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协调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五日】我于九八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中的奥妙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去人心的过程也是剜心透骨。这么多年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才走到了今天,下面我把最近几年来修炼的情况向师父汇报一下。

零八年奥运前夕,我们地区遭到大面积的迫害,几大资料点在十天内先后遭到全部破坏,十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分别遭到非法重判,有两人被迫害致死,有四名大法弟子被所谓的“立案在逃”,我是其中一位,几乎出面协调的同修没有幸免的。整体陷入瘫痪状态。

我离开了工作二十多年的单位,离家四个月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回到了本市。

去掉私心 走出来整体协调

长期以来,我们地区处于很涣散的状态,没有人出面做协调,为了安全大部份人各做各的。有的同修被迫害,其他的同修别说陪被迫害同修家人去要人,就是能及时到被迫害同修家里了解情况也是少之又少,甚至连同修的家人被迫害,信息也不能及时传递出来,有时这边的同修被绑架了,那边的同修不知道,有时同修被绑架回来了,甚至周围的同修还不知道。给明慧发报道就更不及时了,最多的也就局部说声为同修发发正念。连法院的办案人员都说:法轮功案子最好处理了,家里人都没有来找的。言外之意,爱咋处理就咋处理。怕心使整体陷入麻木状态。

一次有同修说:某同修的丈夫被绑架,她就一个人抱着孩子去某地看守所(一百多公里)为丈夫去发正念了。我听后心里难过极了,同修多需要大家的帮助啊!减轻她一点压力也好啊!大家都知道我们没有形成整体,但是形成整体得有人出面协调啊。在同修的眼里我们这里的协调人就是被迫害的对象,修好自己才是关键。其实我市有很多修的好的同修,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真正出面做整体协调的同修几乎没有。我很着急,但又觉着自己没有这个能力,对本市的情况也不太了解(因为我以前在乡下)。我试探着找了几位了解本市情况且有能力的同修交流,希望能有人担当此任,同修的回应使我失望。也有的同修为了自己的小范围走的稳健,不与范围外接触。面对当前的情况,我想虽然我还有很多没有修去的人心,但是我不能看到同修被迫害,我们都这样麻木。我决定走在前面。

我一边做着我该做的事,一边在儿子的帮助下在明慧网注册了信箱,作为本地区的一种联系方式,慢慢的与能接触的同修沟通,随着时间的推移参与進来的同修也越来越多。但是还没有真正的形成整体。

有心做、师父就帮

当我决定走在前面的时候,情况有了转机,通过各种渠道有能力的同修一个个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懂技术的、会写文章的等等,真是一切具备啊!我真感激师父啊!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只有法才能把大家们积聚在一起。我们整体的力量也越来越强,特别是有两个技术同修,我们离的很近,但是我们这么多年谁也不认识谁,可见我们地区的环境。以前我们这里的机器大部份找常人修,常人毕竟是为了赚钱,往往这里修好了,那里又坏了,有的同修干脆机器坏了就再买,也浪费了大法的资源,并且还要浪费很多时间,这样技术同修解决了这个主要的难题,并节省了不少大法资源,同时也能充分发挥他们各自的特长,也使各个资料点能够正常稳健的运行。我们当地的迫害情况也能得到及时的揭露,以前没有曝光的迫害,也随着同修在法上的交流,认识到曝光邪恶,就是解体邪恶,慢慢的有人开始写了。我们在逐渐的形成整体。在这我谢谢技术同修无私的付出,也谢谢明慧同修及天地行。

去掉怕心、陪同修家人到公、检、法

长期以来,我们地区邪恶迫害严重,去年我们地区接二连三的同修在讲真相过程中被绑架,可能这也是我们地区形成整体以来的最大考验。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也是历练我们整体的一个过程,我们做的符合法的时候,神迹就会展现。

一次,我与同修陪正义律师到公安局看守所会见被迫害同修,开始没想進去,只想在外边发正念,等我们开车到公安局大门口的时候,我看到有同修已经来到周围了,其中还有两个外地同修,看到同修更给我们添了正念,我问同修:敢不敢進去?同修正念十足的说:“怕什么?谁惧谁!”这样在律师登记的时候,我与同修堂堂正正的走進了公安局,我俩在前边,俩律师在后边,到了第二道关卡按理说必须登记,可我俩只是打了个招呼,你好!那个当兵的还向我俩敬礼呢!什么也没问就放我俩过去了,可律师到了他跟前就要身份证登记了。等到第三关卡的时候,律师为我们担心不让我们進了,進去就可以见到同修了,但是那天我与同修没有一点负面思维,坚持進去,他们验过律师的证件,我们也顺势進去了,我们知道见到受迫害同修哪怕是一眼神、一个动作都会给同修一个鼓励,给同修增添正念,我们那天真象从天而降,顺利的去了看守所,律师也为我们捏了一把汗。真感激师父的加持啊!这就是整体的力量!虽然那天我们没见到被迫害同修(律师也没见着),但是我们突破了怕心。

近一年多来,我地区同修突破了很多怕心、去掉了很多私心,去年我地有同修被绑架、关押,俩同修陪家人到公安局、看守所、检察院、法院,每到此处俩同修就是讲真相,这事对其他同修鼓舞很大,看到了与同修的差距,俩同修自己也感触很大,过程中同修感到自己的心性在升华,同时也找到自己还存在的不足,其中一同修回来就写出了体会。现在有同修被迫害,其他同修基本上能及时的与其家人沟通,说服家人去要人,当然也有些家人一旦同修被迫害,就对我们说些不好听的,甚至往外撵我们,有的家人完全站在邪恶的一边,但是不管怎样,我们明白救人的艰难。我们也理解家人的心情。我们这里去年乡下一同修被绑架,他的家人不理解,案子到了法院没有一个人去问,我与同修去了一趟又一趟与他家人沟通、讲真相,可她们就是听不進去,说家里忙不开,我们一起去的同修说:我替你干活,你去法院问问吧,同修的家人不客气的说:我的活谁也给我干不了。我们没有计较他们家人的态度,还是不厌其烦的给其讲真相,最后还是去了法院。

二零一三年八月,有一被绑架的同修父亲(同修)到我家,想了解女儿的情况,我说只能到检察院、法院去了解,开始我有点私心,不想去法院,隐隐有点惧,就找另一同修甲(曾陪家人去过法院),同修甲很坦诚的说:我这几天学法太少了。我马上认识到这是我应该修去的私心、怕心,不能隐藏,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我决定与同修父亲一起去,我们通知了周围的同修帮着发正念。我与同修父亲(同修)在家商量好去了,我们就是以了解情况这种形式向他们讲真相。

上午八点我们顺利的去了检察院,并讲退了一人,九点半我们又来到了法院,开始同修不想到法院,因为進法院得拿证件,我说我们发正念,结果法院的墙拆了我们没有登记就進去了,等我们打听要找的主审法官时,那个人告诉我们去南门安检才能進去。我想安检?安检我们能進去吗?当我们出来发现园中西边有个都生了锈的楼梯,走上去一看这里可以绕到三楼,正好是我们要找的刑庭,打听说主管案子的法官在前面开庭,开始我们就在走廊里等,那天人很多,我想都是来听真相的吧,在走廊里我们讲真相劝退了三人,天太热,我们就来到了办公室,办公室的人问我,你干什么?我说我的表妹因炼法轮功被他们抓来了,听说案子到了你们这了,来打听打听,王某(他曾经审过法轮功学员的案子)接过话说:过来我告诉你们,你们不要找了,没有用,最少三年。我说:至于吗?她不就发个小册子吗?你们把她抓来,家里都乱了套了,这不是叫人家过不好日子吗?这时我的心态越来越好,越说越有正念,连办事的、满屋十多个人都在听我讲真相,我与王某他一言,我一语的,最后他说:我还有别的事,你们该找谁找谁吧!我们又来到了刑庭,主审人还没回来,这时十一点半了,同修说:咱走吧!情况咱也都打听明白了,太热了,同修的衣服全都湿透了,我答应着往回走着,刚要下楼,我说不行咱们还得等,進来不容易,没有师父加持咱進不来,师父就看咱的心。我们又回去了,刚進办公室我们要找的人也回来了,我们又继续给她讲真相,开始她说话态度还算行,当我说她就发了一本小册子,就判她有罪,这能说过去吗?她说:我是执法者,我是按法律秉公办事,法轮功是×教。我告诉她任何法律没有说法轮功是×教呀,她说我看你也学,我说你作为人民的法官,如果这个人真犯了法,你判她有罪,那你真的是做了件好事,如果她没犯法,你判她有罪,给她家庭带来的灾难谁承担的起?她心虚的又说我看你就学。通过这些事,使我认识到去公检法也不是那么可怕,只要我们心正、有正念,师父就加持。

几日后,我们小组开始写真相信给法院的主审官与王某,第二天同修的妹妹就打电话找我,很不理性的说法院找她,问信是不是我写的,我说不管谁写的都是为了你姐和她们好,她说:你们再写信给人家,他们就要告你,我姐本来判三年,这回三年半(其实没有)我们家的事不用你管!我不为她所动,并告诉她,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你这样对我,我不怪你,你好好想想,我为了什么?我图你什么?好人应该关進监狱吗?最后她说:我求求你了大姐,不要给他们寄信了。我清醒的认识到,邪恶是害怕的。我们做对了。同时我也找到我有一颗隐藏的怕心,认为自己太“出名”,不能太暴露。

在魔难中归正自己

其实旧势力就怕我们配合好,能形成整体,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做的事越来越多,要协调的事也很多,我每天努力的做事,疏忽了静心学法,随之而来的摩擦、误解、矛盾,接踵而来。

有一同修,各方面能力很强,我开始认识这位同修时,真有点如获至宝的感觉,因为整体太需要这样的人才了,要做的事太多了,对同修提出的建议开始我都一一的照做,但那时的我把同修的能力看的很重,因此一句不中听的话同修就不辞而别。对于同修第一次离开我很伤心。我也认识到自己在工作的方法上没有象师父要求的那样:“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3]。把自己的认识强加给别人,说话伤了同修,我通过邮箱向同修道歉。同时我也归正自己,什么也不能高于法。因为我们的一切来自法。用人心来对待会偏离法。

虽然我与同修还继续配合做着一些事,由于我们各自有没修好的人心,出现了相互干扰,旧势力制造了各种间隔,通过这些间隔又产生了各种矛盾,让我们做不成该做的事。就象师父讲的:“就是因为你有各种各样的人心,配合不好,它就钻你们这个空子,让你们做不成该做的事情,在你救度众生中削弱你的力量”[4]。

在一段时间内我陷入魔难痛苦中,眼看我与这位同修几经周折组织起来的各片协调人学法小组她不参加了,对于这些表面形式,我没有用修炼人的角度去看问题,心想同修怎么会这样呢?这不是拆台吗?为什么有话不说在当面呢?如何如何。不找自己还向外看,出了抱怨同修的心,师父一次一次的点悟着我,我也试探着与这位同修交流过几次(没有用纯净的心态对待),可是过后我们还是不能坦诚处之,我感觉我们已经影响到整体了,这样下去太累了,不但修不好自己,还会影响到整体提高,我的心简直不能平静,学法、炼功静不下来,去这心真是剜心透骨。我想邪恶迫害那么疯狂我们都走过来了,为什么要在这里栽跟头呢?找自己我太执着自我了吧,这个自我的本身不就是自大吗?这是修炼人要去的啊!其实长时间以来,我觉着不管救了多少人,学了多少法,做了多少事,在这件事上我没有提高上来都等于零,旧势力不是就想看到我们不能形成整体吗?不就想让你掉下来吗?当我下决心想去掉它的时候,我不再去看同修如何如何,不去盯着别人做什么、做多少,别人说什么不动心,多看同修的那些闪光点。我为没修出慈悲心而苦恼。师尊讲:“你们救度世人想要叫他们醒过来、救度他们,你们自己也得醒啊、也得醒悟。事情做多了就忘记了自己的修炼,这也不行啊”[5]。

回首看这几年,事做的不少,但是缺少实修,有很多事上流于形式,没有落到实处,我看到了我还存在着很多不足,在写稿的这段时间里,我消去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开始由于心性没有提高上来,动笔写就是写不出来,甚至要放弃写稿,我从新调整了心态,认真查找自己。今后我要用法去对待每一件事,用真心对待每一个同修,修出无私,为别人着想。多救人!多学法!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