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1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二零一四年,中共继续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在中共及其“610”非法组织的操控下,迫害发生在法轮功学员工作单位、街道居委会、公安局、洗脑班、监狱等场所。

有法轮功学员遭骚扰、恐吓威胁、绑架、抄家抢劫、非法关押、非法庭审、判刑、敲诈勒索、监控、强行抽血、按血手印;有法轮功学员被二零一四年前的劳教迫害后继续遭骚扰、恐吓威胁;有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有法轮功学员被监狱迫害;有法轮功学员身心被洗脑班摧残;有法轮功学员被公安局刑讯逼供、被看守所酷刑折磨。致使二零一四年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致死的案例不断发生。

本文是对二零一四年证实的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的统计,由于中共对信息的封锁,还有很多迫害案例没有曝光出来。本文信息来源均为明慧网,截止日期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一、二零一四年新证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一百二十三人

根据明慧网公布的有关二零一四年的信息统计:新证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至少一百二十三人,其中二零一四年被迫害致死九十一人,二零一三年被迫害致死新增十七人,二零一三年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新增十五人。见文后《附录:二零一四年新证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名单》。

也就是说,二零一四年在中国大陆:每两个月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图1

图1:2014年新证实被迫害致死的部份大陆法轮功学员

图1为二零一四年新证实被迫害致死的部份大陆法轮功学员,从左至右,从上至下,其姓名(地区,被迫害致死年)分别是:

第一行:迟美芹(辽宁,2014)曲辉(辽宁,2014)项晓波(黑龙江,2014)高杰(辽宁,2014)谭香玉(湖南,2014)杨世芬(福建,2014)张淑贤(吉林,2014)罗江平(云南,2013)邵敬梅(浙江,2014);

第二行:许艳香(河北,2014)王岩(吉林,2014)王海金(河北,2014)巴冠男(辽宁,2014)杨春玲(辽宁,2014)孔秋阁(新疆,2014)邹国强(黑龙江,2014)吴泽秀(贵州,2013)刘路香(辽宁,2014);

第三行:曲伟(辽宁,2014)任淑雯(辽宁,2014)王敏(辽宁,2014)张桂芝(吉林,2014)李烈凤(江西,2014)陈丽芝(贵州,2014)杨铭芬(广东,2004)周柏生(湖南,2010)张友维(北京,2011);

第四行:朱金瑞(黑龙江,2014)王海田(吉林,2014)刘桂红(吉林,2014)吴加俊(山东,2014)周泽群(重庆,2014)张俊(贵州,2014)黑龙江(邱玉霞,2013)潘维(吉林,2008)乐良臻(湖南,2014)。

在二零一四年被迫害致死的九十一人中:辽宁二十一人,吉林十五人,黑龙江九人,重庆五人,湖南五人,河北四人,河南三人,陕西三人,山东三人,四川三人,北京二人,江苏二人,江西二人,贵州二人,甘肃二人,新疆二人,福建二人,天津、宁夏、山西、安徽、云南、浙江各一人。如下图二所示。

图2

图2:二零一四年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人数地区分布

二零一四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九十一人中,男性三十八人,占总数的百分之四十一点八;女性五十三人,占百分之五十八点二,如下面图3所示。

图3

图3:二零一四年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性别分布

另外,二零一四年新证实二零一三年新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十七人,男八人,女九人。

二零一四年新证实二零一三年前新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十五人,男六人,女九人。

二零一四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九十一人中,八十例年龄清晰,最小者二十八岁,最大者八旬。年龄分布:二十八~四十五岁十三例,四十六~六十岁二十五例,六十一~六十五岁十六例,六十六~七十岁十四例,七十岁以上十二例。如下面图四所示。

图4

图4:二零一四年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年龄分布

二、二零一四年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原因分析

在二零一四年被迫害致死的九十一名大陆法轮功学员中:

由于多次遭骚扰、恐吓威胁、绑架、抄家抢劫、非法关押、敲诈勒索、监控、强行抽血、按血手印等迫害而去世的二十一人,占总数的百分之二十三点一;

被监狱迫害致死的有二十八人,占总数的百分之三十点八;

被劳教所迫害致死的有八人,占总数的百分之八点八;

被邪恶洗脑班迫害致死的有七人,占总数的百分之七点七;

被公安局、看守所折磨致死的十七人,占总数的百分之十八点七;

被迫流离失所致死的十人,占总数的百分之十一。

如下面图5所示。

图5

图5:二零一四年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原因

三、二零一四年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类型案例

1、被公安局迫害致死案例:图们张淑贤被绑架一天内遭虐杀

张淑贤女士,五十三岁,是吉林省图们市曲水村一个乡亲们公认的好人。二零一四年八月七日,被图们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二十四小时内即被折磨致死,家属见到张淑贤遗体从胸部以下到大腿都是黑紫伤痕:大腿肉被撕裂了,阴部周围还有电棍电烤糊伤,背部还有踢蹬的鞋印血迹,假牙也被打没了,高检法医当时表示是酷刑致死。

张淑贤

张淑贤

八月七日,张淑贤于下午三时坐五路公交车去市内,被已蹲坑多时的图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恶警吴吉龙,指挥着多名恶警驾着小车尾随着公交车盯上了她,当张淑贤下车时,恶警一拥而上将她绑架到向上边防派出所……这帮恶警与向上边防派出所武警,扑向被绑铐的张淑贤,毫无顾忌的一通拳打脚踢,还用电棍击灼张淑贤的小腹部位,他们想用边行刑边逼供的方法弄出张淑贤等人有关做真相资料情况。张淑贤不惧恶徒,她不但拒绝逼供,还严厉指责恶警执法犯法的行为。这时,气急败坏的恶警们加重了刑打,刑讯逼供,没出一小时,张淑贤就被恶警们虐杀死了!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2、被看守所迫害致死案例:九十天的非人折磨后,秦皇岛王海金被抚宁看守所迫害致死

王海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被抚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北戴河海宁路派出所、抚宁县牛头崖派出所绑架并抄家,当天被送进抚宁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的三个月里受到残忍的殴打、野蛮灌食、做奴工,身体被迫害的走路身体打晃、精神恍惚、两眼迷离,浑身无力。

王海金

王海金

九十天后回到家中,昔日身高一米七八、体重近一百八十斤的王海金,体重只剩一百三十多斤,变成了瘦骨嶙峋满脸胡须,佝偻着腰的小老头,牙齿被打掉,见饭就恶心想吐,喝点稀粥一会就全吐出来,整个人精神恍惚,黑夜、白昼无法入睡,一躺下就上不来气,一宿宿在床上坐着、在屋里来回走着,坐立不安。有时太困了,倚着睡着了,几分钟就会突然惊醒,惊恐的坐起来,而且他惊恐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摆出被插管灌食时铐在床上的“大”字形……并依然受到抚宁县公安局国保、派出所警察们多次打电话骚扰,致使王海金已经被伤残的心脏承受到了极限,两次住院急救。

家人说,他眼前总是浮现在看守所被虐待、毒打、受奴役的景象,回家后开始什么也不愿说,只是说在看守所里被迫害得生不如死……

二零一四年十月九日,王海金不幸离世,年仅四十六岁。一个温馨的家因这场迫害而家破人亡。

3、遭劳教迫害致死案例:佳木斯项晓波迫害精神失常、离世

项晓波

项晓波

项晓波,原佳木斯市制药厂技术人员。因去朋友家串门,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一二年十月,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非法关押了九个多月。期间,不知狱警给项晓波灌了什么东西,她的牙齿变得红黄。还给项晓波打针,每天打五、六瓶。不知打的什么药,她们说是葡萄糖,项晓波打针打得手都肿了。自从打针以后她特别兴奋,擦地擦床底下,动作特别快,这种状态能持续三、四个小时,和以往判若两人。有时她自己对着墙说话,有时兴奋起来乱跑,经常把头碰得都是大包。后期天天给她打针,大约有一个月时间。出现了较严重的间歇性精神恍惚状态,尤其夜间经常控制不了自己大声喊叫,几乎是整夜不能睡觉。保外就医回家时的项晓波瘦骨嶙峋、目光呆滞。离世前的两个月内她几乎滴水未进,一直蜷缩在床上,直至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下午,在极度痛苦中含冤惨死,年仅五十五岁。

4、被监狱迫害致死案例:山西省文水县韩海明被殴打致死

山西省文水县六十七岁的韩海明于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于二零一二年四月十日被劫持到晋中监狱。在即将走出冤狱之际,于二零一四年四月四日晚在晋中监狱被迫害致头左侧大脑出血,送医院,于八日零点左右离世,遗体随即被火化。

二零一四年四月四日之前,韩海明曾给二监区的狱警讲真相,其中狱警仁丹瑞不但不听,还命令监号组长凌怀祥(凌怀祥):严密监控韩海明,不准他和任何人说话。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四月四日,凌怀祥(凌怀祥)以韩海明与别人说话为由,长时间暴打韩海明,用拳头猛击韩海明头部,从八点钟暴打到九点多,致使韩海明脑颅出血,瘫倒在地,生命垂危,才被送山西大医院“救治”。

医生下病危通知单。韩海明当时意识不清,说不出话来,经常因身体痛苦而呻吟,他右手和右脚瘫痪,左手也经常乱抓和不由自主地颤抖,头上左侧有明显头皮脱落,并溢出丝丝血迹,头上其它部位有殴打后留下的瘀斑。医院“救治”无效。随后,韩海明全身瘫痪,头部以下完全没有知觉,只能依靠呼吸机勉强维持呼吸,四月八日零点左右,韩海明含冤离世。

5、被洗脑班迫害致死案例:吉林市王海田遭酷刑折磨、疑被注射有毒药物含冤离世

王海田

王海田

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法轮功学员王海田,蒙古族人,曾用名包文菊,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在自家门外,被吉林市公安局、致和派出所警察合伙绑架到沙河子洗脑班,期间遭国保大队和刑警大队的警察酷刑折磨,遭双手反铐、戴脚镣子、戴黑头套、鼻子抽烟、打“辣椒水”、抹“芥末油”。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从洗脑班回家后,出现严重病状,十分痛苦,终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日(大年初三)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当时他整个嘴呈黑紫色,整个脸部是青色的,三天后火化后骨灰内有一些米粒大小的黑色颗粒,疑在洗脑班被注射了有毒药物。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烟熏
酷刑演示:将两根烟同时点着插入鼻孔,把嘴捂住。熏呛、窒息,极为痛苦

6、被迫流离失所致死案例:被迫流离失所十多年后北京郑宗业含冤离世

郑宗业,一九五三年生,家住北京市西城区铜井大院三十六号,北京方庄污水处理厂职工。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受益匪浅,从未花过国家一分钱看病,吃药,家里充满了祥和的气氛。一九九九年在中共对法轮功残酷迫害之后,不断遭到来自北京市西城分局、西长安街派出所、街道办事处、“610”、国保和其单位的联合迫害,并多次在所谓当局的敏感日将其绑架到派出所或街道,甚至派保安在家门口监视。西长安街派出所六、七名警察,包括片警李忠宝,甚至到学校骚扰他上初中的女儿。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八日,单位将其位于北京市方庄芳星园的住房没收,借口是接收来自外地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一家三口只能被迫住在一间九平米的小屋。二零零一年二月,中共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各级“610”、公安借此机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更加疯狂的迫害,强行洗脑。郑宗业被劫持到派出所所谓“谈话”。 郑宗业妻子和他本人先后被绑架强行洗脑。仅十五岁的女儿也被带走,经受精神及身体折磨。

长期处于西长安街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和单位的严密控制之下,随时有人到家中干扰,并随时遭遇绑架,一家人根本无法正常生活、工作和上学。

二零零二年郑宗业又被绑架到北京葫芦垡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在妻子庞秀中被迫流离失所一年以后,郑宗业终于带着女儿也走上了流离失所之路,从此再也没能回家。

这十几年间,一家人数度没有经济来源,艰苦度日,并在来自派出所、“610”、街道及单位的一再追捕下,不断搬家近二十次,一直过着颠沛流离、提心吊胆的日子。在长期的精神压力下,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郑宗业突然倒地不起,被送至医院抢救,但医院接到当地某政法委书记需要抢救的通知,就将郑冷落在一旁,最终郑宗业在遭受了十几年的残酷迫害后含冤离世。

7、遭骚扰、恐吓威胁、绑架、抄家抢劫、非法关押、敲诈勒索、监控致死案例:吉林市刘玉贤女士遭迫害含冤离世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刘玉贤女士,在中共人员、警察的持续威胁、恐吓下,身体情况恶化,于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六岁。

刘玉贤家住吉林市昌邑区哈达湾碳素厂住宅西河社区,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八日下午,被哈达湾派出所警察绑架。当日下午四点钟左右,警察开着车闯到刘玉贤的家非法抄家,抢走所有的法轮功书籍、电子书及法轮功真相资料等物品。刘玉贤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五月三日非法拘留期满,刘玉贤又被哈达湾派出所警察劫持到一所空房子内,多名警察与社区书记苏微等,以取消低保和收回房子为筹码,逼迫她写不炼功、不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的保证书。

五月五日,社区书记苏微、主任等四人又闯到刘玉贤家,威胁刘玉贤说:你和你丈夫、儿子的电话都被监控了,你家楼前楼后都有监控你的人,你走路都有人跟着,你进过北京,再发现就抓你,至少判你五年监狱。之后,社区书记苏微还经常去骚扰、恐吓刘玉贤,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

刘玉贤每天都在极度恐惧中度过,总感觉有人盯着她们家,不敢去同修家,精神紧张、郁闷、压抑……半个月后,她的身体出现病症:反胃、不能吃东西、嗓子痛,浑身没劲,走不动路,每天一到下午身体就发冷,哆嗦……。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日,刘玉贤不幸含冤离世。

附录:二零一四年新证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名单

下载(12KB)

(本文信息来源均为明慧网,截止日期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