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法理要求自己 解体自身的党文化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八日】当我抱怨父母、老师、负责人时头会痛,尤其右边后脑勺痛,严重时头不会动。由于抱怨兄弟姊妹、同学、同事,手关节、膝关节痛,风湿性关节炎越来越严重。由于抱怨丈夫,在修炼前就长了子宫肌瘤,后来又是腰椎间盘突出、腿胀痛。有一段时间,对同辈人有成见,自己重重的摔了一跤,右上臂抬不起来,疼痛拖了一年多。当我抱怨孙子,左脚掌起了三串水泡,后来变成血泡,整只脚都痛。当我抱怨环境、同时又抱怨家人时,讲真相、救众生、劝三退的效果就不好。

总之,只要没做好,那件事没有向内找,那件事指责、抱怨别人,就相应有麻烦事出现。不向内找,光向外求,这样发展下去不危险吗?那还修炼什么呀!不在法上修就会摔跟头,如果把自己当成修炼的人,事情就会有转机。

比如,在处理孙子哭闹的问题上:孙子每隔一天、两天晚上就要哭闹,已有两、三年了,我开始采取人的办法,如:哄、抱、离开房间等,都不行,每次仍要哭、闹、尖叫1至2小时,叫他停下来,他说停不下来。叫他控制自己,他说控制不住。时间长了,我心里不平衡,抱怨孙子太闹,影响我休息,影响我炼功,就打,这时我左脚开始痛,脚底长出三串水泡,用针挑破,继而长出血泡,挑破后,又出现像石头一样坚硬的血块,形状就像鳄鱼头,脚底变成邪魔的栖身之地。不光长泡,而且整只脚疼痛难忍,通宵不能入睡,一夜起来几次,或走动、或炼功、或看书。也向内找过,找了一大堆人心、执着心:怕心、疑心、贪心、妒嫉心、显示心、浮躁心、争斗心、治病心,还有学法不入心、还有色魔干扰,等等都没找到点子上。就算能找对,有时能做到,有时又做不到。师父说:“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1]。

后来我改变方式,放下情,放下浮躁情绪,静下心来。一天清早四点半我到另外房间打坐,坐了一会儿,又听见哭声,我不动心,孙子边哭边走过来,刚靠近我,就像触电 一样迅速弹回去,往后倒退几步,站在柜边,突然停止了哭声。我说:“你到床上睡觉去。”他一会儿就睡着了。此后,我基本不抱怨孙子的哭闹,心想,这可能就是我的修炼形式吧!就有意识培养耐心,消除对立情绪,又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念一句,他念一句,经常念,后来每天念100遍,再后来念200遍。连续一个多月以后,孙子再也不哭、不闹,还说:“奶奶,我以后学你炼功。”有一天,他指着柜子上的法轮图形说:“那上面的法轮在转。”

再举一个例子:前面提到的对同辈人有成见,后来重重的跌了一大跤,右边胳膊一个多月抬不起来,上臂疼了一年多,经常抱怨:“叫你不要练那个附体功又不听,发展到不能走路、不能说话、完全瘫痪,经常半夜又哭又叫,连保姆都吓着。”抱怨她不仅害自己,还坑害家人,认为孩子们的反常现象是因为家里有外来信息,就是这样片面理解《转法轮》〈第三讲〉“附体”一节。师父说:“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它什么也不是,你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2]其实只要照师父讲的不求它、不要它、不供它,就不会有影响的,况且我们有师父法身保护。你把它看的很高大,就过不去。如果过于担心、害怕,那就是执着,就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于是我跟她说:“过去我不懂,自己也没有修好,缺乏善心,所以没有给你讲真相。这是我的错,现在我告诉你,你也是大法造就的生命,也是为法而来,既然与我生活在一家,也是与我有缘,师父慈悲,不计任何生命以往之过,只要你们善待大法、同化大法,师父都救度。”“想善解的,希望你们离开这个家,离开她。”希望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说了两次,痛了一年多的胳膊好了。

还有其它方面,只要用法理要求自己,事情就会往好的一面变,这里就不讲了。当然,在自己的头脑里还残留着很多“党文化”余毒,刺耳的话会脱口而出,语言中充满着斗争的意识,都是邪党暴力哲学的反射,斗争的语言会引起人际争端,会失德、会造业,还会给人造成心理伤害、与人产生矛盾、使修炼环境恶化。抱着这种心态讲真相,效果不好,也救不了人。

抱怨、指责别人是显示心作怪,是妒嫉心、争斗心抬头,说白了是证实自己的私心。怎么办?多学法,时时、处处、事事把自己当成修炼人;说话前想一想这话对别人有无伤害;听一听《九评》解体党文化;遇到问题或矛盾、一思、一念都向内找。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在一思、一念上下功夫,逐渐把“党文化”的余毒从自身头脑中彻底清除出去。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