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带领着我们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我和梅同修都是七十多岁的老年弟子,修炼十几年了。在师父的呵护下磕磕碰碰走到了今天,虽然三件事都在做,但总是感到不够精進,特别是在面对面讲真相救人方面,还是达不到法对我们的要求,心里很急,似乎有个无形的障碍,阻碍着我迈不出这一步,是师父看到了弟子那颗想要精進的心,帮助弟子冲破魔障走了出来。下面写出一些自己的经历,意在切磋、提高。

师父带领着我们走出来

我用手机发短信、彩信、打语音电话救人已五年了。今年年初又添了两部,三部打语音电话,一部对打救人。

但刚开始对打时,我手发抖,心发慌。今年的二月二十六日晚我邀同修梅一起出去配合救人。来到大街上,我用手机讲真相救人,梅就帮我发正念。由于人多、车多、噪音大,对方听不清。一个小时下来只退了一个人,只好不打了。梅说:“那我们就用嘴讲真相救人吧!”我说:“对呀,我咋没想到呢!”由于自身心里不稳,在讲的时候,有的世人吓的向后退,有的则快步走过去。面对这些我们没有气馁,调整了心态继续讲。

过来个年轻人,梅就上去说:“你好,打搅一下,不用怕,我们是修佛的,是修真、善、忍的,是在救人!你看社会这么乱,天灾人祸这么多,都是中共邪党造成的,天要灭它,你不要受连累,如果你戴过红领巾,入过党团队就从心里退出,消去毒素,灾难与咱无关。”对方同意退出了团队。我们又说:“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天赐幸福平安!”对方表示谢谢。就这样我们一连退了六个人。

当我们的正念出来时,马上就感到那个“怕”的败物去掉了,顿感轻松。我们相互鼓励,正念正行,兑现我们的誓约。

破除旧势力干扰

第二天我们讲真相回来后,当晚梅就发起了高烧,象火烤一样,胸闷、骨头内脏都痛。为什么会这样呢?首先我找到自己有急躁心,我俩在一起走路我走的太快,她在后面跟的很吃力。表面上是我催她走的急出了一身汗而引起的,实质是我的私心,只顾自己没考虑同修正在消腿业。由于自己的私心,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对梅進行了肉身的迫害。

梅对旧势力说:“你叫我难受,我就对你发正念:解体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和邪恶因素!你叫我咳嗽,我就对你读《转法轮》解体你;你叫我骨头痛睡不了觉,我就炼功,用法轮把疼痛打给你;你叫我发烧我叫你更烧。我身上的零件都是师父给的,师父会给我归正。”就这样第三天就好了,又讲真相去了,而且救人信心更足。

我从小就胆小,怕心很重,我越怕旧势力就越加强它,刚开始出去讲真相救人,旧势力就让我时时处处都能看到怕的东西。

第一次出去看到两个警察在路边坐着,我的怕心就上来了,梅看到后说:“把他们看小,把咱们看大。”我说:“噢!咱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他看不见。”就在距他们五米之处劝退了一个人。走到十字路口当梅把神韵光盘送给一个人时,我说:“上方有摄像头。”梅说:“那是照坏人的。”我说:“噢,我们是在救人做好事的。”再往前行遇到一位妇女。我说三退保平安你听说过吗?她说:没有。我说就是退队、退团、退党保平安,并讲了为什么退,那人退了队,但似乎不是太明白,我就走了。梅说:“你走啥?”我说时间长了不安全。梅说:“讲就得叫人听明白。”我说:噢,“救人就要把人真正救了。”又来到第二个十字口给一个小伙送了神韵,做了三退,因小伙有事急忙走开。梅就追着大声喊:“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说你小点声。实际还是怕。

第二次到一集市送神韵,一连几个人都没接。梅说:场不好。我俩发正念。接着两辆警车开了过来,再向前看一辆面包警车在老远停放,三个警察在那儿转悠。我怕心又返上来了,马上发正念解体它,心想,这都是旧势力设的假相。心慢慢平静下来,怕的物质又解体一些。

第三次我们到一个集市购买手机卡,一上车 看见两个漂亮姑娘坐在车的最前边,梅说:“救了她们。”我说:“跟她一块下车。”我们开始发正念,并加上一念“一块下车。”半小时后下车了,也正好是我们的目地地,一下车就给她们讲真相,她们明白真相后给她们起了个化名,穿红衣服的叫红梅,穿白衣服的叫白莲,她们高兴的退了党团队。双手接过神韵,合十说谢谢。送完神韵坐车时我对梅说:“今天我咋忘记怕哪!”是为了救那两个漂亮姑娘,在车上发了一路正念,把邪恶解体了。

破除了旧势力的干扰。我的怕心在不断的解体,以后很少看到怕的物质,就是在皇历四月初八,五月十三日照样出来救人,六月份到处都是警察,警车,有时刚送完神韵警察就过来了,我也不那么怕了。刚开始梅走上两个小时腿疼得晚上都睡不着觉,现在走一天也不累,她说抱轮时腿拧的很厉害,师父给她把腿正过来了。

学好法是根本

《转法轮》背三十遍后,两年再没有背了,为了更好的救人,现在六点发完正念,背三页《转法轮》,吃过早饭再学一讲《转法轮》或读其它讲法,背过的《洪吟》和经文,每周日再通背一遍。背法时主元神很清醒,全身热乎乎,能量场强,有时心里一震,有时泪流满面无法言表。我就是要把法记在心中,把自己的怕心,求安逸心,显示心,色欲之心,急躁心在法中熔化掉。

梅同修学法很入心,就是通读,每天把家务活干完后静下心来学一讲《转法轮》,再学其他经文或看有关大法资料。在学法过程中如有思想业,杂念干扰,马上就清除它,清除完继续再学。曾有一次她刚把经文打开魔就来干扰,变成象大虾一样的东西在离字很近的空间爬行,遮挡住大法的字不让她看,企图阻止她学法。她马上清理它。她说“你魔还想阻止我学李洪志师父的大法,你能阻止的了吗?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来助师世间行的,专门清理干扰正法的魔,你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瞬间就消失了。学到,悟到,有什么问题时一句法就打入脑中。有一天晚上给一个小轿车里的人发神韵她不知道是便衣警察,那人严厉的问:“你干啥!”回答:“没干啥。”“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的法理马上显现在眼前,化险为夷。

法使我们破除干扰,法给我们救人的信心,法增强了我们救人的紧迫感。众生等待期盼的心,又促進我必须学好法。才能救了他们。

双手合十谢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