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少年到青年 修炼导航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我是二零零一年左右随着妈妈走進大法的,仔细算来,也是个修炼了约有十多年的老弟子了,但是自己却没有修好。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在七、八岁的时候,被一个小道的人用邪术让我病倒在床,三天不吃不喝,脸色苍白,打针输液都没办法。妈妈急得不行,实在没办法了,便带我去了大姨家。

在大姨家,我依旧浑身无力,脸色依旧苍白。印象中那天晚上我是哭醒了,又哭又闹。当时大姨和妈妈都在炼功,大姨见我这样,便停下来对我说:“娟娟,你炼不炼功?”我一边哭一边说着要炼,当我说完这句话后,瞬间我身体上的症状一下子就消失了。妈妈和大姨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自那时起,我就走入了修炼。

小学时期

那时人小杂念也少,听妈妈说,有一次妈妈叫我炼功,我噘嘴不愿意,妈妈就很生气(那时妈妈也没修好)一定要我炼,我很不情愿的坐下来炼第五套功法。听着优美的功法音乐,我很快就忘了一切不愉快的事情,面带慈悲祥和進入炼功状态了。炼完后我告诉妈妈说,我看到了好美妙的景象,还看到了黑手化成了脓血(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叫黑手,只知道它们叫这个名字)。

有时候我也和妈妈她们一起出去发真相资料,我们先在家把真相资料折好,妈妈告诉我该做什么,怎么做,一切准备工作做好后,我们便出门了。天黑了,店铺早早就把卷帘门拉上了,我和妈妈、小姨互相配合,有时候把真相资料放到自行车的框里;有时我也会揣几张真相资料在衣服的包包里或者握在手上,蹦蹦跳跳的跑到店铺门口,装作系鞋带的样子就把真相资料送到了店铺内。

在周末闲暇时我就会拿出一张干净的白纸,再用笔按着图样画出树叶或者是别的花花草草的图形,一般中间的空间很大,然后在里面工工整整地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字样。每次写完,心里都乐滋滋的。还告诉身边的小朋友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都记住了。妈妈夸奖我说我做得好。

就在小学四年级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到现在的印象都很深刻。

在梦中,我一个人站在一片金灿灿的沙滩上,一粒粒沙子犹如黄金一般,闪耀着金光。海水碧蓝澄澈的,透亮晶莹,在不远处有一道金光射在海面上,碧蓝的海面上又铺上了一层金子一样,更加美妙。我和两小朋友(和我差不多大)在沙滩上嬉戏玩耍。一会儿,他们对我说他们要回家了,他们的家在海的那边。说完便跳入海中,向前方游去,渐渐的就看不见了。我随后也跳了下去,并且使劲的朝着对岸游去。离金光越来越近了。当我游到海中央时,就看见一个法轮在上空转着,颜色在不停的变换,不断的正转反转,同时散发着七彩柔和的光芒。我当时就被这美景给吸引住了,静静看着看着,顿时一股热流涌入心中。

过关

慢慢的长大一些了,有一点贪玩,我学法炼功也不怎么入心了,整天就想着和别的同学出去玩,对学法修炼也就越来越放松了。有时还偷偷的拿妈妈的钱去买零食吃、买卡通书看。不过师父都会用不同的方式让妈妈知道从而教育我,让我归正。

在我上五年级的那年,我和表哥一起去买书,回来时在十字路口被一辆电瓶车撞倒在地,当时我就晕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我怎么睡在地上了?”骑电瓶车的叔叔问我有没有事,我哭着说没事,然后就顺着路回家了。到家后妈妈他们还很惊讶,她们来找我,没有找到(因为表哥先回家把事情告诉了妈妈)。

回家后我的后脑勺鼓起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包块,而我一直是昏昏沉沉的,只是觉得头很难受。当时有些常人阿姨就说我肯定被车撞成脑震荡了,叫妈妈带我去医院。妈妈和小姨悟到是我在过关,师父会保护我,没事的。

在那几天里,我一直是迷迷糊糊的,每天妈妈和小姨鼓励我学法炼功,同修婆婆也每天都来鼓励我给我加正念,说有师父管着没有事。于是,我就一边哭着一边坚持学法炼功。我向学校请假,五天后,虽然脑子还是有些昏沉沉的,但是已经好多了,我又恢复了正常的作息时间上学去了。

我上学的第二天中午,在去学校的路上就觉得脑子里被什么东西压着特别难受。当时我心里正念十足的说“我是来证实法的!”随后就使劲的甩了甩头,顿时感到有一块黑色的东西被抛了出去,头脑一下子就清醒了。几天后我后脑勺上约鸡蛋大小的包块就越来越小,不到一个月就缩小成一块米粒大小的小包移到我的耳边。

营救妈妈

2007年3月,妈妈和小姨被恶人构陷,被×××派出所的恶警非法关押。那天我正准备去上学,来到妈妈她们的店铺,看见外婆一个人在那里哭,我问外婆怎么回事,外婆说妈妈和小姨被恶警抓走了让我给大姨、五姨打电话。我心里也很害怕,就给五姨和大姨 (大姨和五姨都是同修),希望她们能马上过来。

当天夜里,我和大姨和五姨一起到×××派出所要人。当时我正念不强,心里很害怕,妈妈和小姨当晚就被恶警送往×××看守所。

第二天,同修爷爷、婆婆和五姨他们交流,觉得由外婆和我出面到派出所要人最合适,其他同修帮着发正念。下午我就和外婆一起去派出所,我心里老是打退堂鼓,总觉得害怕,尤其在去派出所的路上腿都在发抖。派出所是在一条小巷子里面,离大街有两三百米左右,还没走到就有一种阴森森恐怖的感觉,看着派出所的楼就象是一个黑黑的张牙舞爪的怪物,害怕极了。

外婆不断的鼓励着我,这时师父把两句法打入我的脑海中,“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1]。就在这一瞬间,我的怕心一下子就没有了,顿时觉得自己高大无比。然后我就在心里默默的发正念,心里就加强这一念想:我是来营救大法弟子(妈妈、小姨)的!并且解体怕心。自己就感觉到那些黑色的东西逐渐的在减少。

一连几天我和外婆都去派出所去,外婆胸前挂着牌子,牌子上写着“还我的女儿”,还有其它详细内容,我站在外婆身边。我们这特殊的一老一小引起了很多世人的关注。他们问清事实真相后,纷纷指责派出所的人不抓坏人,做尽坏事。迫害好人会有报应的,有的人也去派出所说情。派出所的恶警很害怕,他们找到学校校长和班主任要我回校上课,我说没有妈妈就没有人给我交学费了,他们没有办法。派出所的人怕事情曝光,有一个女恶警把外婆推倒在地,当时外婆正念很足,一点也不怕他们。后来听外婆说她当时在背法,被恶警推倒在地时就象坐在棉花团上一样,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们。五姨、大姨和其他大同修们离我们不远处发正念。后来我们又集体到非法关押妈妈和小姨的看守所附近发正念。

一个月后,妈妈和小姨从魔窟中回来了。

中学时期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在上了初二后,由于作业越来越多,就一味的抓学习去了。学法就更加放松了,晚上通常在十二点后睡觉,早上六点钟起来发正念经常打瞌睡,看书也总是迷迷糊糊的,不入心,有时甚至还睡过去了,慢慢的就懈怠了。在人心的带动下,我迷上了看小说和看动漫画。有一段时间,我写的字的笔锋都象那些乱七八糟的卡通画。就因为这些事情妈妈也说了我很多次,我自己因为没修好,常常和妈妈发脾气,闹矛盾,成绩也一会儿好一会儿差。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师父常常会借妈妈的嘴来点化我,或者是用不同的方法让妈妈发现我的一些不好的东西,督促我改正。我也是好上一段时间就又不行了。直到上了高中后,妈妈控制了我上常人网站的时间。但是我做完作业后可以随意看神韵或者上明慧网,后来才渐渐转变过来。

在高一的这个暑假里,我是过得又忙碌,又开心。有时候早上要和妈妈一起做真相资料,妈妈上班后就自己学法,炼功,下午写作业,傍晚有时间就和妈妈,小姨一起出去发真相彩信,回来后再集体学一个小时的法,交流。如果新的电话号码,我就先把它编辑好了,有空再看神韵,或者是在网上下的视频。由于平时控制了自己的上常人网站时间,对网络上的动漫和小说也就不怎么爱看了。

一天晚上,我在看“明慧焦点”(“批孔”、“自焚骗局”和小学课本)这一视频时,看到了学生集体签字的那一幕,顿时就想起了小学时我们班也这样集体签过类似的条幅,只是记不清到底是什么了。那时只是觉得好玩,没有看清楚什么内容就和同学们一起签名。我现在明白了可能与诽谤大法有关的,就告诉了妈妈,妈妈和我交流后,当晚我就写了严正声明。

后来妈妈告诉我,我写完声明后,她就觉得我的空间场一下子就正多了,以前她一直都觉得我的空间场不正,还以为是那些卡通动漫的原因,没想到是我小学时签名的原因。

在这里我想提醒和我差不多大的同修,想想是否在小学时签过这类横幅。毕竟当时也就六、七岁,一、二年级。老师们说什么就听了,根本就不去辨别好坏、对错。如果有这样的签名一定要写严正声明,声明所说的诬蔑大法的话作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虽然没有明显的感觉,可妈妈告诉我说,我写声明后完全变了。

还有,我们这个年龄的青少年大法弟子尽量少上常人网站,常人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2],看多了我们也会随波逐流还不知。有时间可以多看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对我们有帮助。最后让我们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多听听家长同修的建议,多看看网上的交流文章,走正走好以后的路。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退休再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3/从少年到青年--修炼导航-303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