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法 师父就在保护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七日】我在一九九八年春天接触了法轮大法,得到书后,我就按照书上说的做,学会了五套功法和大家一起炼功。一年后,邪党强迫职工献血,先检查身体,我的心律不齐已经有很多年了,检查结果出来,医生说你的心脏哪有什么问题啊。妻子说,因为我炼功师父给我调整了身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邪党宣传的影响,我也不再炼功了,书也不看了,可是妻子和孩子们一直坚持炼功学法。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邪党人员把妻子绑架到派出所,抄了所有大法经书,还勒索了三千元钱,因妻子坚定不向邪党妥协,邪党就逼迫我给她写了不炼功保证。同年八月份邪党又把妻子、儿子绑架了,还把我家五千元多元的电脑抄走,把他们绑架到拘留所進行迫害。那时儿子正在上大学,邪党610人员吓唬我,逼迫我做儿子的“转化”工作,我写了很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话,我就强迫儿子抄写、签名。

妻子一直不向邪党妥协,迫害几个月后,邪党610把妻子从本地拘留所转到涿州洗脑班,还勒索我4000元说是饭费。在涿州洗脑班里,经过逼打、折磨,苦苦迫害5个月后,妻子仍未妥协,又转到本地拘留所继续迫害。几个月后,妻子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直到被迫害的晕倒在拘留所才让我接回家。

经过这一年多邪党对我家人的迫害,我深知邪党的邪恶,也明白了邪党迫害好人的真相,在家人的讲真相和劝说下,我写了郑重声明,后来发表在明慧网上,现在想起这些经过,真的是愧对师父,我再次声明,所有写过的、说过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全部作废。

在二零零八年五月的一天,我突然感到浑身无力,眼前发黑,心慌出虚汗,家人把我送到医院,医生说是心脏病严重发作了,我就在重症监护室待了两天,后转到普通病房输了几天液。家里修炼的妻子和孩子一直让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我就用心念,妻子说只有师父能救我,咱们回家吧。第五天晚上,医生没在,孩子把我接回了家,妻子在医院办出院手续,医生说不能出院,还没有出危险期,私自出院后果会很严重。我回家后没有输液也没有打针,相信师父能救我,一天一天的我就好起来了。

又一次在二零一二年九月的一天,我骑自行车在十字路口横过马路时,突然从侧面开来一辆面包车,一下子就把我连车子撞飞了,脚也被自行车挂了一个大口子,裤子也擦破了,腿也擦了好几块,当时我还过神来,看见脚上流着血,我也没在乎,想起师父说的话,不能倒下,我就坚定的站了起来,我说没事,有师父保着呢。但当时把司机吓坏了,她说,快去医院,我说没事,路边有个小诊所,就在这看一下就行了,医生一看,口子这么大,赶紧给我处理伤口,缝了好几针,我打电话告诉家人,就把我接回家了。

回家后,家人说要不是相信师父和大法,今天这一难可就严重了。虽然我现在没真正修炼,但我相信这是师父救了我。后来司机找到我家里,要给赔偿,我一分没要,我家人给司机讲真相,讲大法,不会讹钱的,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司机是个女的,刚学会开车,她听我们讲真相后很吃惊的哭着说,被撞的那么严重,怎么会立刻站起来了呢!你们既不住院又不要钱,真是难以想象啊,真是好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