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找回昔日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五日】师尊《二十年讲法》发表后,通过学法交流,大家感受最深的就是我们要按照正法進程“抓紧救度快讲”[1]和找回昔日同修以及没走出来的一定要走出来,做好自己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为此,我们在这些方面做了一些我们该做的事,下面是我们的一些认识和体悟。

一、突破障碍,面对面讲真相

师尊说:“其实做这件事情的当初我就知道,人类到了这种成度了,加上邪恶这么大的干扰,当初迫害大法弟子时造出的谎言对世人的迷惑,讲真相真的很难。那个时候我就看到了,要想把人都救下来其实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宇宙众生都救下来更是不可能的了,但是我们就是尽量的多救、快救,赶在这些时间的前面能救更多的生命。”[2]

对照师尊的讲法,我们及时查找了过去在面对面讲真相、救世人中的一些不够主动、完善的地方。比如:过去我们有些同修在面对面讲真相、救世人中,对陌生人难以开口、找上话,因此救人效果不理想,怎么办?只好结成对到集贸市场、大型超市、专业市场等地方购买个人家庭生活中的用品和证实大法项目中的物品,在买的过程中,和卖主搭上话,然后顺势讲真相、劝三退。

虽然能够达到一定效果,但往往是被动去做,同时经济也是有限的,物品需求也是有限的,不能长此下去呀!又怎么办?关键是要破除观念、突破障碍,真正按照修炼人的要求去严肃对待一切,把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当作自己的责任,每天不可少的一件大事来做。这样才能发挥大法弟子的最大作用,收到最佳的效果。

明白了这些后,同修们打破了过去的框框,突破讲真相中的障碍,结伴到建筑工地、旅游风景区、周边农村等地去面对面讲真相、救世人,效果也比较好,每次出去都能使一定数量的世人选择“三退”,这样为本地区讲真相、劝三退起到了积极促進作用,也带动过去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也走出来了,积极的和一直很精進的同修一块面对面讲真相救世人,为本地救度众生之事起到了很好的带动作用。

二、整体配合,努力找回昔日同修

我们地区过去修炼大法的人数不少,但是现在堂堂正正公开修炼的人不太多。我们粗略分析了一下,存在如下几种情况:

(一)极少数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因家庭生活等原因放弃修炼,这种人占的比例非常小;

(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有相当一部份学员受到来自家庭、社会、工作单位、亲朋好友等等的压力,被迫放弃修炼,这种情况的人数比较多,但是他(她)们心里仍然坚信大法好;

(三)有部份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迫害开始后,仍然很坚定,有的曾到北京及省政府等地上访过,证实过大法,后来由于邪恶的迫害,经受不住红色恐怖的威胁、利诱,被迫放弃而走入其它法门,但这部份人不反对大法,还是相信大法,只是怕心严重,作出了错误选择;

(四)有少数人被中共邪党严重迫害后,怕心严重,但又明白大法好,内心不想放弃,偷偷在家修,不和任何同修接触、来往,这种人占的比例较小;

(五)极少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曾担任过当地辅导员,但由于学法不扎实,人心执着较重,后来经受不住邪恶残酷迫害,放弃修炼并邪悟走向反面的,这种人占的比例极少。

通过分析、归类上述放弃修炼的五个方面、五个不同类型人员情况后,针对性的采取一些措施,進行帮助、劝说,打开他(她)们的心锁,解开他(她)们的迷绊,我们是如下做的:

(一)加强学法,学好法,严格按照大法要求,抱着一颗慈善之心,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的状态和宽广的胸怀,不怕艰苦,耐心、细致地去找昔日同修,帮助他(她)们学法、炼功,真正找回自我,回归到大法洪流中来。

(二)我们本地区所有大法弟子在发正念时,加上一念,彻底铲除昔日同修背后另外空间阻挡他(她)们回归大法的一切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使他(她)们早日醒悟,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

(三)过去与昔日同修熟悉并有来往的同修,主动去找他(她)们,循序渐進的去与其交流、切磋,用法理打开他(她)们心结。

(四)我们在与昔日同修交流时,一定要严格按照大法要求行事,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绝对不说,本着为大法负责,为整体负责的心,做到修口。

(五)本地区所有大法弟子要拧成一股劲,该配合的要配合,该圆容的要圆容,该提高的要提高,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一样认真对待,绝对不能敷衍了事和应付,要有一颗慈善之心,帮助昔日同修找回真正自我。

(六)正念正行,自己的心要纯净,真正有找回同修的愿望,相信一定会有好的效果的。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

下面是我的亲身感受,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一次听到一个同修说,她碰到了一位昔日的同修,并向她介绍了目前正法進程和师尊《二十年讲法》,鼓励她走回来,师父在等我们走回来。这位昔日的同修听后没有明确表态,也没有谈论大法修炼的事,这样她俩就分手了。我听后,暗自下决心,一定要找到这个昔日的同修和她交流、切磋,用师尊讲的法理打开她封尘的心锁,因为我以前和这个同修比较熟,曾经在一块学法、洪法、炼功,现在她已搬家了,没有和过去熟悉的同修来往,据说也放弃了修炼。为什么出现这个状态呢?是因为该同修于二零零零年上半年的一天,她主动邀约几个同修一块上北京证实大法,后来邪恶对她们進行了严酷的非法审问,迫害中其他同修都说是她联系的。其他同修被关入洗脑班迫害,而她被非法劳教一年,遭受了残酷迫害,出来后她再也不和过去熟悉的同修来往了。同修主动找她,给她送资料她都拒绝,最后她搬了家,再也找不到她了。

这次同修偶然碰到了她,虽然交流切磋后没有一个结果,但却起了一个很好的铺垫作用。说是偶然,其实也并非偶然,是师父在帮助我们,鼓励我们找回昔日的同修。自从同修告诉我碰到了这位昔日同修后,我就有这个愿望要找到她,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3]

二零一二年的六月下旬的一天,我在马路上行走的时候,突然看到正前方走过来一个中年女性,仔细一看,原来就是我要找的同修,于是我很激动的上前和她打招呼,并简单的谈了下近况,然后就切入主题。我说:“大姐,我要陪你走一段路,有件事要和你交谈一下,好吗?”她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好!”于是,我就主动谈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我们在一块学法炼功的情景,并说大姐你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比我早一年,那个时候你每天早上总是背着一个录放机,来得很早,为同修服务,放炼功音乐,无论是刮风下雨、天寒地冻,从未间断过,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热心为大家服务,我们都很感谢你。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你义无反顾的走向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你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做了你该做的事。后来邪恶对你進行了残酷迫害,你受尽了折磨,但是你仍然信师信法,没有出卖一个同修,你个人承受了一切,没有在高压面前倒下,没有走向反面。后来虽然怕心较重,你没有和任何同修来往、联系,我们却是很想念你的,盼你和我们一样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现在你的情况我们不知道了。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师父不想放弃一个弟子,要我们找回昔日同修,大家共同修好自己,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圆满随师还”[4]。我还说:大姐,我们千万年、亿万年的等待,在历史过程中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就在这一世、在前段时间你不也吃了很多苦吗?为的是什么?不是为了得法吗?为了修炼吗?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履行我们的史前誓约吗?!

我和大姐交流很真诚,也很激动,大姐很了解我,她听着、看着我的言行举止,也很激动,我深知是师尊在加持我、鼓励我,也解开了大姐的心锁,最后大姐大声的连连说:“谢谢你,我一定会走回来的。”声音是多么的干脆利落,多么嘹亮悦耳,当时我抑制不住心情激动,为昔日同修能走回来而高兴。

今天我写到这里时,也控制不住心中激动、泪水夺眶而出,大姐那铿锵有力的声音仿佛又在我耳边回响。大姐!我相信你会兑现你的诺言,会象当初得法那样喜悦、精進、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也相信和大姐有类似经历的昔日同修也能象大姐一样从新走回来,溶于大法修炼的洪流中来,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

三、一点感悟

找回昔日同修这件事情不是哪一个人能做的了的,其实是师父都已经给我们把路铺垫好了,只是需要我们去跑跑腿、动动嘴、动动脑,需要我们整体协调、配合去实践、去做好,发挥每个大法粒子的作用而已。我们在与昔日的同修交流切磋时,最好谈些正面、积极的事情,谈论当初得法的喜悦心情和身心受益的好处,谈大法的美好、殊胜、超常,带动影响他(她)们回忆得法当初的情景,打开他(她)们的心锁,解开他(她)们心中的迷绊,使他(她)们找回真正的自我,回到正法洪流中来,做好自己当前应该做好的事情。

上述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缘归圣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