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警察闯到家门前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三日】前年秋季的一天上午,我象往常一样,带着一些真相资料给妈妈送去。我丈夫骑车带着我到妈妈家,只有爸爸一人在家,我知道妈妈很忙,她每天早上吃完饭后都出去,走街串巷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退出党、团、队),下午在家学法。

我们进屋就开始忙着做饭。快十二点了,妈妈还没有回来,我开始着急了,因为我和妈妈约好,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中午十一点半之前一定要赶回家。可是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妈妈还没有回来,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心有点不稳。

我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就叫爸爸和丈夫吃饭。刚吃几口,就听见急促的敲门声,我示意爸爸和丈夫不要出声,就听见门外一个男声叫着爸爸的名字喊道:“我们是某某派出所的,快开门!我们进屋看看就走。”听着楼道里嘈杂的脚步声,不止一个人,我知道一定是妈妈出事了,但是妈妈什么都不会说的,警察是来抄家的,来寻找迫害妈妈的证据。我的第一念是:不能让这些警察进来,妈妈的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真相资料等都不能有任何损失,不能让这些警察对大法犯罪,对大法弟子犯罪。

我赶紧把妈妈供着的师父的法像收藏好。趁着警察用钥匙开门的瞬间,我迅速的把门反锁了(警察把妈妈的钥匙搜去了,妈妈身上有老年证,他们就是通过这个确认了妈妈的身份和住址),任凭警察在外面怎么叫,怎么开也开不开,这时敲门变成了砸门、踹门。虽然这些警察非法抓捕了我妈妈,还来抄妈妈的家,可我还是不忍心把他们叫做恶警,心里对他们也没有恨。我觉得他们是最可怜的,是被蒙骗的、被邪恶利用的受害者。

我站在门边对门说:“门啊,你能成为大法弟子家的门,也是咱们之间的缘分,你今天要为大法弟子看好家,把好这道门,不能让这些警察进来,对大法犯罪,对大法弟子犯罪,这可能就是你今生的使命啊。”这时我的心态稳多了,没有害怕,只是觉得压力很大,我镇静的对爸爸说:“爸,有师父在,不怕!现在只有师父能救咱们了,你发正念,求师父保佑咱们度过这一关,不让这些警察进来。”

我的爸爸今年八十多岁了,在他身上见证了许多次大法的神奇,关键时刻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帮他度过了多次的生死关。然后我又对我丈夫说:“你就在心里求师父,保佑咱们平安,不能让警察进来。”丈夫说:“你不担心咱妈吗?”我说:“不担心,咱妈一定会没事的,因为她的正念很强,师父会保护她平安的回来。咱们不能让警察拿到任何迫害咱妈的证据。我只是担心这些大法书和资料。”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丈夫,他虽然没有走入大法中,但是在我修炼的路上却为我承受了很多,在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对我的帮助很大。

交代完后,我双盘在床上,先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向内找到了重情的执着,太执著对父母的情,立即解体它。然后单手立掌发正念:解体一切操控这些警察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的邪恶因素和生命,坚决不许邪恶利用我们的任何执着和漏为借口,操控这些警察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从而毁掉这些可怜的警察。我们有漏有执着会在法中归正自己,我们有师父在管着。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不能让这些警察进屋,家里都是大法书,他们搜去就会毁掉的,还有真相资料,也不能让它们成为迫害我妈妈的证据,这些资料是用来救人的,不能让这些警察造业犯下大罪!”

我不停的发正念和背法,正念越来越强大,双盘累了我就单盘。后来警察又找来了我家的一个亲戚(未修炼法轮功),让他叫门。见实在叫不开,门外有警察说要撬门,强开。我家亲戚一身正气的说:“凭什么强开?屋里是有杀人犯还是有强盗?老爷子八十多岁了,你们硬闯进去把老爷子吓着了,我跟你们没完。”

我从窗户往下一看,楼下有好几辆警车,还有好几个警察在楼前后来回走动。我丈夫说:“他们要闯进来,你也是炼法轮功的,被他们抓住就完了,不然你跑吧。你走了,我就把门开开,让他们进来吧,怎么咱们也整不过他们的。”我说:“我跑了你们怎么办?”他说:“我也不是炼功的,咱爸这么大岁数了,他们敢怎么样。”我说:“不行,还有这么多的大法书呢,根本没有地方藏啊,我不能走,我是大法弟子,现在只有我能保护这些书,这些书比我的生命还重要啊。他们进不来!他们说了不算,我说了算,师父说了算。”我丈夫说:“那你找个兜子把这些书装起来,我不太引人注意,我帮你把书运出去。”我想了想,觉得可行。

装好书后,我丈夫来到门口,听听外面没动静,准备开门往出冲的时候,突然门外楼道里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门外有好几个人在,原来他们一直都没走。我和丈夫对视一眼,赶紧退了回来说:“好悬啊!一定是师父在保护咱们。”丈夫也说:“好悬!如果手机不响,我一开门,他们就冲进来了,什么都完了。咱俩还是看看,把书藏起来吧。”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自认为安全的地方,把书藏好。然后我又接着发正念:不能让警察强开门,不能让另外空间的邪恶操控他们犯罪,并请师父加持我妈妈的正念,保佑她平安回来,并坚定一念:有师父在,不怕!师父就在我身边。警察进不来,妈妈也一定会平安的回来。渐渐的不再感觉有压力了,可能是另外空间中的邪恶因素解体掉了吧。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快晚上九点的时候,妹妹来了,她说中午看见楼下好多警察,很担心爸爸,后来看见了楼下我们停在那里的车子,知道我们在家,就放心了。她一直在妈妈家楼对面发正念。最后看见警察都走了才上来看看。随后亲戚打来电话说我妈妈没事了,已经让他接回家去了。

我的泪水在眼圈里打转,心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恩,师恩如山、如天啊!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当时的心情,我双手合十不知道说什么好,只会说一句:“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仅凭着我们对师父,对大法坚定正信的一念,师父就帮我们化解了这个看似无可避免的大难。当时楼下有好几辆警车,二、三十个警察,楼前楼后都围满了,那阵势真是来势汹汹啊!而现在一切烟消云散了,星空下的夜晚静悄悄的,就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只有门外地上警察留下的几十个烟头能证明他们曾经来过。

历时八、九个小时的正邪大战啊。当时不能给同修打电话,怕警察监听给同修带来麻烦,也不知道被警察绑架的妈妈的情况,那时能依靠的,只有师父,只有大法了。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回想当时的情景,禁不住多次的泪水涌出。在修炼的路上,魔难中,在过关当中,我们能依靠的只有师父,就凭着对师父,对大法坚不可摧的信念,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