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务人员家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中国新年期间得法开始修炼的。我修炼后我们全家人都跟着受益了,发生了许多神奇的事儿。

(一)

二零零五年的夏天,我丈夫穿的鞋不跟脚,把脚背磨起了泡,整个脚都肿了。他一回家进门就骂我,并说:你天天坐那学法,那法轮功这么好,你怎么不给我治治病呢?我说,法轮功好,但不是给人治病的,你得信,师父才管你。

我接着问他:那你咋不在医院看看呢?因为他在医院工作,看病很方便,可以在对职工开放的院医室看。他说:已经看了,起红线了,红线已经到腿肚子了。大夫让我住院或者打针,说我皮肤不合,要不然的话弄不好感染的话,可能得败血症,就得截肢。

我说:你怎么不住院呢?他说:打一个吊瓶就九十多元钱,太贵了。我说那你想咋办?他问我:法轮功就真好使呀?我说好使。师父说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他又问:真那么灵?我说是。

我让他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当晚他念念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我起来做好饭了,他在屋里喊我,让我看他的脚。我进屋一看,红肿的脚都消肿了,腿上的红线也没了。丈夫惊奇地说:“哎呀,真好使呀!以后我总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当天就上班去了,一天也没休。

(二)

我丈夫多年腰椎间盘突出。二零零五年冬天,他腰椎病犯了,去医院看病,医生让做CT,检查结果腰椎都有毛病。大夫又动员他住院做手术,并说如果不做手术,弄不好摔个跟头就得瘫痪。

晚上丈夫下班回家,拿个CT片子让我看,问我咋办?我说,你自己选择。你也没修炼,住院也不算你错。他说,我才不住院呢。住院做手术还遭罪,弄不好还会瘫痪呢。我说:那咋办呀?他说:我就念“法轮大法好”,支持你修炼。从那以后至今,他再也没犯过腰疼病。

(三)

二零一零年五月份的一天晚上,儿子和同学出去喝酒,喝到半夜左右才回家。他睡到后半夜两点多钟时醒来要解手,不知咋回事就往厨房地上尿。我听见哗哗声,我起来一看,儿子正往厨房地上尿尿。我问他咋的了,咋往这儿尿呢?他说:没有啊。他尿完就回屋倒床上睡着了。我擦完地跟着进了儿子房间,想问问他喝了多少酒。结果看他突然间跟植物人一样了:四肢散架,没有知觉了,只有一口气,咋碰他也没反应。我用牙签划他的脚心也没反应,掐人中也没反应。我和丈夫折腾了四十多分钟也不行。后来我心想,请师父帮助吧。我们就回屋睡觉,躺下五分钟,我睡不着,就起来炼功。炼了第一套之后,我又过来看儿子,发现儿子两眼淌眼泪。我趴在儿子耳边说:儿子,跟妈一起念“法轮大法好”,谁也动不了你。

我刚一念完,他的手就抬起来扣耳朵。不一会,他一下就坐起来了,问我:到点了?上班了?我说不是。他说:那你叫我干啥呀?我说,你都啥也不知道一个小时了。他说:你骗我。我说:你喝了多少酒?他说:就喝了六瓶啤酒。

丈夫说:儿子,要不叫师父保护,明天早晨醒不过来就完了。以后再别喝酒了。从那以后,儿子基本上不喝酒了。

(四)

二零一一年春天,我儿子得了肛周脓肿,大夫让他住院手术,他不同意。晚上回家问我咋办?我一看脓肿处,比大鹅蛋还大。我说,你也没学法炼功,你自己决定咋办。他说:我不信医院,我也信大法,我也看书。他就开始看《转法轮》,看了二十多页就困得不行,睡着了。睡了一觉起来吃点饭,又听了一盘师父讲法。又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我掀开被子看到儿子的脓肿处已经破了,开始往出流脓血。他一站起来,就顺着腿往下淌脓血,淌了一滩。白天他躺在床上,我给他挤脓血,然后用纱布盖上。

第三天,我丈夫请本院的一个外科大夫来家,他用棉签在脓肿腔里边转了一圈,问我们:吃了啥药,打了啥针?我说:即没吃药,也没打针。他问:发没发烧?我回答:没有。问我儿子有啥感觉?儿子说:没啥感觉,没怎么疼。他说:真神奇。象这么大的脓肿,不发烧,不感染,没打针,没吃药,这种情况从来没有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