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信师信法 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二日】我是退休小学教师,今年六十九岁。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一个满身都是病的人,头昏病犯起来简直是天旋地转,经常昏倒不省人事,甚至睡在床上都不敢睁眼,一睁眼屋子就急速旋转,同时恶心呕吐。到医院检查有脑梗塞、颈椎骨质增生、严重的肠胃炎、胆囊炎、胆结石、子宫肌瘤、严重的内痔、严重的风湿病、口经常是干的,很少有口水等。最热的天脚手都是冰的,真是一个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人。地级医院、省级医院到处都医不了。当时我丈夫都说,要是再活五年就好了。我就这样无奈的在痛苦中硬挺着。

一九九八年九月十七日,我有幸得大法。第一天,我忍着痛和头昏用最大的毅力起来炼功。抱轮时,觉得头部有两个穴位象扎银针一样,我就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功法。我下定决心,不管碰到什么困难,哪怕是只有我一个人,我都要炼下去。由于有了这一念,师父给我安排了最好的修炼道路。

学法时,越读口水越多越甜,身体感到越来越舒服,心情也越来越好。晚上睡觉时,觉得有人用手在我的头上、腰上、大腿上打進热流,很真切(后来才悟到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一身病全没了,冬天手竟然能洗冷水,也能喝冷水了,这在修炼前是根本不可能的,别提多自在了,无病一身轻,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八个月后,儿子在异地城市买了房子,一定要我搬过去住。我不愿离开这祥和的修炼环境。后来儿子硬把家搬了,我只好认了。来到新环境两个月,邪党就开始迫害大法,我原来的所有同修都被强迫参加洗脑班、表态,我很痛心。但我修炼大法的心坚如磐石,无论邪党怎么宣传,顶着社会和家庭压力,天天坚持学法炼功,谁也别想动了我的心!

一天早上,我和老伴到粉馆吃早餐,一群机关人员在那边吃边谈论法轮功,完全是邪党污蔑的那一套,我马上斩钉截铁的对他们说:“据我了解,根本不是电视上宣传的那样!”瞬间他们鸦雀无声,好象空气都凝固了,都低着头吃自己的。这群人走后,老板娘问我:“你是炼法轮功的吧?上边开馆子的那个炼法轮功的都被抓了,你要小心点。”我笑了笑。回家后,老伴生气的说:“你胆子太大了。”我说:“我有师有法,怕什么?”

二零零八年上半年一天,我在厨房做饭,突然一阵恶心,还没来得及细想,鲜血从口里喷涌而出,弄的地板上到处都是,恰好被老伴看见。他把儿女们叫来,非要送我去医院不可。我说:没事,这是师父给我消业。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这一念对了,休息了两个多小时后,我感觉什么事也没有,很精神。但是口渴得没法形容,随时喝水都没用。老伴非要我到医院检查,我不去,但家人很是坚持,象吵架一样,没办法我只好相随。一路上口渴难耐,我心想师父我要去救人,于是脑子里立即想到了同修。我给老伴说我要到某同修那儿去喝点水休息一会。他同意了,我趁机和同修发真相资料去了。发完资料后,我一点都不渴了,同修说我一点也不象生病的人。家人看我这么精神,去医院检查的事也就不了了之。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底一天晚上九点钟,我和同修外出发真相资料,准备下楼时,一抬腿脚踩空,头先着地,顺楼梯猛劲往下滚,此楼梯比一般的陡,瞬间我就滚到了楼梯底。把同修吓坏了,冲到一楼扶我,摸我的头说有三个包。我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事,咱们走吧。”还没开步,忍不住吐了一口血。同修有点不稳了,说还是别走了,叫车送吧。我心很稳,就和同修一起走了。走了一段路后,忍不住又吐了一口血,我也没放在心上。可同修看我脸色煞白,问我还行吗?我说没事。不长的那段路,我觉得走了很久,感觉支撑不住了,我请师父加持。勉强到家后,忍不住又涌出了一口血。看到此境,老伴马上要打120急救。我制止他:有师父在,我不会有事,很快就会好。看我这么坚持,他只好把我扶上床。

躺下后我一摸肚子,一股一股的硬条,渐渐的我不能动了,身体挪动一下刺痛的不行,头也昏的不行。我背师父的诗词:“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背师父的法,想到哪背到哪。到晚上十二点后,我再摸头,三个包基本没有了。整个晚上我的心莫名的激动,大脑异常兴奋、前所未有的清醒。每到整点我就发正念,虽然后半夜关灯了,可我就是感觉整个晚上屋里都是亮堂堂的,比平时还亮。

第二天,家人怎么也不放心,特别是当听到离我家不远,有一个与我同样摔下的40多岁男子当场死亡,何况我这六十多岁的人呢。家人越想越害怕,无论如何都要送我去医院检查。不管家人怎么说,我就是不动心,我就信师信法,谁也别想动了我的心。就这样,家人只好作罢。躺在床上我照样学法、坚持炼1、2、3套功法、发正念。第二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而真切的梦,梦中看到一条很干净的、金光闪闪的金黄色的地毯从地上一直铺到天上。醒来后,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

躺在床上难熬的二周时间里,真是度日如年,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要去救人,不能这样浪费时间。二周后能很费劲的坐起来吃饭了。在慈悲的师父看护下,一个月后,我又走在救人的路上了,我知道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在事实面前,家人也说,我们家托师父的大福了,是师父第二次救了你的命。

我的修炼路上,大小的关难还有几次,都在信师信法中,很快就过去了。如一次脚崴了,当时勉强走回家一看,青一块紫一块的,脚背肿的很高,很吓人。可我不承认这一切,平时只穿35码鞋的我,第二天竟然要穿40码的大拖鞋。但学法炼功我照旧進行,虽然开始的一两天散盘都疼痛难忍,抱轮前所未有的费劲,但我不放弃。明显感觉一天比一天好,一个星期后就能走出去救人了。邻居都说:你真神了,这伤筋动骨的怎么说也要这两三个月,可你一个星期就好,真神了。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他有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不象邪党宣传的那样,我就是个很好的例证。

还记的有一次回家探亲,我在车上突然全身抽筋,脚、手等全身僵硬,那种感觉象是要取命一样的难受,我喊师父救我,并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家后很快就好了。回想当时那种来势之凶猛,如果不是师父看护,取命的事可能就成为事实。

我在大法中受益太多了,我没有理由不做好师父要求弟子做的三件事,修好自己,尽力多救人,珍惜师父给我们延长来的每一分每一秒,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兑现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史前大愿,不断的修去在人中的各种执着,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