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破牢笼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一日】五年前,国安曾经来抄我的家,要绑架我,被我机智反锁在屋里了。流离失所不久,我就搬家了,几年来恶警一直没找到我。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八日早上,和往常一样,我炼完功,学完法,刚打开电脑,准备利用网络讲真相,一伙恶人突然闯進我家。第一个念头是:不能让恶人看到我电脑里同修的信息。我立即强行关机,一个邪恶之徒冲上来,一下按住了我的双手,怎么办?只关了一台电脑,还有一台电脑开着的,里面保存着几十位同修的电话和联系方式,绝不能落到邪恶之手。我的电脑是加密系统,只要关机了,恶人是永远打不开的,因为电脑没有装电池,要强行关机只有拔线,于是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挣脱恶人的双手,拔掉了电源线,终于关机了。

我被他们绑架到公安局,一个恶警气势汹汹责问我:“你以为搬家了。就找不到你了?”我反驳:“我没犯法,你们凭什么平白无故绑架我?”接着,他们拿出了从户籍上下载打印的一叠身份证照片,问我认不认识,企图让我出卖同修,我说不认识。其实,我一眼就看到了一位最近配合做项目同修的照片。一会儿,那位同修也被绑架,为安全起见,见面时,我们俩都装着不认识。师父讲过:“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1]事后通过学法和交流,认识到当时不应该配合邪恶因素,对他们提出的问题不需要回答。

前一段时间,我让外地同修帮忙邮购了许多真相手机,为了多救人,我已经尽快的全部发到同修们的手中。恶警抄家时,家里一部手机都没有抄到。恶警企图恐吓我:“你和××省的法轮功有联系吧!”他拿出从外省同修那里非法查收的提货单说:“那边的人都被抓了,都判重刑了,他们都把你说出来了……”并报出了货款的明细账目,一点不差。

“你们的真相电话都已经打到我们公安局来了!你老实交代,这些购买的手机给哪些人了!说出来就没事了,你说了就可以回家,不说就不能放你。”看穿了他们的伎俩,我回答:“你要我出卖同修?是绝不可能的。”他们继续问我,我什么都不说。

记得师父讲过:“大家知道,那种手法之卑鄙无耻,只有邪恶的地方能干的出来。其实我早就知道那一套:他们在干这事之前先把你了解好,甚至你吃穿住行喜好都了解,包括对其亲朋好友都要了解好;然后给你弄个套,把你抓去;先给你来一套下马威,给你的感觉是马上就要被枪毙一样;然后抓住你害怕的心理,与你谈话;你不想说的他们就把早已了解的说出来,谈话中给你的感觉是他们什么都知道,好象只有极少人知道的他们都知道。怕心的作用下大有身边人都不可靠的感觉,错觉中好象谁都是特务、谁都是不可信的,如果不答应邪恶的要求好象随时会被杀。其实这是自己有怕心被钻的空子。”[2]这时我想,这批货款的明细账一共只有三个人知道啊!可能是哪位同修在被迫害时承受不住了,把我说出来了,我一点都不怨恨同修,不能在我们之间形成间隔。

我心里对师父说,我要无条件的向内找,一定是我自己修得有漏,才被邪恶因素干扰的。最近这段时间太忙了,把做大法的事当成工作了,做事心太强盛。我看起来每天在学法,但是态度不端正,往往是一边给同修安装电脑,一边听法,不可能入心。学法是严肃的事,这样也是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敬!一定要保证学法入心,专心致志。

继续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在做大法项目中暴露的急躁心、争斗心、怨恨心、疑心、色欲心、显示心、自以为是的心以及其它许许多多的执著心,我立即逐一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无论邪恶迫害是否存在,自己有问题向内找是大法修炼本身的要求。

在向内找的同时,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正法时期的弟子,迫害不被师父承认,我就不承认。哪怕修得有漏,也不允许旧势力的迫害,最后我一定会修好的。我一定要兑现史前的誓约,完成史前大愿,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并请师父加持手机真相组其他同修正念正行,不出问题,多救人。全盘否定旧势力的所有安排,彻底清除旧势力安排的所有干扰迫害因素。

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尽量利用一切机会,和接触到的有缘人讲真相。和我同监室的人全都做了三退,其它监室的除了个别人以外,也都退出了邪党组织。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修炼做好人的高德大法,师父教我们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同时讲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我现身说法,说我自己以前患有乳腺肿瘤、类风湿、胃炎等七、八种病,炼功后病都好了。我又给他们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疑点等真相,我告诉他们贵州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二亿七千万年前的“藏字石”,其断裂面惊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天灭中共这是天意,现已有一亿六千多万人“三退”(退党、团、队)保平安。

监室正对面有一个高清晰的摄像头,监室内的一切警察都看得清清楚楚的。摄像头下边有一个大圆钟,我悟到这是师父安排让我发正念掌握时间的。我每天面对摄像头坐着,背法、整点发正念、打坐炼功。我知道警察看得到我,就是要对着他们发正念,我每天半夜十二点发完正念后就炼静功,一般打坐九十分钟,再炼动功,有时候抱轮两个小时。我坚持发正念,每天堂堂正正的讲真相和炼功,期间没有一个警察干涉我。其实很多警察都明白真相了。

十五天后,他们同意放人。三位同修来接我时,出租车上坚持不懈给司机讲真相,司机也同意三退了。看到同修们的精進不已的状态,我也很受鼓励。

回家后,惊奇的发现那位同修给我的从外地买来的电话卡都还在,家人说:这电话卡那天他们抄家时拿了的,不知怎么走的时候,又放在桌子上了。我明白了,是师父不让他们拿走的,这也是救度众生的法器,这些电话卡能打多少电话!能救多少人啊!我真切感受到师父时时在身边。

事后我知道,在我被关押期间,同修们积极参与营救,国内外同修配合打真相电话。在此,我由衷的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感谢同修们的正念加持!整个过程中真正体现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这一次的教训,也让我更加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明白了如何走好以后的修炼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