炼功,开始我真的很痛苦,我从来没这么早起来过。可看到老师每天都是这样,我真是感到惭愧。炼完功就是学法,有时她带我去和同修交流,我的脑子里除了师父的法什么都没有。一切执着都没有,我感到从没有过的幸福和喜悦。

一天师父安排一位同修来和我交流,这位同修有一个女儿,比我大一点。她谈了她对处对像的看法。最后她对我说,男朋友的目地不是来和你处对像的,是来听真相得救的。你就把他当作众生,先给他讲讲真相吧。我听了豁然开朗,感谢师父的苦心安排。

去年我毕业了,如今我已不再是大法小弟子了,每个大法弟子都要走自己的路,我也要走出一条我自己的路来。

回忆这段修炼经历,我感慨万千,同时倍感幸运,我幸遇大法,得师父亲自救度,多么的荣幸。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唯有精進实修,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当年的大法小弟子们,你们是否还在精進实修、助师正法,还是深陷红尘,忘却了自己的誓约。师尊的巨大承受为众生延续着宝贵的时间,当年的大法小弟子们,快快追上来吧。不要失去这万古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