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浩荡佛恩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十日】我是当年的大法小弟子,在伟大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如今已是二十出头的充满青春活力的青年,是法轮大法教会我如何做个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是法轮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使我更理性、更成熟。在此弟子谨向伟大师尊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随同父母得法的,那时我只有六岁,每天晚上跟父母一起看师父讲法录像,听大法音乐,大人给我念《转法轮》。记得有一次我发高烧三天食水未進,妈妈背着我到邻居阿姨家看师父讲法录像,妈妈抱着我听完一讲讲法录像,我从妈妈怀里坐起来 ,看到阿姨家的茶盘里放着煮好的花生和毛豆,我告诉妈妈我要吃花生,妈妈高兴的流泪了。在场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还有一次,那年我十二岁,上小学四年级,我突然身上起了一身红疙瘩,奇痒无比。而且头皮、眼皮都是,全身到处都是,而且脸已经肿的变形了,邻居奶奶给我出了个偏方,用柳树叶子熬水洗,我想:我这也不是病,是净化身体呢!每天跟妈妈一起学法、发正念,几天后不知不觉身上的疙瘩全消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对学法的深入,我对大法的法理也有了更多的理解,平时也时时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那是一年秋天,中午上学时在学校操场捡到了二百二十元钱,当时我把这钱赶快交给老师,我想因为秋天开学了 小朋友是把交学费的钱弄丢了,我想同学钱丢了,该有多着急。还有一次,我在院子里玩,捡到一枚金戒指,打听后才知是我家房户婶婶丢的,我还给她,她可高兴了,还给我买了两个大鸡腿呢!师父告诉弟子,遇事为他人着想,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我听师父的话。

二零零六年我上中学,夏天学校组织去旅游,我和我班有个男同学因为争吵座位打了起来,当时这个男孩拿起小板凳砸向我的头部,当时血就流下来了,而且满脸衣服上都是,老师和同学吓坏了,要送我上医院,我说没有事,我有师父。后来他们帮我清洗,用创可贴包住伤口把我送回家了。校长告诉那个同学让他家长找我家长协商,而且要开除他,在这之前我们学校有一个同学用砖头把另一个同学的头砸出个口子缝了四针, 打人同学的家长拿了四千块钱医药费,学校还把这个同学开除了,因为学校也想推卸责任。

我回家后,妈妈问我用上医院吗?我说不用,没有事,由于血出的过多,头有点疼。第二天我没上学,那位同学的家长拎着水果来我们家看我,当时 妈妈不在家,我很有礼貌的招待了他们,并从冰箱中拿出来水果让他们吃,我说阿姨你们不用担心,我学法轮功,有师父保护,不会出事。而且我妈妈学法轮功,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不会跟你们要钱,等我妈回来了,让我妈去学校跟校长讲讲,不开除那位同学。

当时同学的妈妈感动的哭了,把我搂过来说:你真是个好孩子,太懂事了,谁把你教育的这么好,我的儿子要像你这样懂事就好了。我说因为我学法轮大法,师父让我按真善忍做好。阿姨说回去我们也学法轮功,让我儿子也学“真善忍”。中午妈妈回来了,同学的妈妈拿出钱来说要弥补过错,妈妈谢绝了并且告诉她法轮大法的美好,天安门自焚骗局的真相,而且还帮她们全家做了三退。同学的妈妈当时含着泪,请回了李老师的讲法光盘,还有大法书籍,高高兴兴的回家了。第二天又来给买了一个大西瓜,说要表示感谢一定要收下。妈妈到学校跟老师说:我的孩子没关系,不要开除那个孩子了,惩罚不是目地,孩子明白如何做人的道理更重要。老师当时很佩服妈妈,说你这个家长和别的孩子家长不一样,人家都是来要求赔钱的,给自己孩子出口气,你还来为打你孩子的同学求情,真是不可思议!我妈妈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真善忍是我们做人的准则。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迫害后,我们家也经历了很多的魔难,警察经常来骚扰,逼迫爸妈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爸爸原来患糖尿病没钱治,炼法轮功五十天就好了,而且十多年没吃药,可是因为迫害,爸爸害怕不敢炼了,二零零五年去世了。妈妈因为坚持对大法的信仰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监狱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剩下我独自一人,警察来恐吓,因此我也不敢学,在常人社会的这个大染缸中随波逐流。可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多少次在危难中师父点化我,保护我。

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十几年,虽历经魔难,我更加成熟了,也更懂得大法的无比珍贵。我非常庆幸自己能成为一名大法弟子!我要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走好走正每一步,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同时也衷心祝愿天下所有的人都能永远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珍惜这万古机缘,选择一个美好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