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武汉恶人遭恶报统计(4)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接上文)

(六)遭恶报的武汉地区大中小学人员

科痞文痞打手五十人遭查处:从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武汉地区高校一批科痞、文痞披着科学、法律和宗教的外衣,替中共充当文字打手,与邪恶“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狼狈为奸,组织污蔑法轮功的展览,编写攻击歪曲法轮功的书籍,到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劳教所和监狱作报告,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强制洗脑出谋划策等等。致使武汉地区高校成为迫害法轮功重灾区。其中:武汉大学原常务副校长陈昭方和原邪党常务副书记龙小乐涉嫌巨额受贿被批捕;武汉科技学院院长张建刚被“双规”,武汉科技大学原校长刘光临、原邪党党委书记吴国民,武汉理工大学原副校长李海婴,三峡大学原邪党党委书记陈少岚,湖北大学原副校长李金和等近五十名高校领导干部被查处。

武汉科技大学恶报案两例:武汉科技大学原邪党书记尤泽贵,副书记吴国民,二零零二年协助警察将金光振教授绑架到湖北省“610”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四年,尤泽贵妻子遭遇车祸;吴国民查出贪污七十万元,被判处七年徒刑。

迫害打手被鸡骨头卡死:付运生,武汉市湖北大学原人事处处长。九九年以来,积极直接参与对本校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致使该校法轮功学员被迫提前退休或被开除学籍、公职、不分配工作、停职。此外,付运生对所有被劳教或被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经济迫害,停发工资、奖金、不准晋级、提升工资。一天付运生吃饭时,竟被一根小小的鸡骨头卡住了喉咙,立马送医院抢救。一医生主张把骨头压下去,结果,不但压不下去还划破了食管。另一位医生主张把骨头夹上来,结果不但夹不上来,还使伤口更为恶化,感染几种病毒,付运生整整昏迷两周,饱受痛苦的煎熬后断了气。

不信恶报,突发脑溢血:吴佰佳,武汉某大学校卫队队长。二零零二年吴佰佳绑架法轮功学员金某某到汤逊湖洗脑班。这位学员给吴讲真相,劝他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否则会遭报应。吴说“我不怕报应。”二零零五年,才四十出头的吴佰佳突发脑溢血,经抢救免于一死,但现在只能凭拐杖走路。

作恶不停祸及家人:武汉市华中农业大学保卫处保卫科科长侯利宏(音),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其父亲已于二零零四年患病而亡,其小孩也被确诊为癌症晚期。

助恶为虐,母亲暴死:湖北某高校保卫处王处长,二零零二年配合邪恶“610”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并对法轮功学员说:“十天后我来找你。”结果,十天后王处长自己的母亲暴死。

指挥迫害,翻车身亡:张安德,湖北大学外语学院院长。多次指挥对学院法轮功修炼者迫害,致使该学院三位研究生两人被迫放弃信仰,一人被开除。另一人提前退休。二零零二年,张安德在自己驾车行驶途中,因紧急刹车导致翻车身亡。

编造谎言 晚期癌症:武汉某大学老师欧阳,曾在全校干部会议上攻击大法,诬蔑法轮功学员金某某,企图借此来表功。二零零五年,欧阳得了晚期癌症。

诽谤大法,厄运屡生:二零零四年,武汉江岸区邪恶““610”在江岸区七一中学,搞了一个在全市中小学赠送诽谤大法的学生读本的仪式,许多老师学生配合发言或签名。二零零五年九月,初三(十六)班一学生患淋巴癌死亡,初三(十一)班一学生又患骨癌住进了医院,还有初一(四)班班主任、教师陈群在产后突然昏迷,几天后死亡。

配合“610”,妻子死于车祸:焦向民,武汉市东西湖区四中校长。参与迫害该校法轮功学员,配合邪恶“610”送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扣发法轮功学员工资,不写保证书就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岗。二零零四年,其与妻子坐车看望其儿子时,轿车突然撞到护栏上,其妻当场死亡,他本人当场昏过去,脑部受重伤。

害人者一夜病亡:王祥达,武汉市江夏区郑店中学邪党支部书记。对本校修炼大法的老师、学生进行打击、排挤,安排四个恶党干部看管一名法轮功学员,并将法轮功学员强行送洗脑班迫害。其人二零零二年,一夜之间得病死亡,死时六十岁。

武汉市新洲区中学综治办主任车祸身亡:李宏胜,男,三十二岁,原武汉市新洲区中学教师兼学校综治办主任。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造下深重的罪业。二零一零年,李宏胜骑摩托车带着妻儿外出与一电动车相撞,将肋骨撞断后插入心脏,当场死亡,妻儿伤重住院。

诽谤大法,祸及亲属:马爱武,武汉百步亭社区校长。积极追随江××迫害法轮功,在校区内挂攻击诽谤大法的横幅,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十一”期间,马爱武及家属租车去九江旅游,遇车祸。马爱武的妻子等三名亲属死亡,其本人也因重伤后失忆,生不如死。

诋毁大法,肺癌死亡:汪建华,男,将近五十岁。二零零四年,汪建华担任武汉市新洲区汪集街安仁村小学校长后,极力跟随恶党,诽谤大法,多次在学校广播中诋毁法轮大法,煽动学生仇视法轮大法。二零零四年,汪建华被诊为肺癌,于二零零五年死去。

(七)遭恶报的武汉普通人

狱中的现世现报:武汉市戒毒中心,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经常受“包夹”犯人的打骂,连睡觉都要经常被踹几脚。有一天,该毒犯刚打完法轮功学员一耳光,她自己的脸就莫名其妙的肿起来了

文人帮凶,恶报身亡:夏雨田,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曲艺家协会主席。二零零零年,夏雨田创作了相声《坑人记》和另外两个诽谤法轮功的节目。这三个节目全部被武汉举办的主题晚会采用。二零零四年,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助纣为虐的文人夏雨田因患肝硬化等多种疾病死亡,终年六十六岁。

助纣为虐,死于脑溢血:徐宏明,武汉铁路局襄樊供电段保卫科职工。供电段成孝宝向徐宏明讲述大法真相。徐宏明根本不听,并威胁要举报。徐宏明守在保卫科监视屏前,一发现成孝宝出现,立即出门阻挡,助纣为虐。于二零零九年患脑溢血死亡,

货车碾倒,死状极惨:唐荣生,湖北省中医院麻醉科医生和妻子方××一直紧随江氏流氓集团,积极参与迫害医院法轮功学员。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到省洗脑班洗脑。二零零六年,唐荣生在宿舍大门口被一辆大货车碾倒,当即不省人事,死状极惨。

劈扇两耳光:里文兰,湖北省中医院职工。在武昌区杨园洗脑班当过犹大的里文兰正在买菜,冷不防,被一个老太婆扇了她两耳光。那老太婆嚷道:你不让我修“真、善、忍”,做好人,在洗脑班死命的打我,非把我打得转成恶人才罢休,我今天就恶给你看看!

遇车祸,肩骨扭伤:徐大万,湖北中医院保卫科科长。积极配合迫害法轮功,利用雇佣的职工,挨家挨户从门上猫眼孔偷看,看职工家里有没有人炼法轮功。徐大万后遇车祸,肩骨扭伤。

挖眼、死于膀胱癌:赵早英,女,七十五岁,家住武昌小东门附近。二零零二年四月六日,因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得膀胱癌,开刀两次,现已扩散。配合邪恶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另外两人许大菊,七十多岁,患脚痛;严某,被挖去一只眼睛。

狱警十二个月 长恶性肿瘤十二个:秦玉仙,女,五十二岁。武汉市汉阳区江堤乡村民。二零零零年被该乡“610”派到汉阳区洗脑班当陪教,主动配合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让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打小报告。更加邪恶的是她经常挑拨法轮功学员与亲友、子女、夫妻关系。二零零一年她病倒了,经医院鉴定是恶性乳腺癌。医生在她的乳房中取出了十二个肿瘤,印证了她在洗脑班作恶的十二个月,平均每月增生一个恶性肿瘤。

血管爆裂死:王安和,男,五十七岁,对大法和大法师父不敬,胡言乱语,非法收缴大法经文,现已暴死。

血管爆裂而亡:李业冰,男,三十一岁,孔埠社区警务室值班员。散发邪恶报刊,毁大法真相条幅,监视法轮功学员。一天抹撕大法标语时血管爆裂而死。

中风:李兰英是武汉钢铁设计研究院退休职工,某年七一前曾写“小结”,她在小结里诽谤、诬蔑大法。有人看到她写的“小结”后,劝她不要诽谤大法,并劝她删去这段,她不信,结果眼睛红肿,嘴歪中风。

脑溢血死亡:武汉市洪山地区有一五十岁的妇女,二零零五年,法轮功学员出于对这位邻居的慈悲之心,跟她和她儿子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她不但本人不听,还叫儿子也不要听。不要看,并且在邻里散布一些大法不好的话,污蔑法轮功学员。九月中旬,该妇女得脑溢血死亡。

害人者害己:彭运祥,男,四十岁。武汉市汉口企事业局门卫。配合邪恶长期监视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法轮功学员王桂芝经过此门卫时,彭运祥突然从值班室里面冲出来拦住,抢走手上的包,拿走里面的大法书,然后又伙同硚口区汉水桥街派出所警察强行将其绑架到额头湾洗脑班进行迫害。不久,彭运祥即得重病住进了医院。

突发脑溢血身亡:黄俊强,男,四十八岁。武昌区中山路紫金村人。该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曾于二零一一年协助武昌区粮道街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杨园洗脑班、劳教所。黄俊强后突发脑溢血死亡。

陷害好人遭恶报:岳红斌,男,三十多岁,武汉市江汉区姑嫂树市民,曾与姑嫂树水仙里居委会人员栽赃陷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岳红斌被债主用铁锤猛击而死,放在席梦思床下压了四天,直到尸体腐烂发臭后,才被人发现。

怪病、中风死:硚口区长丰乡城中村有修炼法轮功的,居委会指使邻居对他们进行秘密监视,并给一定的低保补助和奖励。甲户夫妇俩都修大法,夫妇俩谁上街,有什么动静,邻居的长子都到居委会汇报。有一年冬天下雪,夫妇俩因被邻居诬告被非法抓到派出所冻了一晚上。第二年,这位邻居的长子就得怪病死了。接着居委会又指使另一家充当“眼线”,乙夫妇俩上街买菜,倒垃圾,他们都扒开袋子看里面有没有真相资料。不久,邻居男主人却突然中风,也死了。 丙户家的妻子炼法轮功。他们的邻居是其丈夫的大哥,他大哥总是对大法不敬,并不许她炼功,其侄儿,老是暗中盯梢、背地里揭发和告密有关情况。其大哥在二零零七年死了,侄儿身上长满毒疖子。

昧着良心干坏事,暴死在家:武汉市汉阳区某科研单位家属院的一女人,几年来受中共邪党的欺骗,一直监视隔壁的法轮功学员。平时这位法轮功学员在家、不在家,什么人来过,平时和谁说什么等等,她都时刻注意,昧着良心干坏事。二零零三年,突然暴死在家里。

配合迫害患骨癌:陈家生,武汉石化厂退休办。陈家生积极配合厂邪恶“610”参与迫害本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全身疼痛,被医院诊断为骨癌。

压断四根肋骨,大脑变形死亡:华世江,男,五十岁,家住湖北武汉江夏区金水农场。由于受邪党及党文化毒害太深,仇视大法。扬言抓住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要往死里打。一天,华世江被三轮车撞倒,大脑变形,死在送医院的路途中。

洗脑班打手遭恶报:梅刚红,武汉铁路局洗脑班恶人。在武汉铁路局办的非法“转化班”上,梅刚红处处干扰法轮功学员炼功学法,并常打小报告。法轮功学员劝他做好人他不听,二零零一年初开摩托车外出时,把别人撞成脑震荡,自己的面部也被撞骨折,缝了三十多针,赔偿近三万元的医疗费和损失费。

忘恩负义,开水烫:在武汉市第一拘留所警察的授意下,某犯人强行要求法轮功学员“学习”报纸上诽谤大法的文章,法轮功学员们集体背诵师父的经文加以抵制。她恼羞成怒破口大骂,恶毒攻击大法,一些犯人上前指责她:“法轮功有什么不好,分配给你干的活,你都摊给了人家法轮功学员,现在还忘恩负义的骂法轮功!”次日晚上,该犯人被烫伤。

突发心脏病:武汉女子监狱包夹胡容,曾拼命殴打法轮功学员庞丽娟(后被迫害致死),之后突然出现了心脏病发作的症状,脸色惨白,呼吸困难,不能动弹。

恶告者肠癌死亡:陈新明,武汉市江岸区后湖乡人。村委会派陈新明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动,还非法监视,积极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此人患直肠癌,于二零零三年死亡。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