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消沉懈怠的病业假相中走出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

一、消沉懈怠的病业假相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走不出这种消沉、懈怠的病业假相修炼状态,更难以進入那种法中修炼人的精進状态。

表现在修炼方面:学法时紧时松,有时还不想学法,即使学法也很难入心;炼功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即使炼功也不能做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而是选一、三、四套功法炼,逃避二、五套功法,图安逸、怕吃苦;全球每天四个整点发正念,很难做到一次不落,特别是夜间十二点发正念,也仅能保持在百分之五、六十,有时还会犯困和倒掌。讲真相救人也不能做到持之以恒,即使发资料、传《九评》、送神韵、讲真相、做三退,时有为完成任务的人心冒出来,做的消极被动。换句话说自己修炼中做的“三件事”就是在走形式、做样子,好在同修面前证明自己还是个大法弟子。

长期以来一直处在消沉、懈怠的状态中走不出来表现在身体方面:出现了常人糖尿病的病业假相状态。身体明显消瘦,左眼视力严重下降,几尽失明。尽管我感觉身体并无大碍,且从思想深处和内心里否定它、不承认它,可这种病业假相的身体状态,一时给我炼功带来了一定影响。当我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左臂膀疼痛的难以坚持,勉强坚持下来,动作已经变形;炼第五套静功时,左大腿根部位十分疼痛、闹心,每次只能坚持半小时,面对这种消沉、懈怠不正确的修炼状态和病业假相的身体状态,使我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和修炼的严肃性。我意识到应站在师父正法的要求和修炼人的基点上,赶快在法中归正自己,也许师父正是看到了我这颗想在法中归正自己的心,就利用同修的一篇《差在哪里》的体会文章点醒了我,我开始认真向内找自己,在修炼上从新扬帆启程。

二、在做“三件事”中实修好自己

为了走好最后这段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之路,我开始按着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一)在学法炼功中实修好自己

为了多学法,学好法,防止在学法时出现走形式、不入心、学法不得法。我坚持每天晨炼完五套功法,发完早六点正念后,静心学习两讲《转法轮》。因为这个时间段,家庭环境和外部环境最安静,身心又处在一个刚炼完功和发完正念的轻松、清静状态中,十分利于学法。学法时如果出现看不進去犯迷糊,体悟不到现有层次法中的内涵时,我会立刻警觉起来,先找一找自己学法时的状态是否正确,学法时思想有没有溜号,心思有没有完全集中在法上。如果不存在这个现象,我就利用十分钟炼第一套功法,让自己進入到那种身神合一的状态之中,确保学法时精力旺盛、头脑清醒、思想集中。

每天要求自己学法读法时,要字字入目、句句入心。时时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让自己的行为符合法的标准,这样坚持一段时间以后,我很快就突破了过去那种走形式、学法困、犯迷糊、不入心的消沉懈怠的学法状态。

在这样的学法状态中,师父的法不断在我现有的层次上给我展显出新的内涵,使我在同化法的过程中,真正感受到了那种法中状态的美妙和舒服。一次学法时突然《转法轮》书中的字放大了好几倍,呈现出墨迹变深,字迹放大,我激动不已,连声说谢谢师父鼓励、谢谢师父鼓励!弟子一定好好学法,认真学法,在学法的过程中实修好自己。

我悟到学法的过程,不仅是自己直接接触法、同化法的过程,也是一个在法中实修自己的过程,过程中使自己修去了消沉懈怠和不重视学法、不想学法的许多人心和杂念,直到现在,我都是这样坚持学法,哪怕不吃不喝,也要保证天天学两讲《转法轮》,真有一种离不开法的感受,所以每天我都不放弃和耽误自己的学法时间。

为了扎扎实实的炼好五套功法,我每天坚持全球统一时间的晨炼,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为了保证炼功不晚点,我把闹钟铃声设置在凌晨三点四十分,闹钟一响立即起床。为防止出现以前关掉闹钟后,又被安逸心和困干扰继续睡过去的事,我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被子叠起来放好,离开拖着自己倒下入睡的魔床,走出卧室到客厅炼功,我就是要把炼功作为自己实修的一个开始,这一关过去,就是我心性的提高和升华,只有这一关顺利的过去,才能保证進入正常炼功的下一关。这次我下定决心,坚定正念,必须闯过这一关。

当你真正下决心去做的时候,其实那一关什么都不是,它在真正修炼人的面前会变得很小,简直就是一跃而过。从那一刻起直到今天,我每天始终如一的坚持晨炼。过去一直逃避不愿意炼的第二套和第五套功法,成了我要闯的第二关,我悟到什么是实修?什么是修心性?这就是对我实修和心性的最大挑战。面对过关和考验,我想我必须坚定正念,一次到位。第一天开始炼的时候,左臂疼痛难忍,动作有些变形,但我咬牙坚持,决不放弃。就这样,在第三天早晨炼功时,我就突破了过去长期以来一直未能突破的这一关,从那一刻起直到今天,我每天都坚持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其实我悟到,不是有多难,不是做不到,就是自己想不想修,想不想做,有没有决心做,只要横下一条心去修去做的时候,什么都挡不住,就一定能做到。

正如师父讲的:“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这一关过去之后,再炼第二套功法时,身体感觉就完全和以前不一样了。真正感受到了“生慧增力,容心轻体”[2]的美妙。在每次炼功时,我严格按照师父的炼功音乐和口令炼功,规范自己的每一个炼功动作,确保自己的炼功动作与师父的口令保持一致。因为我悟到,如果自己的动作与师父的口令不协调,从小里说是动作不规范、不正确,或是炼功不静,思想溜号造成的;从大里说就是没有听师父的话,就是不敬师不敬法,因为功也是法的一部份。所以我每天晨炼时,严格要求自己的思想集中到炼功音乐和师父的口令上,最大限度的达到功法口诀要领中对炼功者的要求,认真炼好每一套功法和功法中的每一个动作,哪怕站姿、叠扣小腹、结印这些细小的动作都要按要求和标准做好、做到位,因为这些动作都是每套功法的一部份,缺哪一项都不是一套完整的功法,都会影响炼功的整体效果。

我悟到炼功的过程,不仅是直接修炼转化本体过程,也是一个实修和提高自己心性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修去了怕苦怕累的人心、惰性和安逸心。

(二)在发正念中实修好自己

我悟到能不能按照师父的要求发好正念,也是对自己实修过程的一个严格检验。为发好每个整点的正念,特别是白天三个整点的正念不受干扰,我首先站在师父正法需要的基点上,从思想上提起高度重视。其次把发正念这件事摆到一个重要位置;决心实修掉发正念与常人的事情发生冲突时,放下发正念去做常人的事,过后再补发的这个观念和人心。始终坚持把发正念摆在第一位,常人中的所有事情都要往后推、往后放,不能因为常人的事干扰我发正念。即使是做大法的事更要按时发好正念。为了保证夜间十二点按时发好正念,我把闹钟设置到十一点五十分,为避免安逸心和困魔干扰,闹钟铃声一响,我不再象过去那样躺在床上等点儿,而是立即起床打起精神,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时间一到立即進入发正念的状态。过程中始终坚持做到念力集中、不迷糊、不倒掌。直到现在我都是每天四个整点一次不落的发正念。我这种发正念的状态,有时夜间发完正念也没有困意,真正起到了清理自身和解体另外空间败类异物的正念作用。

我悟到发正念的过程,不仅是直接清理自己空间场和另外空间场的败类异物和一些坏东西,更是实修自己的一个过程。过程中使自己修去了安逸、懈怠、懒惰和不重视发正念的各种人心。

(三)在讲清真相中实修好自己

我悟到能不能突破面对面讲真相、手递手送神韵、传《九评》,是检验一名大法弟子实修是否到位、是否扎实。自己为了能够突破这个过程,使自己的心性提高上来,达到法对自己的要求。

在做的过程中,我始终坚持专门时间出去讲真相和利用一切机会、场合讲真相相结合的办法,把讲真相救众生贯穿在自己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因此,我在专门抽出时间外出发真相资料、送破网软件、赠神韵光盘、传送《九评》、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救众生的基础上,我还利用走亲访友、亲朋聚会、婚丧嫁娶等各种机会和场合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平时外出,身上装着护身符,电动车后备箱里装着《九评》、神韵光盘,一有机会、一遇有缘人就发就讲,利用一切机会和场合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

一次一个同学家孙子满月办喜宴,我遇到了一位在县法院上班的同学,听他介绍说现在他被借调到县政法委干截访工作。我悟到让我遇上他绝非偶然,一是师父把他送到我面前让我给他讲真相救他,免得在这个岗位上干坏事毁了自己,二是通过这件事检验检验我的心性和实修是否到位。面对这位同学,我想这是让我提高心性,实修自己去怕心的好机会,我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突破自我,修去这些怕被人说、怕没面子、怕被迫害的人心,过好这次心性关。于是我不再犹豫,一边在法中归正着自己的状态,一边背诵着“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一边对着他发正念,清除他背后阻碍他听真相得救度的共产邪灵和黑手烂鬼,同时求师父加持。而后我挪动座位靠近他,在他耳边对他开始讲真相,他边听边点头,很认同和相信我说的,我告诉他在这个岗位上千万别做迫害法轮功的事,迫害法轮功学员会害了自己的,他一再表示不会干那个事,最后他同意我帮他做了三退(退出党、团、队)他一再对我表示感谢。

我看到一个生命得救了,我的许多怕心修去了,我的心性提高上来了,障碍我面对面讲真相的关突破了,真正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我又开始找回了修炼人那种殊胜美好的精進状态。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有这个救人的愿望,我再次感受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转法轮》)的法中内涵。

我悟到讲真相的过程,不仅是一个直接解体邪恶救度众生的过程,更是一个考验自己实修自己心性的过程。在讲真相过程中,使自己修去了怕被人说、怕没面子、怕被人瞧不起、怕邪恶迫害的怕这怕那的许许多多的人心、观念和执着。

(四)在向内修中实修好自己

我按照师父的要求,注意从过去那些“不让人说”和“喝酒”、“赌博”这些久拖未决的人心和恶习上入手实修自己。

一次乡下老家来客人看我母亲,中午在饭店陪着吃饭,其中一位是我小时候要好的朋友,现在村里当了干部。饭菜一上桌,他就开始对我劝酒,我礼貌的对他婉言谢绝,并说明自己已经戒酒了。可这位朋友当着全家人和其他几位朋友的面,开始用一些刻薄的语言讽刺我说:“看不起乡下人,到你们家来,你不喝酒,我们怎么喝呀。”还说了些刺耳难听的话。这要是在以往,我的争斗心一起,我不仅要和他斗嘴,肯定要意气用事、感情用事,破戒喝酒。

但是这次我没有那样做。因为我知道自己该实修了,我悟到这就是对着我的这颗心来的,是师父给我安排了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心想我一定要把握住这次实修的机会。此时,我一边在心里求师父加持自己,相信一切由师父安排,谁说了都不算;我一边守住自己的心性不动摇。所以不管他说什么,我都不动心。当我的心性符合了这层法的标准时,师父很快就把这一关撤掉了。

这一关过去后,紧接着又来一关,饭后回到家中,我的这位朋友要求我与他们打麻将,我很郑重的告诉他说“我已经戒赌了”,他一听就又开始上话刺激我了,说“一个大男人戒烟、戒酒、戒赌这还是个正常人吗”?我说“对,我是个修炼的人”。无论他怎么说,我就是守住这颗心不动,很快师父就给我化解了这一关,这次使我真正体悟到了心去而难化的殊胜。

通过这些修心去执的过程,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彻底修去了这个长期留在自己身上的瘾好、恶习和挡在我面前的人心与执着。也在这个过程中实修掉了一大部份人情、面子、怨恨、委屈、争斗和不让人说的人心,最关键的是通过实修,使自己的心性得到了提高,能够真正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彻底的做到了戒酒、戒赌这些常人中的嗜好和恶习,直到今天无论在任何环境、场合下,我都没有再喝过一次酒、赌过一次钱。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还要注意实修自己在其它方面暴露出来的各种人心执着和观念,做一名真正实修的大法弟子。

今天所取得的一切,都源自于师父的慈悲呵护,而自己所做的一切,却距离师父的要求和精進的同修相差很远。唯有精進实修,踏踏实实地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在法上提高自己,才对得起师父、对得起大法、对得起众生、对得起自己,才配师父赋予给自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这个光荣而伟大的称号。

以上是现有层次所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