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恨、委屈”来源于“私”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今年,在做真相春联的过程中,一个协调人找到我说:“你们做的春联没有直接证实法的内容,在正法时期不能证实法,只恢复传统文化,既浪费了大法的人力、物力、财力,还影响了其他人面对面讲真相救人。不如做成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更有震慑作用。我建议你们立即停下来,去做面对面讲真相的事。”

我一听,常人心就起来了,对同修的怨恨心、争斗心油然而生。心想:“又不花你一分钱,我的钱,我爱怎么花怎么花。你管的着吗?你知道我为了多买些材料、多救些人,这个月我是怎么过来的吗?平时,我都是把生活开支剩余出来的钱用于大法项目。可是这个月,我把我的工资一分不剩的购买了耗材。连吃饭的钱都没留,每天以喂狗的名义,从食堂把同事们吃剩下的饭拿回家。做自己的早餐、晚餐用,剩下点儿才喂狗。我每天跟狗争口吃的,有时食堂没剩饭,还得挨饿,你们还对我说三道四。”委屈的眼泪险些落下来。

但我转念一想,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本来就应该这么做,有什么委屈的?委屈的不是我,而是为私为我的那个旧宇宙生命。师父要求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1],怎么还会委屈呢?所以,感觉受委屈的我,绝不是真我。

我忍住泪水向内找,同修们为什么说我浪费大法资源,心里便会觉得委屈呢?我找到,原来我有一颗自己的付出不被别人承认、心里不平衡的“私”心。对同修的“怨恨”、自己的“委屈”都出自于这个“私”心—— “自我”。我的付出你们应该称赞“我”,而不是指责“我”,“我”爱听好话。由于执着于自“我”,以“我”为中心,把“我”摆在首位,而不是大法。表面是在证实法,实际是证实自“我”。

在和同修的交流中也是“我”如何、如何做好“三件事”,“我”如何、如何帮助同修解决正法中的难题,在某个项目中“我”起了如何、如何的重要作用,“我”是如何、如何认识法,发表了几十篇文章等,都是“我”做的有多好,显示自“我”,无限的放大自己精進的一面,掩盖自己“自私”的本质。从根本上就没有认识到自己是大法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粒子,没有把自己溶于法中。

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自己的付出是应该的,也是自己的责任。实质上,没有师父,没有大法,连我的生命都不会有。我的一切智慧、能力、财富都是师父给予的,都是师父的。师父给了我那么多,而我把本来就是师父的财富,拿出一点儿来用于大法救人项目中,心里却感到“委屈”,而且还执着于金钱。与我们地区的一对多年得法,而自己的生活却非常简朴的老同修比起来,我显得那么不争气,而且一再“贪天之功”还不自知。

我接着找,同修们借送真相春联的机会讲真相、劝三退,每天都能退几十人,效果很好。怎么能说救不了人呢?通过查找我找到,原来是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心不在法上,负面思维太多,每当在明慧网上选择春联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这个春联中大法的东西太明显,常人不敢贴。那个讲真相的话太露骨,民众不接受。都是一些负面思维,不是堂堂正正救人的正念,在我这儿,救人的心就不纯净,阻碍着众生得救,效果自然不好,难怪同修那么说。

想到这儿,我真诚的和同修交流了认识,从法中提高上来后,心里也就不再“怨恨”同修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