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助同修中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五日】近两、三年来,我在协调工作中有机会接触到几位长期处于“病业”魔难或修炼状态不好的同修。师父说:“我就希望大家能够正念足一些,修炼中精進一些,不叫邪恶钻空子,这样大法弟子就会少遭受损失。特别是在这个时候讲真相中需要人手,要有更多的人参与讲真相救众生,更多的人来参与各个项目破除邪恶的迫害,那么少一个人就少了很大的力量,多一个人就多了很大的力量,所以我不希望丢掉任何一个人,也不想失去、再过早的叫他们走。”[1]

遵照师父教诲我决定一一帮助他们,同时没有分别心,无论是不是我协调范围之内的都去做。以下是我们帮助两位不同状态同修走正修炼道路的过程与体悟:

二零一一年春末,我如约去D同修家,D同修约七十八岁,一人独居,我见她视力、听力很差,与她说话要靠近耳边大声吼她才能听得见,走路要人搀扶,生活不能自理,家中请有保姆,学法、发正念犯困修炼状态极差。我一句一句教她发正念的内容,连续约十遍她都记不住一句。鉴于同修被邪恶严重干扰的情况,我们商定:学法小组及认识的同修自愿参加组成一个项目组,考虑到安全因素(D同修住宅每天被监控),又不影响参与同修做三件事。将参与的同修分成每二人为一组,每天轮换,共安排了七天上午九点至十二点一起读《转法轮》一讲,开始、结束各发一次正念。在读法的过程中,不时提醒D同修:“听清楚没有?”等她点头后再继续读。大家自始至终不唠常人嗑,不指责D,以法中修出的善心对待同修,形成一个纯正祥和慈悲的场,坚信能解体D同修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使她走出魔难。

每天学完法后,我单独留下两小时,与D同修交流有关排除干扰、走出魔难的体悟。两天后,D同修不犯困了,第五天听力、记忆力大大改善,能记住发正念内容,第六天除了能炼静功外还能站立炼动功一、三、四套,身体也不摇晃了。我对D同修说:“你的状态基本正常了,希望你在今后学法实修中向内找,提高心性,抓紧救人。”

二零一一年下半年,我连续三次遇见多年不见的E同修,她谈及她老伴F同修从主意识不清,发展到大小便失禁,还不时说胡话,E同修希望我去看看,能帮帮F同修。我去后一看,狭窄的住房住着祖孙五口人,老俩口的卧室只摆着一张双人床,房间四周堆满了衣物,无立足之地,F同修终日坐在便凳上,生活不能自理。

我所在的学法小组同修都是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八十岁左右的就有三人,家家住的都宽敞干净。同修们知道情况后,商议每天上午安排一人与E同修一起读法、发正念半小时。开始后发现,E同修状态也不好,鼻塞、发正念身体晃动、犯困,一直以来只学《转法轮》,交流中感觉他对法的体悟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于是我们便转而以帮助E同修为主,她提高跟上正法進程后家中的场才正。于是我们便和E同修一起读师父“7.20”以后的讲法。这一学才知道E同修连字都认识不了多少,大家就耐心的一字一句的带着E读,有时还進行切磋,从八月盛夏酷暑到隆冬严寒直至春暖花开,历时八个月,我们学法小组同修从未懈怠,耐心认真的一字一句和E同修通读完师父“7.20”后的全部讲法两遍,这样E同修就能加入到集体学法中了。在我们的建议下,她很快就近找到了学法小组,跟上了正法進程。

事后当我冷静下来思考:近几年我为什么常遇到同修要我帮助的事情?起初觉得也许是同修的信任?也许是我有这方面的能力?直到近一年才悟到是师父给我安排这些机会在帮助同修的过程中,使我和我们的整体修炼提高——修善。师父教导弟子:“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2]

回忆十八年的大法工作有时与同修配合做事时,强调自己的想法和安排,否则我急躁的人心就会暴露出来,说话的语气不善,甚至指责同修。近一年来通过学法实修,我已真切的感受到必须尽早修去这颗心及各种人心。这颗心虽经努力抑制,感觉已减弱,但从根上去掉还相差甚远。在最后修炼的路中,我一定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与同修携手精進,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浅说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