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现在起我们不能再把自己当配角

本地发生集体绑架事件后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四日】这几天,我天天都在打听被非法关押同修的消息,祈盼着同修快些出来,盼望着奇迹的发生,但是奇迹没有发生,情况越来越不利,形势反而越来越严峻,我的心被各种“好消息”、“坏消息”不断吊起来扯下去,我担心我们的真相信、不干胶会不会“刺激”或“激怒”国安警察,会不会把“小事”弄成“大事”。

我惴惴不安的等待着“无法预测”的结果,因为前些时候本地国安表现得还较正面,被绑架的同修很快能出来。有消息说,国安放出话:这次是“小事”,我内心中指望着国安或“610”的人象以前一样把我们的同修尽快的放出来……

人心让我失去了正念,我在消极的等待中,等来的是不断让人失望的消息,“小事”被我不该有的人心“放大”了……

今天,更不好的消息传来,在无奈和痛苦中,我不得不向内找了,才终于清醒,我发现,我每天在等待结果时,在急切的打听消息时,我已经放松了正念,已经把自己当成了配角,甚至是看客,我向外求、依赖常人、指望外在变化的人心被另外空间的邪恶看得清清楚楚,它们如意的把我玩弄得团团转。我此时已忘了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才是这世间的主角,一切外在的变化都因我们的心而起,好与坏的结果都是我们的心促成。

心被外在的变化带动时,哪能再静下心来发正念?在无奈的等待结果时,该做、该讲的真相怎能做到位?这次我发现其实很多世人并不真正明白真相,他们在等待我们给他们更進一步讲清真相从而得到救度。

找到执着后,那些一度包裹我的浑浊的物质瞬间就被清除了,清醒后,我为前些天的不正的心态和状态而惭愧,也希望和我有类似状态的同修,也看清我们没意识到的执着。

我也看到,我们对协调人的依赖是促成这次大的魔难的原因之一,多年来,本地包括我在内的不少同修已习惯了有人来“协调”,有人来“安排”,有了任何事首先想到“协调人”,现在依赖不成了,没指望了,连名义上的协调人都没有了,怎么办?看来在这件事情上我也一直在把自己当配角啊。

今天,我想通了,这个时候,师父和众神就看我怎么办?每个人自己的路怎么走?怎么去掉依赖心,修出能够独立的主见和在法上的正念来,我们现在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会被全宇宙看得清清楚楚,我们的所为,都会被一一记载,在本地当前面临的困难中,是向内找还是向外求?是相互理解,宽容,帮助;还是相互埋怨、指责,排斥?是指望其他同修甚至常人,还是每个都把自己当“协调人”想到了、看到了自己就主动去做,去做好?怎么选择,怎样去做,这就是我们在这个时候的实修过程。

邪恶一时的猖獗算什么?师父不承认这场迫害,我们有正念时,真正象个修炼人的样子时,师父就一定能为我们做主,师父盼着我们每一个人在修炼中都早一点能成熟。

从现在,从当下,我不再把自己当配角,我要静下心来从新发出强大的正念,加持在魔难中的同修,让他们不再消沉,精神起来,正念正行、走师父安排的路。同时解体胆敢以任何借口迫害我们同修、毁灭众生的一切邪恶,宇宙中谁这样干了,谁就在犯干扰正法的大罪,谁就是把它自己摆在了被正法淘汰的位置,我不能承认任何对同修的迫害。我们动真念时,每个人都是巨大的力量,都有强大的能量,过程中不受各种好坏消息的干扰,邪恶不除、正念不止。

振作起来,让本性的真我主宰我的思想,不再等待、观望,积极行动起来,用各种方式讲清真相:贴不干胶、打电话、寄信,有意愿的同修都拿起笔来……有条件的同修、家属积极配合去要人,要求释放我们的同修。变被动为主动,利用这个机会向更多人讲清真相,让他们能够得到大法的救度。

有师父为我们做主,我们只管去放下一切人心,做好该做的一切,结果是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说了算,其它任何生命和人说了都不算。

个人认识,供同修参考,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