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离去 重锤之下终醒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去年十月,在我们身边有两名同修突然以病业的假相先后离世。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给本地同修和周围的众生及其家人都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也给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带来一定的损失。为什么旧势力能在师父正法到最后,时间紧、救人急,正需要人手的时候,把同修从我们身边夺走了呢?而且这两名同修在助师正法、面对面讲真相中都能走在前面。

先说A同修。她六十五岁,得法十几年了。修炼前多种疾病缠身,修炼后多种疾病不见了,身体变化很大,皮肤变得白白的,和同龄人相比年轻很多。她属于内向性格,做什么事情都是默默的去做。每天能按照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挤出时间她就背法,《转法轮》已经背过几遍。在修炼中,遇到自己利益受到损失,或者谁对她出言不逊了,她都能按照修炼人的高标准要求自己去坦然相对,常接触她的同修感觉她修得比较精進。

去年十月的一天晚上,A同修出现病业假相,又吐又拉,我知道后就去帮着发正念。二天后,A同修被家人送進了医院,知道的同修都去帮她发正念,到了中午A同修就离开了我们。

听到消息的同修都在迷中,不知道A同修漏在哪里。A同修走后的第三天,她的女儿跟我说:“我母亲可能知道自己要出事,以前有人给她看过,说她能活到六十五岁。前段时间她刚过完生日,我放假回家,她把房照、房子公证、遗嘱都给了我,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这才几天她就出事了。”我说:“你怎么不早点说呀?早说你母亲就不会走了!”她说:“我母亲犯病的那天晚上,我想跟你说,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我说:“你那天要跟我说件事,就是这件事啊!”她说:“对!”我明白了,A同修没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被旧势力控制住了不让她说,包括她的家人。如果那天晚上,或者在学法小组能说出来,同修们能帮助她从师父的法中提高上来,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那样A同修就不会走了。

A同修走后,紧接着B同修也出现了病业假相,连续发烧几天,咳嗽不停,知道的同修都去帮着发正念。B同修在本地同修中影响挺大,也是修炼十几年的老同修,她承担了本地救人的各种项目中的许多工作。平日身体遇到干扰,发正念向内找就过去了。这回一直没有突破,拖的时间挺长,同修们后来就安排搬去她家里帮她发正念,陪她学法,与她交流。这时才知道B同修几年来,发正念都是倒掌,学法也犯迷糊。同修多次与她交流,她也很着急,老是突破不了,她自己说:“出去讲真相就精神起来了,一回到家里,发正念、学法我就犯迷糊。”这种状态始终没有突破,病业的假相越来越重,后来与开着修的同修交流,同修说:“把你最怕丢面子的那颗心给放下,曝光它,跟师父承认错误,只有师父能救你。”后来B同修找到了被迫害的原因,可是她还是没能完全把它放下,彻底曝光它,最后还是带着遗憾走了。

B同修走后,一部份同修受到干扰,有些不明真相的同修说:“象B同修这么精進都修不好,我们还能修吗?”

B同修走的第二天晚上,我坐在家里地上,哭着对师父说:“师父啊,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我们整体有漏了,错在哪呢?”这时我顺手翻开师父的《澳大利亚法会讲法》,其中有弟子问:“有修炼者在经历生死关,而他不是清醒的,那么和他一起的修炼者应该怎么办好?”师父说:“‘有修炼者经历生死关’,这个话不太对;而他又是不清醒的,这不能说他是修炼。他实质上并不精進,凭着感性对法的认识和人的热情,并没有真正的从理性上认识法,并没有真正的精進实修,不是真正的修炼。大家知道,修炼是严肃的,我不能承认这样的人是一个修炼者。世间上任何事情都没有比修炼这件事情再严肃不过的了。一个业力满身的人,肮脏思想充满了头脑的人,想成为一个大觉者,修成圆满,这是一个多严肃的事啊,修炼者能放下人的一切的过程又是多伟大的啊!那么,大家不能够严肃的对待能行吗?!每一关大家自己过不好能行吗?!漫不经心的,似信非信,似修非修的,对自己根本就不负责任的,他能圆满吗?!是吧?不能按照大法的心性要求去做,那是不行的。常人就是会有病,生老病死是常人的规律。”

我读着法,泪流满面,师父的每句话,都很严肃,感觉象重锤在敲我,当时我惭愧的双手合十:谢谢,谢谢师父!弟子愧对师父!我被师父的重锤彻底敲醒了,真正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就是没有真正的去实修自己,都在看外表修的精不精進,实质并没有真正的从理性上认识法,都是似信非信,似修非修的,对自己根本就不负责任,这正是旧势力钻空子的好机会。我悟到,为什么同修在难中,有时发正念,时而好用,时而不好用,就是因为最根本的问题得自己做出选择,谁都代替不了你。

以上二名同修,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最后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也可能同修是无奈的。但是师父在讲法中说:“因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这个当师父的也不承认。当然了,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都说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1]当这一切被破除时,一切假相全部消失。同修们都能从法中认识提高上来,以后要真修、实修自己,走好师父给弟子安排的修炼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