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修炼路 荡荡师恩护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六日】我在上小学的时候跟着母亲曾走進大法,那时候并没有真正的修炼,只是觉得大法好。真正开始修炼是在上高一的时候。那时候因为体质差,几乎每星期都要去一次医院,在我的记忆里好像从小时候能吃饭开始就开始吃药至今。

一、结缘得法

可能是修炼的机缘到了,记得那时高一下学期刚开始的时候,同学带来一本真相资料来班里,我随手拿着看了看,看到里面有说很多得了绝症的人在修炼大法以后身体变好了,我想人家得了绝症都能好,我身上的病应该也能好吧。

回家以后跟母亲说想要修大法,母亲虽是99年以前得法的,但迫害开始以后,因父亲的强烈反对,放弃了修炼。母亲听后说可以,咱们一起修。就这样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和母亲又走進了大法。在大法书将要请回来的前几天,干扰很严重,睡觉的时候耳边听见很恐怖的笑声,一个人的时候也感觉周围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一样,母亲也说她睡觉的时候明明房间里面没人,但是一关灯就有人压着她的肚子。把大法书请回来以后,这些干扰都消失了。

从第一次捧起《转法轮》时,我整个人就溶到法里面去了,虽然高中课程多,休息时间少。但哪怕只有十分钟我都会捧起《转法轮》,中午一个多小时的吃饭时间我都会赶回家炼功,那个时候状态非常好,真是一天一个变化,身上大大小小的疾病在短短一星期内消失,而且在得法一个月以后我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把《论语》背下来了。大法的法理净化着我的心灵,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不再像以前那样跟着常人随波逐流,而是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同修也说我的变化很大,第一次看我时脸上黑黑的,现在脸上白白净净的,总是面带微笑,像是变了一个人,我知道这都是修大法带来的变化。

大法的超常在身上得到展现,我在得法以前是一个网瘾很重的人,父亲对此很生气,多次动手打我,但那个网瘾根本戒不了,修大法以后很轻松的就戒掉了网瘾,按照大法的要求在学校里认真的学习,这些都是在修大法以前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二、修炼路途上的魔难

在修炼中我慢慢注意到了自己跟周围的同修好像有所不同,好像有什么东西附在我身上一样。明明内心知道大法好,师父伟大,思想里总是在强烈的反应不好的念头,后来很严重,有时候同修给我真相资料让我去发,我明明心里很愿意去做,觉得这是证实大法的好事,但当把真相资料拿在手里时,身体却表现出强烈的恐惧感,整个人都在发抖,跟一般的怕不同,那个时候自己好像是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自己的身体在莫名其妙的发抖,当时因为正是国内迫害较严重的时期,也就单纯的以为是自己有怕心的缘故。

后来发展到走進家门都很恐惧,在家里看真相光盘时身体也表现一种恐惧感。有时候去同修家学法,每次经过同修家的房间的时候,都感到很恐惧,好像同修的房间里有什么很可怕的东西一样。

有一次我鼓起勇气走進了同修的房间看了看,踏進房间感觉整个房间都充满一种祥和与宁静,房间里供奉着师父的法像,除此以外就跟一般的房间没什么区别。我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会怕的那么厉害,于是脑子里产生了一个让我很恐惧的想法,难不成身体会怕的原因是因为同修的房间里供奉着师父的法像?我不敢再深入的想下去。

问题并不是到此为止,到后来我感觉思想里好像有谁在对我说话,告诉我怎样做可以在同修间制造间隔,在哪些同修面前说什么话,可以造成某些不好的影响,感觉若是按照那个东西告诉我的去做,最终能给当地的同修带来很大损失,虽然自己也在全力排斥这种思想,但是很恐惧自己身上出现的这些状态,不敢跟同修说,怕同修会远离我。但是这些东西排不掉,压不住,几乎每天每时每分每秒都在我的头脑里强烈的反应,有时候因为太难受也想跟同修交流一下,但每次碰见同修了脑袋却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同修走后那些不好的思想又翻出来了。发展到最后连法也学不了了,在学法时就感觉我和法之间好像隔着个什么东西,明明每个字就在眼前,但就是看不進去。

这种状态持续了将近一年以后,因为毫无改变,在自卑,怀疑自己来源可能不好以及学不了大法等不好的状态下我选择了退出修炼,因为大法太神圣,师父太伟大,很担心自己哪天真的会被那些不好的东西带动做出一些破坏法的事来,大不了自己放弃修炼,情愿自己失去修炼的机缘也不能做出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来。

就我在放弃的一瞬间,思想里感觉有很不好的东西朝我走来,我能感觉到它的目地,它想一步步把我推到大法的对立面上去,当时我脑中就产生一个念头,我绝不会做出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来!好像自己的这一念把那不好的生命震住了,它没想到我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这种正念,就放弃了把我推到大法对立面的打算,转而开始全力干扰我。

退出大法修炼以后,我开始过常人的生活,沉迷于电子游戏来麻痹自己。原本以为自己退出大法以后那些干扰都会消失,但是依然老样子,而且因为思想上的强烈干扰我根本没办法听课,就算坐在第一排老师讲的东西我还是一个字也听不進去,因为思想一直都在强烈的反应各种不好念头,思想不能集中也静不下来,结果每次考试都是倒数第一。

可能师父看我在国内的环境下真的难以修出来,就安排我来到海外。

三、师恩浩荡,重回大法

出国以后,在师父的安排下很快接触上当地同修,也开始参与一些证实法的项目,我很珍惜国外能自由学法炼功的环境,经常参加户外炼功,而且很巧的是我第一次去自己住的附近的公园炼功时就碰见有同修也在那炼功,那个地方正好是当地的一个炼功点。

但是在海外开始的几年并不顺利,主要原因是思想上的那种干扰,特别是跟同修出现的摩擦我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种干扰也表现在常人生活中,跟一般人不一样的是我的思想好像是空的,没有正常人的对周围事物的判断和分析能力,甚至不能理智的思考问题,自己的思维好像被外来信息替代了。表现最严重的是自己的思想和身体好像都被那种不好的东西控制住,自己只剩下一小点无可奈何。曾经在这种状态下去过好几次色情店,但我真的不想去那种地方,每次去过以后都极为懊悔,虽然不是自己想要那样做,但毕竟是自己的身体做出了那种事情,觉得自己不配再修炼大法。

但是师父没有放弃我,一再的给我机会,还安排一些同修跟我接触,很神奇的是在这些同修身上我都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和需要提高的地方,有时自己在法理上有不懂的,都能很碰巧的在明慧网上浏览到相关交流文章,师父也在法里点化我。

因为自己一个人学法完全静不下来,师父就安排我跟当地电话组的协调同修接触上,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加入了全球电话组RTC平台,就这样我有了平时学法的环境。师父又慈悲安排电话组成立了青年大法弟子平台,在这个平台都是跟我年龄相仿的青年弟子,大家每天都在一起学法,打真相电话,然后在法上敞开心扉的交流。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跌跌撞撞的在大法中走到今天,虽然跟精進的大法弟子还没法比,但整体上状态在往好的方面变,从以前的对自己完全绝望,怀疑自己的这种状态根本不可能修成,到现在充满信心,觉得只要修下去,自己一定能成。

今年在师父的安排下参加了十一的香港游行,回来以后我悟到越是在状态不好的时候越应该走出去证实法。自己以前会被干扰的那么严重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每当自己被那种不好的思想打击的很消沉的时候,都不想学法,也不想跟同修接触,甚至不出去做证实法的事,想等自己状态好了再去做三件事,结果状态老也好不了。所以不管自己的状态如何糟糕,该做的三件事每天都不落下,反而能逆流而上。

以上是我得法至今的修炼历程,与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