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助同修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一日】二零一一年春,我去了一个很特殊的学法小组。学法小组在一个有脑血栓后遗症的同修家,保姆也是同修,她的丈夫、儿子都被邪恶迫害致死,是同修们让她到得脑血栓后遗症的同修家做保姆的。还有四位同修也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她们都比较精進,但识字不多,我每周负责给她们念《明慧周刊》。

开始这位有病业的同修学法还算跟得上,只是慢了些,有人就起了人心,她念的就更慢,而且她念的段一定很长;不知不觉中就让她念短的,再后来干脆不让她念了,只是听。人心一起,邪恶就钻空子:她的弟弟就来干扰,大声斥责她,不许她学大法。这期间她病重了,就去了医院。回来后干脆不学了,我们也不把她当回事儿,到学法的日子就学,她就坐一会,走一会儿,去几次厕所。我们只管自己学,她好像不存在。开始我觉得不太对劲,可又无可奈何。保姆成了名副其实的保姆,每天只负责她的吃喝拉撒,这样半年过去了。

一天,做保姆的同修说:“这个学法小组不安全,各自找地方学法吧。”我们都惊呆了,于是建议大家先找一下我们的不足,然后再做决定。大家从各自的角度找出来自私、不考虑别人,我们只是利用同修的房子达到自己提高,同修当初成立学法小组是为了跟上正法進程,而我们对同修的冷漠,置她于旧势力的迫害中而不顾,这是修炼人吗?当保姆的同修象开了窍似的说:我错了,是我错了。我嫌弃她,怨她不争气,一切都让她听我的,还说是尽保姆的责任,其实我真正的责任是帮她学法。说不安全,是楼头总有几个老太太在聊天,我就以为是在监视我们。

师父说:“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不能丢下,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亲人,你们怎么能把我的亲人另眼看待呢?”[1]大家在法上向内找,认识提高了。我们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一同修问这位有病业同修,你还学不学?这位同修高声说:“学!”从那以后,每次学法都让她和大家一样读,不再嫌她慢。渐渐的她读的顺畅了,一上午学法,一次厕所也不去了。人也比以前精神多了,走路也不用拄拐了。

这期间我还负责一位腿有毛病的老年同修,每周去一次。这位同修有点不注意修口,打电话什么都说。她家也成立过学法小组,后来因为多种原因同修都不去了。她想去别的学法小组,都说她腿不行,上不了多高的楼层。她很不高兴。我和她学法切磋,她改了不修口的毛病,三件事做的很主动。

在和这几位老年同修的共同学法中,与其说是我帮了他们,不如说是他们帮了我。师父安排我和他们接触,这是我的修炼道路,因为过去在常人中有傲慢之心、自以为是的心、不能被人说的心,怨恨心修炼后去掉了很多,但还是没有彻底修去,师父就借这种机会让我暴露这些个不好的执着心,要我尽快的修去它。帮助同修的过程也是一个修炼自己,大家整体提高心性的过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