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不懈 帮助同修闯过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八日】老刘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刚得法的,中共迫害大法后他就脱离了修炼。我多次相劝,他却只是口头上答应从新修炼,实际上一直忙于挣钱。

二零一二年中秋节后,老刘感到身体不适,到省大医院一检查,是肝癌晚期、肝腹水。住院治疗一个多月,花去十来万不说,病却越治越重,后来医生告诉家人:“回家想吃什么就吃点什么,活不过三个月了。”

老刘从医院回来,人已不像样了,脸又黑又黄,没一点血色,肚子大的象八、九个月的孕妇,肚脐向外突出一寸高,真是吓人。我告诉他赶紧修大法吧,他说,悔不该不听我劝,只顾挣钱,放弃了修炼,如今钱都给了医院,还落到这地步。自己以前也没有真正的修炼,谁知道师父还管不管自己。

我坚定地说:只要真修,师父一定会管的。师父说过:“我不想丢下一个大法弟子”[1]。老刘听了像是得到宽慰,脸上有了笑容。我说:“从今天起,我和你一起学法炼功。”

因为白天我得上班,就每天晚上赶三、四里路到老刘家和他一起学法炼功。当时他已很虚弱,加上病魔的折磨,四套动功一套也不能坚持完整,尤其第二套抱轮,四个动作一个也坚持不下来。我很着急,鼓励他坚持下来,可他抱一会儿就又要往沙发上坐。我说:“得坚持,不能一累就想坐。”他含着泪花说:“病没在你身上,我实在撑不住。”

我意识到是我说话的口气不善,没有完全站在他的角度去想,向内找到了自己心急、主观、口气强硬的毛病。以后说话就口气柔和、更有耐心了。

两个月后,老刘基本能坚持和我一起炼完四套动功了。他的腿脚浮肿得厉害,打坐只是随他的意散盘一会儿。有时我晚上有事,嘱咐他一定要坚持炼完五套功法。一次我一连三个晚上没去,第四晚过去,发现他躺在被窝里,我说:“怎么刚吃过饭就躺下了?”他妻子哭着告诉我,已经三天三夜没起床、没怎么吃东西了。我吓一跳,心想这么下去不就完了吗?我用师父的法理启悟他、鼓励他,劝他起来炼功,他终于带着痛苦的表情起来了,并坚持炼完四套动功。从这天起,使命感使我一晚也不敢再间断。在师父的帮助下,其它事情一晚也没有耽误我。

两个多月过去了,老刘基本能每天炼完五套功法了。那年冬天特别冷,十一月常刮风。一天晚上我炼完功已经十一点了,走出屋子,呼啸的寒风裹着沙尘抽打到脸上,如同针扎睁不开眼睛,老刘的妻子拿来一顶帽子要我戴上。他家门前就是野外,出了他家门风更急了,全身像没穿衣服一样冰冷彻骨,车子也骑不动,只好推着走,走出不到百米,也辨不清方向了。这时狂风怒吼,飞沙肆虐,浑身直打冷战,天地一片黑暗,真有点阴森可怕。我稳了一下,心想有师助我怕什么,心里一遍遍念着师父的诗:“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2]。摸索着找到了回家的路。我顶着风沙走在回家的路上时,已经没了冷意和怕心,感到自己是顶天独尊的神在和恶魔進行一场大战,当然我是胜利者,邪恶在节节败退。

進入腊月,雪就没间断,路上不是雪就是冰水,没干过。这天晚饭后,雪就纷纷扬扬下了半尺厚了,去老刘家的路上,有一段段的结冰路,下雪后看不见了,我骑着自行车,一会儿差点儿滑倒,一会儿倾斜得难以想象,一会儿象杂技动作“S”形,可自行车硬是没倒。我准点来到老刘家,他家插了院门。当我叫开门时,他们俩口子真是不知说什么好:“这么大雪你还来……”我说:“这是师父让我帮你,咱们都应感谢慈悲的师父!”返回时,路上的雪足有一尺厚了,就是步行也是很吃力的,我却没感到费多大劲儿,骑车回到家。

三个月过去了,老刘能单盘打坐过半小时了,病情好转了,肚子显小了,吃东西多了。这时,我的急躁心、爱指责人、证实自我的心却上来了。那是又一次见老刘从医院例行检查回来,又买了许多药,我心里就抱怨他心性上不来,依赖常人药物。我说:“你见什么样的医生、什么样的药能治好这样的病啊,要真能治好,那医院还能死人吗?”这其实是在指责同修不在法上而证实自己在法上。老刘自然也接受不了,显出痛苦的表情说:“我觉得心性提高了不少,可这么大的病,我真不敢离药……”

我心里一直疙疙瘩瘩的。这时《明慧周刊》上一篇帮同修过病业关的文章点醒了我,作者谈到:每天只和过病业关的同修一起学法、炼功,交流如何信师信法,在法中提高心性,根本不去提吃不吃药、看不看病,以免给同修增加压力。我一下子找到了自己的不足。静心想一想,这不是师父让我提高的吗?再想想病业中的老刘,其实他的心性真的提高得很快,还几次给人讲大法真相。他几次跟我讲,他以前没有真正信师信法,也没真正学進大法去,现在才明白了大法是什么,师父是在救人,他一定坚修大法。

第二年春天,老刘凸起的肚子已恢复到原状,再到医院例行检查,医生说还有腹水,建议再输一、二个疗程的液。结果输到第五天,老刘浑身出现过敏症状,医生只好停止输液观察,会诊也说不出原因,只好再拍片、化验,检查结果是腹水全消了。医生怀疑检查结果是否准,建议再到更高一级的医院去查,老刘坚决不去。回到家后,我帮他从法中悟上来:这是师父给清理了身体,不应再在医院里待了。

一年过去了,一次老刘在抱轮时想:都说师父给清理身体时有感觉,请师父也让我感觉一下。这念刚出,他就感到浑身汗毛孔瞬间全开了,就象电影中看到太阳向四处放射。这次老刘亲身感受到了。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