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奥克兰医院的传奇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到了第六周,我穿上了背心,……并站了起来。病房的其他人一齐鼓掌:“太神奇了!”然后我开始站著炼动功,并开始慢慢学走路,他们看到都惊讶的目瞪口呆:“你炼的功太厉害了,我们想都不敢想象。”按照现代医学讲,象这样严重的伤很可能是终身残废……

二零一四年五月中旬,我到屋顶清理水渠里面的竹子叶和屋顶的脏东西,当我下梯时,不知怎么的,梯子自动叠扣,把我从屋檐上摔了下来,腰直接摔在水泥地上,后背和颈摔在铁梯上。当时我很清醒,也不很疼,我大声喊我丈夫,他看着我吓坏了,我对他说“我忘了喊师父,否则我就不会出现这个结果,我站不起来了,你竖着把我抱回家。”当他竖起我,我马上就晕了过去。

我丈夫叫朋友开车把我送到奥克兰医院,值班医生马上帮我拍X光片,医生说“摔得相当严重,先打止疼针和吊盐水,不能喝水吃东西,明天动手术,你有几节骨跌伤,严重的是腰,第七节背椎骨原长约2公分,现压扁成约不到0.5公分,第三节背椎骨也是压扁,还有压碎的小骨头还留在神经旁,不及时取出会出大麻烦”。

醒了,当时就觉得被人当头打了一棒,我不能配合,不能承认这一切,赶紧发正念。我被单独安排在很大的急救病危房。我呆在这感觉真不是滋味,我想我不能动手术,我是修大法的,风风雨雨修了二十年都闯过来了,我怎么今天要动手术呢?不行,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我求师父:“师父,弟子不能打麻药针,不能动手术,也不能吃药,请求师父帮我把摔碎的骨头贴回去。”然后我看着挂钟一个钟头一个钟头发正念,背师父的《论语》,什么也不想。

第二天早晨七点多钟,我的主治医生和翻译来了,告诉我不用动手术了,你的碎骨头已经固定了,当时我热泪满面,激动的在心里一次一次的喊是师父救了我。医生继续说:“你摔得很严重,必须躺上六个星期,除了吃药和肚子里每天打一支化淤血的针,一直打六个星期,脚还要进行氧气按摩,今天照核磁共振,你还是住这病危房间……

医生说一大堆,我也不在乎,因为我知道师父在管我,我再求师父:“师父,我不能打针、吃药的,请求师父把我的疼闭锁掉。”就这么一想,真灵,昨晚一进医院打了止痛针还疼的一个晚上睡不着,现在马上就不疼了,还从来没有那么舒服过,以前有疼的地方也没有了。真是百脉皆通,感觉能量流很强,身体轻飘飘的,感觉太神奇了,也很兴奋,心里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慈悲救度我,用什么语言也表达不了我的激动和感恩。我决心要洪法,让这里的医生、护士以及所有来医院见过我的人都知道大法的威力。

我开始闭上眼睛,躺著炼功,接著炼第一套和第三套。护士拿著药进来不敢惊动我,等我炼完功,她竖大拇指说“好”,我用不怎么样的英语告诉她我炼的是法轮功,我身体不疼了,还很舒服。她说针一定要打,我说“我真的很好,不需要。”她也就不强迫我了。来了几个护士,我都这样对待。

第二天来了一位中年医生和翻译,说磁共振照出我的颈部有伤,骨盆有一道裂缝,如果不打化瘀血的针很危险,瘀血倒流肺部,堵塞肺那就要抢救了。“你看起来还很年轻,要珍惜生命。”我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强大的能量流能打通体内瘀塞的地方,并能排除体内的废物,净化身体,使自己达到健康,并且身体还能向年轻方向退,从而会增长寿命,所以我是因为珍惜生命才不要打针的。最后我出院那天,医生告诉我的朋友说:“她是一位最可爱的人。”

第三天又来一位年轻的男医生和翻译,他说:“你不吃药、不打针,是打破了我们建院以来从来都没有的病例。你可以转到住院部了。”我告诉他,我长期修炼法轮功,身体不需要吃药,谢谢政府的关心和医生的爱护,请你把这些药给最需要的病人吧!他说:“你是这个医院最好的一位病人。”

住院部四个病人一个大房间,来探视的人也多,我都用炼功来洪法。好几个护士来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我说正是。他们都竖起大拇指说非常好。以后每进来新病人,护士们都主动把我的事介绍给他们,而他们又告诉他们的亲朋好友,他们都说太神奇了,简直不可思议。他们都喜欢来看看我,问候我,安慰我,有的还说要帮我做祈祷,我就给他们洪法资料。

有一天,同修来看我,与他们交流此事,他们说:“做的好,你有师父管,我们放心。”同修走后,当晚一位护士帮我翻身擦背,这违背了常规,本来应该三个人才能做的,在最忙时也要两个人协作,但她一个人做,非常粗鲁翻转我的身体,随便用力擦,大力翻转我的身体,把我弄的很疼,就像把刚刚连接好的骨头又从新撕开一样,我大叫一声,她说你疼了,快点打针。马上拿针来要给我打,我说:“No”。她说你如果不打针,脚就不能走了,我告诉她,我不但可以走,还要跳舞呢!这时我把脚抬的很高,她很惊讶的看着我,带著不可思议的神态。

当晚疼的睡不着觉,我赶紧发正念,想消除她身上不好的东西,后来转念一想,认为自己是修真善忍的,就应该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我找到了是自己的欢喜心和显示心出来了,自以为有师父管著,身体受伤也不疼,象是什么都不怕,跟同修讲这事特兴奋。其实护士不按常规是冲著我的显示心来的,这不是考验我修的扎实不扎实吗?两天后,我又恢复原来的舒服状态。在医院期间,还发生过很多神奇的事,这里就不一一说了。

第六周,我穿上了背心,当时我就可以直立坐起来,头不晕眼不花,并站了起来。病房的其他人一齐鼓掌:“太神奇了!”然后我开始站著炼动功,并开始慢慢学走路,他们看到都惊讶的目瞪口呆:“你炼的功太厉害了,我们想都不敢想象。”

按照现代医学讲,象这样严重的伤很可能是终身残废,我不手术、不吃药、不打针,六周就站起来炼功走路,真是不可思议,神奇!太神奇!

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抓紧每一次机会向他们洪法,把同修给我的三本《绝处逢生》的小册子给了我的主治医生和其他医务人员,他们看完后爱不释手,我想再传给别人看,但他们都不肯还给我了。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师父慈悲的救了我,还救了我周围的医护人员和病友,还点化我在疼痛时找自己的原因。师父啊,弟子谢谢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