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奇迹显 圆容整体执着去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日】迫害以来,一路走的跌跌撞撞的,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就没有今天的修炼,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在修炼中体会到,只要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坎;只有放下自我圆容整体,才能更好的助师正法。现将近年来心性提高过程中的两件事与同修交流。

一、信师信法显奇迹 一梦醒来出魔窟

二零零九年时,我给我的朋友打工。老板知道我是炼功人,很信任我,公司的事都交给我处理。就在这一年的年末,我被绑架到看守所,警察扬言要劳教我。

看守所环境很恶劣,牢头狱霸在警察的唆使下,对法轮功弟子很嚣张。我本是个书生,从来不与这些人打交道,感到环境压力很大。虽有法中的生死淡定,可依然度日如年。每餐只给手指大的粗硬“发糕”、一块咸菜、一碗两叶菜汤,餐后二十分钟早已饥肠辘辘。大米饭是过年的滋味。几天解不了一次干燥大便。家里给存的钱都被他们霸用,还经常挨“打手”的拳脚。我感到孤苦、寂寞、无助,身体虚弱。天天有时间就在心里发正念,却显的弱而无力。

有一天,我从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这也不是我呆的地方啊,这地方不能学法,也不能炼功,我不能老呆在这样的地方啊!”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的老板对我笑笑,我就和他忙活生意去了。没过几天,换了两次监室后,我就被“无罪释放”了。原来,我老板与家人一直在外面营救我。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其实,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只要信师信法,奇迹就会出现。

以前,总觉的师父度我们太辛苦了,有什么事、遇到什么困难不想给师父添麻烦,其实,这种想法不是完全对,从某种程度是不信师信法的表现。师父无处不在、无所不能,修炼人的那点小麻烦算什么,即使你认为的再大难题,对于我们伟大的师尊来讲,还能大过宇宙吗?但只有我们在法上,师父才都能给我们解决,“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除非是要过的心性关,遇到解决不了问题,求得师父的帮助是一种信师信法的表现。师父说:“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你不修炼他不管你,你修炼一帮到底。”[2]有些事情修炼人确实是解决不了的,都是师父在做。我们不知道的,师父都帮我们做了,我们能知道的凭自己确实真的解决不了的,为什么不求我们的师父呢?要是认定自己是师父的弟子,就可以求得师父的帮助,我想这是符合这个宇宙的理的。即使在常人中,孩子还得找父母解决问题呢,父母不会说这个不是好孩子。其实我们本来就是依赖师父的,但这不是常人的情,而是一种正信。

二、圆容整体弃执着 放下自我助同修

知识份子最难放下的就是对自己的知识、水平的执着,在意自己文章等的作用和别人的评价。其实,这是一种很重的名利心。有这种心就得去这种心,在做好事上也得表现出来。

一次为营救同修,同修们想写一种揭露迫害事实、唤醒民众正义良知的文章,想在城里发放,以便同时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众生,让我和另两位同修各自拿出初稿。

同修们在一起会稿时,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同修也在。各有不同意见,经过“焦头烂额”的甄选,大家选中了我的文稿,让我按大家说的去从新修改。我感到很荣幸。这时其中一位写稿的同修突然发声,说我的文稿不够善,要我推翻从新写。我当时没守住心性,埋怨说:“你说该怎么写?!”另一位写稿的同修对不用其稿很委屈,解释时眼泪差点掉下来。这时一个不认识的会稿同修对我意见大起来,最后我做出让步,用觉的委屈的同修文稿修改。散场我黯然的走了。

回来后,左思右想,心里不是个滋味:我也想做点贡献、发挥点作用哪?!都选好了的,怎么还这样呢!心里挺难受的。这个心“上下活动”,各种心就出来了。啊,心出来也,原来如此。看来不用我的就对了,这不是得去去这个心吗?我找出名利心、怨恨心、妒嫉心等这些不好心,抑制它,使自己平静下来。不用我的文稿没关系,用谁的不是营救同修、救度众生呢?只要能达到正法救人的目地,用谁的都一样,我不但不能埋怨,还得按师父说的去把这件事情圆容好,我圆容别人的,这就是圆容整体。

次日,我找到那位写稿的同修,与之商量着,一起修改。按其框架结构,内容语气,使之更完善。稿子拿出来,大家也都很满意。我想也应该起到了应起的作用。

通过这件事,同修们对我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我也感到圆容整体也是在发挥自己的作用,也是幸福、快乐的!

有人感觉提高好像是很容易的,这些同修修的好,悟性也好。我感觉提高都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完成的,有时还真是剜心透骨。没有师尊的提挈,路还真是不好走。太谢谢师尊了!无言以表。

因层次所限,如有说的不妥当或悟的不对的地方,还敬请同修们能慈悲指正,使我也能与您共同提高。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