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的父亲修炼法轮大法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七日】我的父亲今年七十九岁,二零一三年元旦那天正式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父亲常说:“师父真好!”“我觉得咱们家真的挺好!”

听到他发自内心的感叹,我深深的为父亲能在这历史关键时刻得法而庆幸。父亲得法,是多不容易啊!他得法前与现在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我都没有想过我的父亲会转变,我常说,我那顽固的老爹只有师父能改变他,只有大法能改变他!

顽固的“无神论”者

父亲是一名司机,从二十多岁就开始抽烟、喝酒,退休后这些癖好更加强烈,只要是人在家里,酒杯就没有干过,几乎以酒代饭;手指间夹着烟就能睡着,即使走在外面,身上的酒味加烟味都熏人。

由于深受邪党无神论的毒害,他什么都不信,根本不相信善恶有报。他总希望我们几个子女能出人头地,常骂哥哥太老实,太善良,姐姐们又不听他的。我从小就看惯了家人相互之间恶毒的语言如刀光剑影般的伤害,骂起人来不分老少。父亲是外向性格,为人耿直,从不阿谀奉承,他认准的理从不让步,遇到他认为不公平的事就爱骂人,谁都敢骂,没人敢惹他,单位的领导也都让他几分。但父亲的本性还是善良的,谁有困难都愿意帮助,没有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唯一遗憾的是年轻时开车曾压死过一只鸡,给人家赔了钱,说自己无意中伤害了一个生命。

夜里开车路过荒山野岭是常有的事,一次,他一个人正开着车,四周漆黑一片,忽然不远处出现两盏灯,他心想:这下好了,有人家了。可是无论怎样赶路,两盏灯总是在前面不远处,十分诡异,吓的父亲立即加快速度飞奔,等赶到了单位时人都软的下不了车了,同事说:那是什么东西的眼睛呀,它可能看你身体好,胆子大,不敢惹你。

还有一次,大白天的突然看到一个身着马戏团一样服装的人在车前面走着,父亲想:马戏团的人怎么在这儿?我把他拉上吧。就开快了点想赶上他,奇怪的是车慢人家也慢,车快人家也快,始终赶不上,于是父亲加大油门猛的超了过去,下车一看,什么人都没有!顿时大惊,开上车就拼命的跑。还有的时候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说要坐他的车却看不到人的。父亲真实的遇到过这些诡异的事,可是却受无神论影响,竟然说“不相信有神鬼存在”。

一九九八年,我幸运的修炼了法轮大法,我的人生观世界观也都发生了彻底的改变。但是九九年“七·二零”邪党疯狂造谣,诬陷师父和大法,单位领导高度紧张,各个邪党部门频繁找我谈话施加压力。父亲暴跳如雷,加上酒精的作用对我不停的谩骂,表现的很失常,看到我的卧室门关着,就一脚踹开,对我大骂,不让我看书。在父亲的带动和对邪党的畏惧下,姐姐们对我也恶言恶语,甚至去责备同修。一次父亲在哥哥面前抱怨,想让哥哥管我,哥哥说:“她觉得法轮功好就让她炼呗!”并让父亲也炼功,父亲对哥哥大吼:“滚!”

我从小受父亲宠爱,现在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内心感到委屈和痛苦,多次带着情绪和父亲交谈,效果自然不佳。熟悉的几位大法弟子很为我着急,常来劝父亲,父亲就和他们“抬杠”,冷嘲热讽的,一说到邪党如何践踏人权,迫害法轮功学员他就跳起来吵,竭力维护毛魔头,同修一走他自己就嘀咕些不好的话,我很失望,认为父亲彻底被中共洗脑,是个完全不信有神佛的人。难以度化。

善良祥和法中修

在这期间,母亲却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由不明白到认同,最后走入修炼。哥哥天性善良、平和,个人利益看的极其淡泊,与世无争,不论父亲怎样骂都不动心。他在外地工作,十几岁时就有修炼的念头,但是成家后魔难不断。哥哥不修炼我真的不甘心,遗憾他在真正救世的大法开传时,修炼的心却被磨没了,我暗自落泪。于是我持续的跟他讲真相讲了十年,最后哥哥在同修的几句肺腑之言后,也终于得法修炼了。

父亲看到哥哥炼功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二零一二年,父亲去医院住院做一个切除囊肿手术。我想这是一个机会,再好好说说,于是有空我就讲一些修炼小故事。他不反感了,看起来祥和了一些。母亲想让父亲炼功,父亲说:你们炼功不让抽烟喝酒,我不炼,但同意先听师父的讲法。

听了几天父亲说师父讲的非常好,然后说“我把烟戒了吧。”刚好到新年了,新年那天他开始炼功了。炼功后酒还在喝,可是不是酒倒洒了就是酒杯掉地上了。一天,我听到父亲站在阳台上对着天空自言自语:“师父,是不是不让我喝酒了?如果我真的不能喝了,那我就……戒!”我笑着走开了。

哥哥回来也和我们一起炼功,父亲表情祥和,好象从来没有反对过。一个月前父亲还因为看到哥哥炼功大发雷霆呢。炼功时母亲悄悄睁眼环视四周,然后感叹道:“哎呀,我刚刚看了一下,咱们几个都修炼了,真好!”我的眼泪忍不住滚滚而下。

父亲炼功后变化非常大,心情好,气色也好了。父亲那根深蒂固的无神论思想在大法无边的法力面前已经消失了,就象一个毒瘤被彻底摘除了,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真诚、善良,似乎已想不起骂人的话了。而且一听说谁谁身体有病或者遇到麻烦了,父亲就说:“得想办法跟他们说说,让他们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全好了。”一次,我听到父亲给他的一个老同事打电话,一直在讲大法的神奇,并劝对方“三退”。我笑了:父亲还知道救人呢。

没有共产邪灵的干扰,没有外来因素的操控,人居然可以这么纯净。

一次,父亲过病业关,哥哥打坐时想到父亲的身体,忽然看到头顶上方师父身穿黄色袈裟金光闪闪,高大无比祥和慈悲,好象对父亲能得法修炼很欣慰的微笑着,哥哥一瞬间感受到父亲的一切都非常好,师父是让他放心不要牵挂。

知道父亲把烟酒都戒了,父亲的同事们惊叹不已。我们老家的人听说后不相信,说这么大年龄,喝了一辈子了,不可能戒掉,肯定身体不好了。因为父亲一直说这辈子别想让他戒烟酒。于是几个外甥千里迢迢从东北赶来,一看:嗬!老爷子挺精神,不但不抽烟不喝酒了,还不骂人了,完全变了!说我们还有点不习惯了呢。他们服了,说“看看你们家这么好,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啊!”

我们这个家庭,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父亲的故事的只是千千万万个家庭中演绎的平常的一幕,而这一幕却向迷中的世人展现了大法的光彩和再造人生的辉煌。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