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气恨 修出慈悲 要回退休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六日】我今年六十九岁,我的前半生是在贫穷、忧愁、病痛中度过,一九九七年五十二岁时生命快走到尽头。这时我有幸得法轮大法,第一次看《转法轮》,就被书中的法理所折服。修炼才一个星期的时间,我觉得无病一身轻,没花一分钱原来所有的病都不治而愈。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很快就能放下名、利。真正体会到法轮大法修炼的轻松、快乐和幸福。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我女儿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诬告,关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县政法委、六一零指使我单位执行“经济截断”的邪恶政策:父母修炼子女下岗,子女修炼父母扣发退休费。

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就不发我的退休工资了。在接下来的八年时间,我经常去要退休费,同时讲真相,有时单位或发三千,或发五千,或是每月发给一部份,三百到八百。截止二零一三年底我在单位财会账上被扣发的退休费总额已达十三万多元。后来因为所住的房在拆迁要补差额,需要近十万元。这就促使我又去单位要退休费。开始心中不稳,觉得不知怎么说,想写真相信,写了几天,心中升起正念,有了智慧,还没有交信,我和同修老伴就直接去要钱。

和局长见面后,局长当时就同意全部发还。在办理转款的过程中,原来在这件事中参与了迫害的同事都表现的很积极,也非常高兴。

回过头来看看自己这八年所走过的路,在反迫害的过程中,暴露出很多的执著心,在正法修炼中把它们一一修去,在讲真相中慈悲救众生,最后否定邪恶的经济迫害。

迫害开始时我把它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心中气愤:邪党怎么这么坏,一直欺压老百姓,这么好的大法,这么伟大正派的师父,也给造谣,把大法弟子迫害得那么惨,做个好人不给饭吃。在这些年中我们不断的和公检法和本单位头头脑脑打交道,讲真相中,自己的仇恨心、争斗心、看不起常人的心、妒嫉心、恐惧心、怕见官的心全暴露出来。

和他们辩论,当然他们说不过我们,但是他们有权,不讲法律,侵犯人权。比如他们安排单位的人监视大法弟子,走哪里要求要给他们打招呼。我当时想,我才不打招呼呢,并不是从法理上清晰,而是出于强烈的争斗心。结果他们对我盯得很紧,只要没看见我,就去外地到处找我,到外地转一圈回来,具体执行的人乘机游山玩水一趟,旅差费就在我的退休费中支出,二零零八年出去玩一趟,二零零九年又出去玩一趟。

我知道后,出于人的气愤,把县政法委的人、我单位的局长、书记、保卫干事的电话号码发往明慧网,我强烈的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障碍他们得救,使海外同修给他们打电话失去了应有的效果,他们抱怨说海外电话干扰他们了,对我行报复,原来单位上还发三百元退休费,这下一分钱都不发了。当时不少同修都有困惑:其他人曝光恶行,迫害会减轻,而我这样做,为什么反而迫害还加重了呢?其实,就是我那颗怨恨和争斗心被钻空子造成的假相啊!

由于带着一大堆执著心反迫害,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连修真、善、忍都搞忘了,我和常人去争去斗,就是常人。旧势力钻空子老是迫害,警察也总是来砸门,不给开门,还砸得心惊肉跳。我心里想不清楚怎么修成这样,一分钱都得不到了,利益之心放完了吧,怎么还过不去?当时我错误的以为邪恶对我的经济迫害只是针对利益之心而来,而且把自己放在了被旧势力考验的位置。

后来经过大量学法,学会上明慧网,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渐渐懂得正法修炼中我们应该怎么提高心性看问题。我们是大法更新的生命,是大法一个粒子,我们把执著心找出来修去,在大法中归正,我们有师父管,旧势力不配来考验,我们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我们不能总是承受迫害,邪恶利用世人对大法弟子犯罪,是在毁世人,世人才是最可怜的,比如我们单位上的人,在迫害中他们两头为难,中共历次政治运动把中国人整怕了。我们不怕共产邪党,是因为我们有师父保护。师父教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1],我们不是去压倒他们而是去救度他们,当我们修出纯善,慈悲的对待他们时,不再和他们争斗,彼此的关系渐渐好转,退休费也年年增发,到二零一四年九月全部还给我。

表面上是我们在承受人看得见的经济迫害的苦难,实际上我从来没有缺过钱,只要我们去讲真相要钱,他们也发三千元或五千元。炼功人身体非常好,吃什么都好,对生活要求也不高,把钱财看得很淡。要是常人是受不了的,不去拼命自己也得气死。

我后来也更明白了:我放下了钱财利益之心,并不是不要自己应得的钱财,大法弟子的钱财是珍贵有限的大法资源,是师父赐给我们用以证实法、救众生、以及在世间平衡好方方面面关系的,我们的一分钱邪恶都不配占去,不明真相的世人都不配扣留,否则那都是迫害,都是破坏大法的大罪,所有有意无意参与迫害的生命都将在将来去加倍偿还,那是任何生命都难以承受的。所以我后来去要还自己的退休工资时,更多的想到的是这些与我有缘的生命,真心想到的是他们,为他们真正生命的未来着想。我认识到这些时,我体会到了什么是大法弟子的纯善和慈悲,感受到了超越了旧宇宙的私的生命的升华。

而这种升华也在不断的向上突破,我认识到,师父掌控着一切,只看我们向善的心,我只要找到一点执著,只要想救人,师父就在安排。我想写劝善信,当我用心去写的时候,劝善信还没有寄出,单位就通知去领钱了,我想是我在实践中一步一步做到时,师父就把那些已不值得存在的邪恶和阻碍清除了。当我们的认识真正到位,配合成熟了的时候,参与其中的生命也赎还了罪过,得到了解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