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实修 真信佛法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沧海桑田,星移斗转,千百年的生生世世的轮回中,今生幸得人身,今世喜闻法轮佛法,我们是宇宙最幸福的生命。然而在滚滚红尘中,党文化弥漫的世间,我们迷失了自己的本性,找不到真正的自我。

我是一个青年人,修炼大法后,由于不重视学法,不重视心性修炼,一次又一次的被迫害,摔的跟头把式的。同时,身边看似非常精進的同修接连不断的遭迫害,使的我不得不冷静下来,审视自己,剖析自己,为何如此?我是在真正修炼吗?我真正按照修炼人标准去做了吗?

开始背法

我开始认认真真的学法,把法装進脑子去。将所有大法经书全部通读了一遍。到最后,师父在讲法中提出:“我们有能力的、年富力强的,除了年岁大的、记忆力不好的,都要把这书背一背”[1]。同时在看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时,师父再一次提到了长春大法弟子背书的事情。

我知道自己要背法了,师父说“比学比修”[2]。背法确实提高相当快,背法后,我才后悔为何不早一点精進呢?师父早在一九九四年就提出的要求,现在都二零一四年了,二十年都过去了,我真的信师信法了吗?后悔莫及。

背书时,博大精深的层层法理不断展现,静心学法后,效果完全不一样了,这本书已放不下手了,内涵太大了,同时感到自己的思维已進入另外空间,常人的观念在不知不觉的在改变。

背法的过程也是一个“学法得法”[1]的过程,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也是一个破执著的过程,这也是一个身体变化的过程。比如说,我以前一直对别人看不起我耿耿于怀,放不下,后来明白这是自己业力所致,这是别人在帮自己提高,这是师父利用我自己的业力安排给我提高心性的所设的关,不是偶然的。

明白这个法理后,炼功抱轮时,身体出现病业的地方经脉一下子通过来,身体很轻,切身体会到了师父所说:“为什么有人长期练功就不好病呢?气功是修炼,是超常的东西,不是常人中的体操,必须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长功。”[3]

开始真正实修

最后背到《转法轮》<第九讲>“大根器之人”这一节时,师父说:“我说人得吃苦中之苦。我那天谈了,人类这个时空和另外更大的时空空间的概念还不一样,我们这边一个时辰是两个小时,就是他那个空间的一年。说这个人在这么苦的环境下炼功,真了不得;说这个人有了求道之心,想要修炼,这个人简直太了不起。这么苦他还没有灭掉他的本性,他还要修炼返回去。为什么可以无条件的帮助修炼的人?就是这样。说这个人在常人的空间里打坐了一宿,人家一看,说这个人真了不起,他在这里已经坐了六年了。因为我们一个时辰是那边的一年。我们人类是个极特殊的空间。”[3]

背了这段法,我明白自己要更加精進,要用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了,我决定晚上打坐。说实在的,开始还真有点害怕,尤其是凌晨一点到三点的时候,困意正浓。不管怎么样吧,咬咬牙也得闯过这一关。

自从打坐后,我发现自己的修炼状态進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再看大法书时,内涵又不一样了。对师父的法理有了更深一层的深刻体悟。有很多东西不实修的人是确确实实不会知道的,正如现在的和尚不知道为何“葱、姜、蒜”被视为荤在戒,因他们都不实修了,禅床上的灰很厚,没人坐。

我延长了结印时间,到了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时候,思想杂七杂八的乱想的东西一下子好象都空了,思想都被抑制住了,只知道自己在炼功,其它东西都想不起来了,体会到了那种清净无为的状态,身体定住了,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师父显出如来的形像,卷卷的头发,盘坐,打着手印,威严,身体一个比一个大,穿着白色的袈裟,后来才想起,这不是神韵中创世主的形像吗?

梅花香自苦寒来

现在我渐渐体会到佛法修炼的庄严、殊胜、伟大。我表面身体变化也很大,皮肤变的很细腻,身体白白净净的,思想经常是空的。我今年三十多岁了,那些人看到我说:真不相信,二十岁的姑娘皮肤也没你好!是啊!每个身体细胞都充满了高能量物质的时候,常人如何能比的了呀?以前对年轻人来讲很难过的色欲这一关,因长时间打坐清理身体、清理思想,不知不觉清理的自己想动这种念头时,脑袋都疼,自己想吃哪种食物,在功中反映出来都反胃酸,发自内心不想吃了。因为清理身体,感到无病一身轻,身强体壮。

在这里我提醒一下:我看到身边还有很多同修身体普遍都没有改变,还没有达到性命双修的成度,还没有精進实修,学法睡觉,炼功睡觉,发正念打瞌睡,学法扇扇子,夏天炼功开空调,冬天打坐围被子,一点点苦都不肯吃,嘴上说真善忍好,心里头名利亲情执著一大堆,叫他背背法吧,这个理由,那个理由,师父说:“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4],没有苦,哪来的甜呢?身体没有变化,脸都黑,头发都枯槁、发黄,没光泽的。

真信神佛正法 破除对科学的迷信

也有的学员晚上睡不着觉。我是深深的体会到这种苦了,吃不好,睡不好。有时身体难受的都好象巴不得一死了之。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吧,好一点,炼功吧,有缓解,即时见效,但未从根本上改观。有时“病情”严重的好象守不住了,是不是用药呢?左右摇摆不定,拖了好长时间了,没悟出来,信心也不足了,这一关好难过呀!不知如何过了?我身边就有这样的学员过不去这关,上医院的,也有去医院后离世的。

现在我渐渐明白,师父在给自己消业,给自己把整个身体净化下来,师父讲过:“不失者不得”[3],消业的同时自己得承受,其实自己只不过承受一点点而已。当我打坐定下来时,发现自己定在一个很深的空间,身体病业处有一个很深的窟窿在往外冒黑气,因为自己吃苦了,承受了,业力转化了,身体越来越好了,睡的也香了、也安稳了、也甜了。对病业的问题有了更深的认识,大法很高深,是很超常的科学,已远远超出现代的科学,超出古代的中医,超出气功对病的认识,这是真正的真理呀!可惜他太高深了,谈起来象迷信。

更体会到洪法的神圣,给别人多少钱物,他都会用完,给他法,他会终身永远受益。

通过深入学法,我才发觉很多人是相信现代科学的,包括一些学法不深的学员,自己也曾是其中的一员。讲真相中经常卡壳在这里,别人问我法轮功有什么好处,我说念“法轮大法好”不用怕瘟疫,他就笑了,他说他信科学。也有的人给我说一大通现代科技给人类带来的好处,还有的人干脆就直接说我是“封建迷信”。我知道他说的不对,但又不知如何反驳。

后来学法我才明白,问题源于自己也没搞懂。现代科学是不信神的,不相信因果善恶报应的。如果不静心学法,是不可能破了这层壳的,根本上说,在生命的微观深处还有对大法不相信的因素存在着,怀疑,在关键时刻守不住,还是去了医院,这也是长期不实修的结果,积累下来,难太大了,过不了这一关。

体悟“心生慈悲”

我一直搞不懂怎么个心生慈悲法?因我以前早上三点多起来炼功,都有点怕,贪睡呀,炼到结印时,有时都迷糊了,知道不对劲,我知道很多学员都是这个状态的,特别有些年纪大的,腰不直,结印都变形了。

但后来我突破了,随着打坐时间的延长,那个美妙,有时想起别人辱骂自己的话,真是所谓的人格受到了侮辱,白天心静不下来,打坐时静下来了,想起师父讲的法,真的是应该好好谢谢人家的,再继续坚持坐下去,思想意念坚如金刚石,有时功能很快出来了,金刚腿、罗汉脚的,还有些生命体也修出来了,越学越觉的这法的珍贵,炼完功浑身有力,好象有使不完的劲,走路都想蹦蹦,每个细胞都在喜悦,生机勃勃呀!

无为中有所为 见死不救非好人

讲真相劝三退中,经常有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说:你们是反党,参与政治;你们这些东西谁看你的,有强权没公理的;胳膊拧不过大腿的,还有些躲到佛教中去的说,历史上哪个修行人说当权者坏话的?是的,修行人讲无为,但总不能看到杀人放火都不管吧?现中共坏事干绝,天都要灭它,它的成员就象人掉到水里了,你见死不救,也是心性问题。

以上只是我在大法修炼中有关提高心性和讲真相过程中的一些体会,层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还恳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关于正法的意见 〉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路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