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警察讲了真相后 我轻易脱身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七日】二零一三年夏季的一天,我和两位同修带着真相资料、《九评》、神韵光盘在大街上面对面的讲真相救人,不料遭人恶告,被警察绑架。

当时三个警察拽我上车,我就是不配合,大声念师父的正法口诀。僵持了二十分钟,另外两名同修安全走脱,我被绑架到车站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我就给警察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天安门自焚的真相,讲《九评共产党》,讲藏字石,天灭中共是天意。我和他们说:“我和你们能够相识也是缘份,看到人类社会有大事要出现,关系到你的生命安危,就得告诉你真相,不要相信广播电视里的谎言,了解法轮功,大法是救众生的,知道大法好,天灾人祸中你会被大法保护下来,大法会救你。”

我每个警察都不放过,他们都认可大法好,有的同意退出去,有的不吱声就是笑。那个大街上很卖力绑架我的那个警察,我单独跟他说:我是修佛的,不会记人过的,你明真相以后不要抓法轮功学员,你入过团、队了吧?他说入过,我说我帮你退出去保平安,他点了点头。

派出所长叫我去他的办公室,安排了一个警察给我做笔录。我对所长说:“你不明真相,这件事情你得听我的,我没有犯法,我做好人没有罪,这个地方不是我待的地方,放我回去。笔录不能做,你必须放我回去。”所长就跑,我就跟着他讲,他不让我跟着,跑掉了。

我回到会议室,有一个教导员,我就给他讲真相,讲善恶有报是天理,他很排斥,摇头晃脑的说这是不可能的。我说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诽谤佛法谁干都有报应。他说:我当警察二十多年了,什么人都见过,你这是手段,你在吓唬我。我说:“咱俩能见面是缘份,今天的事我是为你好,我说的算,你必须放我回去,我是在救你。”我和他说了很长的时间,旁边的警察都在听。

有个警察说:“你炼功吧,你坐在椅子上炼功。”我脑子里闪出一念:这是师父让我发正念呢。我就坐在椅子上发正念:清除派出所空间场所有参与绑架警察背后操纵的邪恶生命因素,解体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让警察听真相被救度。我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感受到被能量包围,全身特别热,越来越热。那个警察说:“这个功是挺好,人能安静下来。”我说:“这个功很神奇,祛病健身有奇效。”他说:“你别说话,你炼功怎么还说话呢?”我悟到这是师父用他的嘴点我,让我专心发正念。

发过正念之后,我和一个警察唠嗑,他说他身体不好,头疼还睡不着觉,并拍着脑袋说现在头就疼。我说:你念“法轮大法好”,诚心念,我师父会帮你,你要能学大法、炼功效果会更好。他表示也想学大法。

还有一个警察说孩子高考要报志愿,心里没底。我说:“你别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念‘法轮大法好’,顺天意而行有好报,会顺利。”他听了很高兴。

下午一点钟左右,我丈夫来铁路派出所看我,我趁机从会议室大步走出来,穿过走廊,从丈夫身后跑出大门,直奔大街,跑着跑着,后面有三个警察在追我,又把我弄回了派出所。追我的教导员说他心脏跳的很厉害,全身出虚汗,难受。他不相信报应,报应马上来。

下午两点多钟,铁路公安处派来四个警察参与这件事情。他们个头很高,有气势,我没动心,打招呼说:“请坐吧,都是为了我的事来的吧。”他们不敢往我身边坐,躲躲闪闪的。我说:“佛家是讲缘份的,今天见面就是机会,我就把真相告诉你们,特别是你们的工作很特殊,家里又没人炼法轮功,法轮功是什么可能不清楚,上面告诉不好可能就相信了,这样就容易把自己毁了。我修善,不能见死不救,我就告诉你真相。”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要三退。这四个警察我是一个一个到他们身边给他们讲三退,他们仔细听,最后都认可大法,有的同意退党,有人上网玩电脑去了,敌意消除了。

到了晚上七点钟,铁路公安处又派来四个警察,两男两女,我主动与他们打招呼、让座,两个女警去卫生间了,我就跟着上卫生间,给她们讲真相、劝三退。有一人同意退出团队,另一人说害怕,没退。回到会议室里,我继续给新来的男警察讲真相、劝三退,一个同意退党,另一个警察被所长叫出去了,没听到真相。所长说把我送到铁路公安处,坐晚上八点多的火车,这四个警察跟着。

在卧铺车厢里,我在下铺坐着,对面中铺、下铺就是两个女警察,身边坐着的就是那个没有机会听真相的警察。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这个特殊机会让我救他。这个警察坐下就困,迷迷糊糊,我跟他说:“你先别睡,要认真听,这个好事不能错过,你工作特殊,只有我能告诉你真相。”我就给他讲了大法真相。他说他入过党,同意退党。

车已经开了很长时间了,我心里想:师父,这些警察都明白了真相了,我休息一会吧。我闭上眼睛不知不觉睡着了。一声长长的汽笛声把我叫醒,这时车速慢了下来,我知道这是一个大站,前方灯火通明,我对师父说:师父,该救的人都救了,该退的都退了,我该走了,那个邪恶的黑窝不是我去的地方。

于是我穿上鞋,看一眼对面的警察,睡得很香很甜,上铺的警察探头向下看了一下我,然后又躺下了。我不动心:我是师父的弟子,我就听师父的,我必须走。

我起身走出卧铺车厢,一直走到厕所边,看到有一个门帘,上面写着“顾客止步”,我停下脚步,这时火车的速度减慢,汽笛还在呜呜的响着,身边的厕所门是开着的,我就在厕所里等一会。火车到站了,车还没停稳,列车员就把南边的火车门打开,把梯子一放,我就很自然地下火车了。

师父为弟子化解了另外空间的恩怨,给弟子解体了另外空间操纵警察的邪恶生命因素,才使我得以脱身,千言万语无法表达师父对弟子的洪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