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劳教阴谋 要回被扣工资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三日】我与一位同修二零一一年到外地讲真相、劝三退时,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非法拘留到期的前一天,国保大队来人到看守所,告知我们被非法劳教一年。原因是我户口所在地“610”、公安局来此地两次要求把我重判,说我流离失所多年,是当地的骨干,至少劳教三年或判刑。

我面对邪恶如此强加的迫害,心里就是一念:我是师父的弟子,还有很多众生需要救度,绝对不能让邪恶把我关在这里,使那么多众生失去被救度的机会;绝对不能使周围的亲朋好友对大法产生负面看法;绝对不能让“610”人员、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让他们对大法犯罪从而被淘汰。我求师父救我,我一定要出去。

那几天我的头特别胀痛,狱医检查身体,量血压时特别惊讶,又换了一个手动血压器,面部表情还是很紧张,草草写了点什么让到省医院再检查。到省医院一量血压,医生马上让我稳稳站好,又换了一个特别大、一人多高的仪器检查,完后马上往我嘴里放了一片药,让我含在舌头下面,两个警察小心翼翼扶着我,恐怕出现意外。队长苦笑着说:“你就在你们当地发吧,非跑到我们这来,给我们找这么大麻烦。”我笑呵呵地说:“我们这么远来说明咱们缘份很大,要不我们怎么能相识呢?”他勉强笑了。

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同修们高密度给我发正念,非法劳教我的阴谋彻底破产了。

我户口所在地政法委书记、“610”头目和国保大队长来接我。国保大队长迫不及待威逼我说出我现在的住址,傲慢而张狂的说:“十年了,你人不人鬼不鬼的。”我马上威严的说:“你说什么?!你作为一名警察本应呵护正义与善良,保一方百姓平安,可你十年来做了些什么?我儿子十几岁,正是求学问长知识的年龄,你们这帮‘人民公仆’硬是强行骚扰、恐吓,把孩子从三所学校赶出,最后一次孩子借钱在一所学校上了还没一个多月,你又和其他二人赶到学校,让校长把正在上课的孩子赶出校门。我问你,是宪法哪一条规定你可以剥夺一个十几岁孩子受教育的权利;哪一个文件规定你可以冻结我的存款,截断我的工资,剥夺我生存吃饭的权利。不但如此,我在家时你们每天跟踪、监视、电话窃听、屡次随意关押我,并株连我的家人和单位,让我无法承受巨大压力,被迫远离他乡,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几年了,却不敢与家人见一次面,打一次电话,生怕你们又去骚扰孩子,我当时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我就是坚持说了一句真话,你们就丧尽天良、赶尽杀绝,不仅如此,我走后,你们变本加厉骚扰我所有的亲戚、远近的朋友、同学,挑起人们对我的仇恨,我亲姐姐在你们多次恐吓威逼下,怀着对我的百般挂念和对我两个孩子无辜的悲惨遭遇的愤懑煎熬中,仅仅一个月就离世了,你们竟毫无怜悯之心,还扬言在火葬场布下天罗地网就等我奔丧露面抓我。因为你们的残酷,没有人性的迫害,我一直都没有和家人联系,直到近三年我才得知我的姐姐被你们迫害致死……”他赶紧打断我,改口说:“十年前的事咱们不提了……”

这次面对面的揭露迫害,起到了强大的震慑邪恶的作用。关押我当地的一名女警也在场,我在非法关押期间给她讲过真相,她当时非常抵触,现在她变化很大,安慰我说:“擦干眼泪,看你这两个孩子都温顺善良,都是有教养、有学问的。”

来接我的政法委书记刚来时翘着二郎腿,开场白就是久闻大名了,而且非要我回去坐他的车,送我到现住址,想通知我现住地警察继续监视我。通过我的揭露,他明白了十几年我和我们家人所遭受的迫害,他让我和家人一起走了,两天后让我到公安局找国保大队长。

家人把我接回来后,我们一家四口坐在一起,谁也没有说一句埋怨的话,而且很多同修都在给我发正念,我真的感到整体配合的正念威力。

两天后,我们一家四口如约回到户口所在地。我们到公安局找国保大队长,他说领导都去开会了,由他一人接待我们,他硬着头皮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往前看。”我说:“作为我们被迫害的十几年,我没有工资,没有任何生活来源,两个孩子为了躲避你们的骚扰、东躲西藏,听见敲门声就吓得哆嗦。你也为人父母,你也有孩子,你换位思考过吗?对我们坚持真理、说真话的好人赶尽杀绝。十年过去了,你回头看看,咱们当地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死的死,瘫的瘫,都是作恶的报应。”

他狡辩说这是他的工作,要对他的工作负责。我严厉的告诫他说:“工作不由你选择,但是良知由你选择,谁做了什么时都得自己承担。当年四人帮一倒台,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马上自杀,因为他知道他有血债得偿还。”

在我们正念能量场之下,操控国保大队长背后的邪恶彻底解体了,他连声说:“大姐,大姐,你以后是正常公民了,愿意上哪就上哪,我们不管你了,抽你的时间,一个月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

当天我就先去办了身份证,又找到原单位领导要求补偿我十年的工资待遇,现任单位领导早已等候,见了我非常热情,表示:你的钱一分也少不了,这十几年大家都很挂念你,关心你的情况。我也感慨的说:“真没想到按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强身健体触犯了江泽民哪根神经,非要置我们于死地。卑鄙到把对我们迫害与单位、街道、警察、区委的领导利益挂钩,致使人人都参与迫害,结果怎样呢?你们回头看看,参与的主要负责人:公安局死了三个,我们单位直接参与的两人全瘫了,至今出不了门。最大的受害者就是这些被共产党利用当枪使的人。你们以后可要善待修炼大法的人,其实就是善待自己啊!”他们点头说是。

我能堂堂正正的回到自己的家乡了,找同学、亲友、邻居、昔日老领导、老同事,包括将我迫害瘫痪了的原领导,用各种方式去接触他们,讲大法的真相,讲天安门假自焚,用我自身遭受的迫害揭露邪恶,大部份人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中共组织。政法委、“610”的有关人员,也在我不断讲真相中,人性一面渐渐复苏,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并真诚的说:“只要有用着兄弟的地方尽管说,我会尽力帮忙!”

我整理了一份我的迫害经历,穿插到我要工资给上级写的报告里,也成了我给亲朋好友讲真相的好材料,破除了他们对我们的误解与偏见。现在我的工资、福利早已正常发放,扣发十年的工资也如数补发了。

回想这次坏事变好事的经历,真是坚定的信师、信法,师尊就会给予我们最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