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里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二零零八年的春天,丈夫住进了医院,第二天同修来我家,给我送来了一大包真相资料,还有三千多元真相币,让我到乡下去,看哪个同修要,分给他们。当时,我心想,我哪有时间往乡下跑,丈夫病的很重,我也脱不开身呢。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带了一大袋子资料,上楼散,我刚上到顶层,准备往下散,看见警察来了。我就跑,跑到家一看,我家被邪恶贴了封条。我就往娘家走,快到娘家的时候,看见墙面上贴的一张纸,纸上面写的是:通缉我的名字,我又往回走,走到一家饭店,我看见我的丈夫和警察在一起喝酒呢?我就醒了。

梦中点化旧势力安排的要迫害我,不让我回家,丈夫住院是一种迫害我的形式。旧势力安排的是干扰我救度众生,那我就利用旧势力的安排,到医院救度那里的众生。

我每天上午陪丈夫打针,下午回家学法,晚上我再到医院散发资料、贴不干胶。真相做完了,我就开始面对面讲。在丈夫住院的十五天里,我发放了五百多份真相资料,还有不干胶,花了三千多元真相纸币,劝退了近五十多人,其中有两位见证大法的神奇,要学功的。

还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拿着一张崭新的十元钱的真相币说:“法轮功太厉害了,法轮大法都印到钱上了。我要把它珍藏起来,留给后人做纪念。”

村长:“用真名退”

一天晚上,来了一位脑血栓患者,住在我的邻床,患者要上厕所,因他左面身子不好使,我就帮忙,和他的妻子架着他到卫生间。回来后,他不好意思,一劲儿的感谢我。然后,他很消沉的说:人活到了这个份上,有啥意思,死了算了。我说:大哥你可别这么想,人吃五谷杂粮的,哪有不得病的,想开点。

问他在哪里上班,他说,他是某某村的村长。我说,看你有点像当官的。我问他:“你们村有炼法轮功的吗?”他说有呀。我说:“当初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你有没有过领着警察到学员家收书、签字什么的?”他说:“有呀!叫他们签字,他们不签,我还骂过他们呢!”

我说:“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重德、行善。你被邪党谎言欺骗,跟着邪党一起迫害大法弟子,你欺负好人有罪呀!”他说:“那我得怎样才能赎罪?”我说:“我也是学法轮功的,从现在开始,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向我师父承认错误,退出党团队,你的病可能就会好起来。我的师父能帮你赎罪。”

他说:“我才不退党呢,××党多好呀!”我说:“共产党坏事干绝,上天要灭他,你当初加入的时候,被它抹上了印记,跟它是一伙的。你退出来是抹去印记远离他,躲过人类的大劫难,多好啊!你退出来,退出你身体里的邪党毒素,你的病就好了。”他说:“我看你这人这么善良我听你的。”我说:“我给你起个名字。”他说:“不用,用真名退。”

他拄着拐杖扶着床边,一步一挪,他走一步,念一句“法轮大法好”,走一步,念一句“法轮大法好”,他还自言自语地说:我就念“法轮大法好”。他妻子在一边看护着他,说:对,你就念“法轮大法好”。

他越走腿越灵活,我看他累得满头大汗。我说:“大哥,你感觉如何?”他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我感觉身体特别轻松。”他说,我信法轮大法信定了。

第二天,他自己能上卫生间了。他妻子高兴地流出了眼泪。接着,我又给他听大法的歌曲、音乐,给他看大法真相资料,让他们进一步了解大法的真相。他的家人全部退出了党、团、队。

出院回家时,我给他拿了零八年的神韵晚会光盘、还有师父的广州讲法光盘。他们回去看。要学功,让他们到当地找同修。

爱听师父讲法的患者

我左边邻床的是一位退休职工,姓陈,是后来的,他问我丈夫,说看这一屋子的病人,看上去谁也没有你病的重,可是这里的家属谁都没有你家属表现的好,你看她,每天笑呵呵的而且对我们房间里的人都那么好。丈夫告诉他说:我妻子是学“真善忍”的。他说:那不是法轮功吗?丈夫说:对。

我早上到医院来,丈夫跟我学他们的对话,我想,这又是一个有缘的生命要听真相,我走过去递给他个苹果说:“大哥,吃个水果吧,我看你今天精神挺好的。”他笑着说:“光吃你家的东西,不好意思。”我说:“别客气,大家在一起就是缘份。”

他看我和丈夫带着耳机,就问:“你们听的是什么?”我告诉他说:“大法的音乐。”他说:“能借给我听听吗?”我就给他戴上。他听了一个多小时,告诉他的妻子说太好听了。我说,有件大事我得告诉你们,听说退党团队的事吗?我说,你是党员吗?他说是。他妻子入过团。我说:“你当初加入它的时候,是发过誓的,说要把你的一生都献给它,现在,共产党犯了大罪,上天要灭它。你赶快退出来,远离它,将来大淘汰的时候,你就脱离了危险。”他们夫妻都退了党、团、队。他妻子明白真相后,还帮他的亲属十六人退出了党团队组织,而且,让他们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指着mp3说:“如果你愿意听,我这里有我师父的讲法。”他说我愿意听。我说:“建议你一下把九讲讲法听完。”他说:“行。”

第二天,他跟我说,他在听法的时候,看见一排排的阁楼,还有仙女撒花,可好看了。我说,师父给你的天目打开了,让你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

他在听法的过程中,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身体恢复的特别快。他一连几天听了一遍讲法。他激动的说:“师父讲的太好了。”我问他家有影碟机吗?他说有。在他出院的时候,我给他一套师父的广州讲法光盘,还有神韵晚会光盘,还给他留了电话号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