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丹东市迫害法轮功者频频遭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后,参与迫害的中共高官和各级政府、公检法司人员频频遭报,有的还殃及家人。本文选取辽宁省丹东地区恶人恶报典型实例,提醒那些被中共利用迫害法轮功的人: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一、参与迫害,丹东中共官员连遭恶报

丹东市部分行政官员,借迫害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向上爬,得到中共的赏识和重用,然而权势只能逞强一时,却不能保人一世。欠下法轮功学员血债的这些不法官员,最终落入现世报应的无漏天网。

前丹东市长姜作勇死于癌症,书记蔡哲夫 “意外身亡”

姜作勇和蔡哲夫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同时就任丹东市长和市委书记。二人一上台,就不遗余力地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迫害了近千名法轮功学员。后姜作勇升任辽宁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厅长,蔡哲夫任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副总经理。

善恶到头终有报,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五十九岁的姜作勇因胰腺癌死于沈阳;六十岁的蔡哲夫于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 “意外身亡”,官方隐瞒其死因。

◆ 原丹东市长陈铁新、凤城市委书记王国强被查

二零零四年三月,陈铁新接替姜作勇任丹东市市长。看到了前任升迁的捷径,陈铁新更加卖力迫害法轮功,每年至少迫害一百余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二月,陈铁新调任朝阳市委书记,操控当地政法部门迫害更多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一月,陈铁新升任辽宁省政协副主席。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陈铁新被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罪名撤职查办。

王国强二零零八年六月起任凤城市委书记,其执政九年期间积极充当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打手,致无数家庭血泪斑斑。二零一二年四月,王国强因涉嫌受贿被查,遂携妻从沈阳机场出境逃往美国。八月十五日,王国强被辽宁省纪委“双开”。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疾病缠身的王国强走投无路,回国向纪检监察机关投案自首。

政法委副书记宋小河瘫痪两年后丧命

东港市宋小河,男,六十多岁,二零零零年六月前,任东港市公安局局长,以后至二零一四年,任东港市政法委副书记,兼任东港市残联主席。十四年里,宋小河利用职权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致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罚款、关押、劳教、判刑、迫害致死、致疯、致残、失去工作和家庭。

二零一三年初,宋小河突然下身瘫痪,躲在上海女儿家里,生不如死。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宋小河恶报死亡。

宣传部长石桂萍办“洗脑班”第九天暴毙

石桂萍,女,三十二岁,原凤城市宣传部部长。石桂萍曾两次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上担任主讲,在电视上恶毒攻击法轮大法。二零零一年四月,凤城第二次“洗脑班”开办的第九天,石桂萍在去“洗脑班”的途中发生车祸,被市统计局的面包车撞死,死状惨不忍睹。

不法人员之前扬言“洗脑班”要一直办下去,并吸收外地法轮功学员,结果石的惨死令他们吓破了胆,再也不敢办班了。

二、参与迫害法轮功,丹东公检法人员成群遭报

中共的公检法人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往往口出狂言“不后悔”、“不怕报应”,然而善恶有报是宇宙运行的法则,这些跟着中共干尽坏事的人真的不受天惩吗?我们来看看他们的下场。

四公安局长遭恶报:脑出血、流行性出血热、直肠癌、入狱

朱文杰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三年任丹东市公安局长,后调任鞍山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其在任期间迫害许多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月,朱文杰因利用手中权力报复检举人,被中纪委警告和记过处分。二零一三年,朱文杰患直肠癌死亡,时年六十四岁。

原凤城公安局副局长关文超,一直主管迫害法轮功,经他签字批捕、关押、劳教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非常多,有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二零零八年九月,关文超突发脑出血,手术后昏迷不醒,一年以后在痛苦中死亡,时年五十五岁。

韩全林,五十二岁,原凤城市公安分局局长。多年来,韩全林一直跟随着恶党迫害法轮功,非法抓捕了多名法轮功学员,送进劳教所、洗脑班,致使法轮功学员遭酷刑折磨和罚款。二零零八年左右,韩全林遭恶报染上流行性出血热,医治无效死亡。

原公安局副局长张镇,主管迫害法轮功,曾叫嚣:“‘六四’怎么样?不照样镇压下去了吗?你们法轮功还能怎样!”二零零零年张镇遭报,因经济犯罪被判刑十年。

◆ 国保警察恶报连连,狂言“不后悔”的王元军喉癌死亡

王元军,男,五十多岁,二零零一年任东港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王元军迫害法轮功极其卖力,屡次绑架、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就连除夕晚上都要到住宅区、楼群的楼道里去收缴法轮功真相资料,盯梢抓捕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春天,王元军与政保科长王润龙带领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孙桂芝家非法抄家,孙桂芝劝他们不要迫害好人,害了自己,还会殃及家人,二人置若罔闻。孙桂芝问:“如果法轮功有一天平反了,你们不后悔吗?”王元军回答:“平反了,我也不后悔。”

约在二零零七年前后,王元军的妻子患脑癌死亡,他本人被降为国保大队的一般科员。二零一三年春天,王元军患喉癌死亡。

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国保大队是恶报频出,二零零一年,凤城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钟继恩因经济犯罪被判刑十八年;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凤城国保大队警察张平先枪支走火误伤自己,险些毙命;二零一四年四月,东港国保大队警察徐永和遭报半身不遂。

恶警成串的遭报:卡车压死、拖拉机撞死、撞树死

东港市黑沟派出所恶警陈福才疯狂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曾伙同多名警察暴力绑架法轮功学员刘美荣,后又伪造事实与东港市公检法合谋将刘美荣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三年十一月,陈福财骑摩托车行驶到东港石山大桥时,与对面来的三轮机动车相撞,人被撞到地上之后,又被后面疾驶过来的大卡车从身体上面压过。卡车的轱辘分别从头部、腿部压过去,死状惨不忍睹。

东港市龙王庙派出所恶警孙文革(后调到马家店派出所)多次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给其讲真相不听。二零零四年八月,孙文革一人骑摩托车在马家店镇的公路上与五十铃拖拉机相撞,抬到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东港市马家店镇派出所恶警王春玉,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谩骂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绑架、殴打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八月,王春玉骑摩托车在去西尖山的路上与一位骑自行车的人相撞,骑自行车的人安然无恙,王春玉撞倒了骑自行车的人,自己又撞到一棵大树上,当场死亡。

叫嚣“上哪也告不赢”的法官魏殿东遭天惩

魏殿东,男,三十九岁,东港市法院刑事庭副庭长,后提升为东港大东法庭庭长。二零零七年至二零零八年底,魏殿东以东港市公检法合谋捏造的伪证对四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家属质问他为什么不通知家属、不开庭,偷偷给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魏殿东大吼:“愿上哪儿告上哪儿告,上哪儿你们也告不赢!”

转年三月,魏殿东做了阑尾手术。但他并不相信法轮功学员告诫他的“善恶有报”的天理,也不知道这是上天给他的警示。两个月后,魏殿东病情加重,去沈阳医大做全面检查,结果是肠癌晚期,几个月后死去。临死前,魏殿东明白自己的不幸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报应,可惜悔之晚矣。

三、不听良言、执意作恶的村官接踵而死

法轮功学员虽承受残酷的迫害,但仍本着善心向迫害自己的人讲真相,许多人迷途知返,但还是有一些执迷不悟、死不悔改,这样的人遭到恶报就是必然的了。

“要和法轮功干到底”的村长焦贵栋葬身火海

原凤城市白旗镇吴家村村长焦贵栋,跟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几年来不管在什么场合,总要说一些污蔑法轮大法的话。二零零四年白旗镇一名法轮功学员去邮局寄真相资料,被一蹲坑的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当时焦贵栋也在场,有人说他:“你作为村长应当保护村民。” 焦贵栋说:“象这样的就得送去教养,我就是认罚二百元钱,也要和法轮功干到底。”二零零五年四月三日上午十点,吴家村一家民宅起火,焦贵栋当场被火烧死,年仅三十九岁。

◆ 狂言“我就不怕遭报应”的大队书记猝死家中

曾祥贵,男,原凤城市鸡冠山镇薛礼村大队书记,九九年后跟随邪党多次迫害本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曾祥贵堵截了三名到村里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致使三人被非法判刑。二零零六年他又带着恶警们抓走了本村八名法轮功学员,致使八人被非法劳教。

法轮功学员善意告诫他迫害大法会遭报应,他狂言:“我就不怕遭报应!”二零零七年正月初七,曾祥贵猝死家中,时年四十六岁。恶报还殃及家人,二零零九年,曾祥贵女儿、女婿在家中煤气中毒,女婿当场熏死,女儿成了植物人。

撕毁法轮大法真相标语的村治保主任命丧黄泉

丹东市汤池镇接梨树村治保主任蒋立贵,在任治保主任期间多次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毁坏大法真相资料。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告诉他迫害大法弟子、撕毁大法真相资料会遭恶报,蒋立贵不但不听、不信,还变本加厉指使别人撕毁大法真相标语,盯梢和监视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蒋立贵白天组织村里的邪党党员开会,傍晚便开始发高烧,去村卫生所扎针时突然昏迷,于是拉到镇医院抢救,镇医院说需转大医院治疗,在转院途中死亡,时年五十八岁。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两村官一溺水、一脑癌死亡

东港市黑沟乡土城村治保主任张伟、村长卢祖生,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受迫害以后,积极追随邪党,胁迫乡政府副书记孙胜德迫害土城村小学教师、法轮功学员王学忠,强迫王学忠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多次骚扰王学忠,致使王学忠在迫害中含冤离世。两年后,张伟在河水中洗澡时溺水而死,年仅四十岁左右;卢祖生二零零四年前后得脑癌死亡,死时五十岁左右。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一三年,因为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中共人员已高达两万多人,这些现世现报的实例告诉人们:只有远离中共邪党,才能远离灾难。我们奉劝尚不明真相、还在参与迫害的迷中人,快快警醒!善待法轮大法与大法弟子,就是善待你自己!愿君珍惜生命,选择光明!

(注:文中案例均来自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