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修大法 浪子丈夫变好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八日】我姓马,今年五十多岁了。过去我是个“混混儿”,吃、喝、嫖、赌样样都干,就是个胡臭儿。家里的事我根本不管,和媳妇关系不好,我俩经常打架。可是,在我媳妇炼了法轮功后,我不知不觉的也变了,变成一个好人了。

我原在一家国企上班,单位改革,我下岗了。一下饭碗没了,又不会干别的,到一家私企打工。那活简直不是人干的,我咬牙坚持了三个月,一分工钱都没给。我那个气啊!

媳妇单位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有一百多人修炼法轮功。我媳妇炼法轮功之前一身病,除了肺是好的,哪儿都坏了。单位里的姐妹们让她炼法轮功,她就去炼了,一身的病一个星期就全都好了。大法给了我们这么大好处,我能不支持她炼吗?!

“七·二零”江泽民指使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七月二十一日那天,我媳妇一大早去公园炼功,被辖区派出所的警察抓走了。我知道消息后,拿着菜刀去派出所把我媳妇要回来了。

我媳妇就去北京上访。回来后单位制裁她,让她天天淘地沟,一个月只给一百五十元生活费。我们每月的房租就是一百五十元,女儿还小,得上学,我们简直没法活啦!

生活没着落,弟弟帮我批发了些苹果让我卖。一个礼拜的时间就把我累瘫在床上了,浑身疼。哪来的钱治病?我跟媳妇要来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听,听完病就好了。

为了省钱,我们租住的房子一个单元里住了三户人家,天热都开着门。一天我正在家睡觉,迷迷糊糊觉得家里有人,睁眼一看是片警。他看到我家柜子上有张师父的法像要拿走。我大喊了一声:你撂下!那警察吓得浑身直哆嗦。我告诉他,你没得到我的允许就进了我的家,这不是犯法吗?这还不说,你还要拿我家的东西,经过我本人许可了吗?!警察就没敢拿师父的法像。从那以后他再没登我家门。

二零一零年的一天,我自己正在家拾掇鱼。听到有人敲门,就拿着弄鱼的刀起来开门。开门一看,五个警察站在眼前:一人持枪、一人拿着铁链子、一人拿着手铐、一人拿着电棍、一人拿着录像机。其中一人问我:这是某某某家吗?我说:“是,我是她丈夫。”他们要进家,我家里有大法的东西,他们进来不就麻烦了吗!我让他们出示搜查证,他们还真带着搜查证。我举着刀告诉他们:“我是合法公民,这里是我的家。你先把我弄了,我再让你进来!你不把我办了,谁迈进来,我就剁谁!”

几个警察没敢进家就撤了,再没来过我家。

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刚被迫害时,我媳妇坚持修大法,我不理解,说: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呗,要让警察把你抓走,这日子没法过啊!警察来我家骚扰的时候,我还站在警察那边说话,说我媳妇不该炼法轮功。警察走后,我媳妇说我:“你怎么替他们说话呢,谁跟你是一家子?不得我给你做饭吗?”我想可不是,她炼法轮功没花一分钱身体都好了,对我也好了,我怎么能替警察说话呢!我跟媳妇说:“我错了,下次改!”

警察再来,我就站在我媳妇这边说话。警察说:“不对呀,你不跟我们是一拨的嘛!”我告诉警察,跟你们一拨,我就大错特错了。要想把我媳妇带走,就先把我弄死再带她!媳妇的同伴都说我位置摆放的好。

那时也说过不敬师、不敬法的话。后来媳妇跟我说,我做错了,这样不行,得在明慧网上发个声明。我就让媳妇给我用真名声明:以前所说所做对师父不敬、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大法,支持大法,弥补过错。

前些天干活时,我戴着手套往机器里填材料,不小心手套被带进机器里去,食指带进机器的两个大滚轴中间。这时机器突然停机了,我的食指保住了。就在这之前,我的一工友和我一样的情况,可他的整个胳膊被机器给带进去碾坏了。我知道这是因为我相信大法好,支持大法,师父救了我。

我从心眼里相信法轮大法好,师父讲的法是真的。我在单位给同事们弘法,告诉他们:相信大法好能长寿,干活不累,不出工伤,头儿还重视咱。我这个临时工现在在单位还是个小头头,电流表、机器都听我的指挥,干活就是顺。头儿说,有我在班上,头儿都放心。我想不干了,领导都不答应。工友们都夸我说:马大爷真够伟大的!是啊,我现在可再也不是过去的那个我啦,媳妇修大法,我就跟着变。

我平时常念“法轮大法好”。我们家的日子也越来越好。我现在每月开三千多元钱。钱拿到手我一点不留全给我媳妇。条件好了,去年我们搬进一套大房子,真是一步登天!这都是大法给我们带来的福份啊。

我让媳妇把我的故事写出来,投稿给明慧网,让全世界的人都能从我身上看到法轮大法好!

谢谢大法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