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同修中心系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四日】当同修被绑架迫害时,我们往往想到的只是同修的安危和解脱,而没有考虑那些参与迫害者的真正生命的处境。师父说:“首恶除外,其实就包括迫害者本身,不也是被迫害的对像吗?”[1]

我们是大法造就的生命。作为为他的生命,能否通过讲清真相让公检法司这部份被旧势力推向大法对立面的众生选择未来,摆脱因干扰正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重罪而被淘汰的险境,从根本上破除旧势力对正法的安排,这一点是我们应该考虑的。正法中,那种慈悲无私的境界就应该在我们身上体现出来。

所以,我们就要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转变观念,不能为了营救而营救,甚至执着营救同修的结果:同修回没回来呀?放没放啊?开没开庭啊?判几年呀?而不是心系众生,把我们该讲的真相讲到位,该救的人把他救了。

如果我们做事的基点没摆正,不是站在正法为他的角度去考虑,旧势力还会抓住我们有漏的私心干扰、重重设阻,不让我们做成救人的事情。我们这种认识也给身处魔难的同修无意间加了一个物质场,变相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把同修摆在被迫害的位置上了。

师父说:“推波助流的世人才是迷途的羔羊”[2],“法徒受魔难 毁的是众生”[3]。我个人认为:迫害我们的那些公检法司人员才是真正的被迫害者。无论我们同修相互配合直接去职能部门要人营救同修,还是聘请律师打官司在法庭上做无罪辩护,都应该站在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基点上,大法的威力才能在世间展现,众生才会感受到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慈悲,才会看到大法的美好。

正如师父在法中讲的:“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到迫害的时候,大家首先应该想到的是救度众生,想到的是怎样能够证实大法。这不伟大吗?这场邪恶的安排我们根本就不承认它,但迫害毕竟出现了,邪恶毕竟迫害了那么多众生,我们不应首先想到去抓紧时间救度他们吗?把它当作是一种常人对人的迫害,抱着一颗常人之心想问题:什么时候给我们平反啊?什么时候结束啊?大家想想,这思想是大法弟子应该想的吗?”[4]

前几年,我地一大法弟子被非法庭审,我们也聘请了律师。可当时有很多同修都把营救的重点落在了救同修上,发正念也是单纯的解体邪恶对同修的迫害,而不是清除阻碍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很少把基点摆在以此为契机救度更多的世人上。还有的同修对公检法司人员形成一种对峙、躲避、仇恨的心理,很少想到他们被邪恶操控迫害大法弟子的后果有多么悲惨。尽管当时有很多大法弟子到法庭外去发正念,就是因为基点不纯,人心复杂,不但没能救度了众生、保护同修,当场律师被驱逐,有的同修当场被绑架。

我们没把公检法司的警察当众生、当作真正的被迫害者,而把他们当作迫害者,把大法弟子摆在被迫害的位置上,心不正,才使我们证实法的环境更糟;我们不想也无意救度他们,对他们只有恨,没有慈悲,怎么能去解体迫害,救度更多的众生啊?!

今年的一月份,我地有几位同修被庭审,当我看到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的律师从法院走出来时,我看到他一人拎着包儿,步子很沉重从那么多警察的围控中向宾馆走去的身影,我落泪了。一个常人能顶住这么大的压力,不畏强暴,不惧中共的淫威,敢于从道义层面和法律上给法轮功学员辩护,敢于说句真话,面对被操控的法官、警察,坦然讲述大法的真相。那一刻我对某些职业众生的敌视、对峙的心理,消失殆尽。我的慈悲心出来了,再看这些警察,真的觉的他们太可怜了,如果我们不解决其背后的邪恶,而是把眼睛盯在表面人这里,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表面的人还会继续被操控干坏事,从而毁了更多世人,也毁了他们自己。

写到此,我越发觉的救度众生的责任和使命的巨大。我们这些冒着天胆下来的大法弟子怎么能由于怕心、自保等私心,不去兑现自己的誓约、愧对对我们寄予无限希望、相信大法弟子一定能救了他们的众生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我们为了谁〉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生生为此生〉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